第30章左右为难

作品:《极品帝王

    “呃,那臣弟该怎么做?”林枫眼中露出的狠辣,让林枭心头一震。

    “朕不在时,你与赵士德等人商联,在燕国小范围继续人才招收,不必考虑出身,不必考虑是否有前科,唯才录取。另外继续招募新兵,这一点绝对不能忽视。”林枫拍拍林枭稚嫩的肩膀,对他委以重任。

    初次见林枭时,林枫还担心对方威胁自己皇位,倒对赵士德信任有佳,经过今天之事,却对两人态度发生转变,关键时刻,支持他的唯有出自皇室的林枭,而赵士德有可能在困难时期出卖自己。若非朝中紧缺人才,今天非把赵士德宰了,畏首畏脚,没有半点大臣骨气。

    下定决心前往黑旗关御敌,但林枫没有火急火燎赶去。让雷杰英持皇上手谕,派出刀锋战士,去京城周边三百里范围内,下令释放牢房中所有青壮年囚犯,若有人参军去边关杀敌,过往罪责既往不咎外,额外赏赐每人三两白银,战场上杀敌踊跃者,论功行赏。

    龙骑卫经历塞外大战已不足万人,后来招募两千新兵编入,但并不能改变什么。此次,黑旗关危机,林枫并不打算带走龙骑卫,相反,把刀锋战士交给林枭,这些人以一敌十,配合林枭手中两万新兵,足以拱卫京城。不怕韩方犯上作乱,就怕按兵不动。

    韩方八人存在,让林枫如芒在背,何况,他们手中握有四万死士。大军在外,若不留下足够力量,韩方等人铤而走险,犯上作乱不是没有可能。

    若没有强悍兵力留守,林枫带兵在外,心中不会安生。

    雷杰英铁了心思想上战场杀敌,但跟随林枫时间较长,了解朝堂现状,清楚韩方等人为朝堂威胁,得到命令,虽然不喜,却依然选择留下,皇上雄心勃勃,未来肯定有不少战争,不会少了他。

    另一边,林枫手足无措时,赵鸿儒提出建议,燕京一带,各地牢房人满为患,约莫关押着五六万多囚犯,尤以燕京为胜,何不招募囚犯,填充进军队中。才有了释放囚犯的现象。

    林枫汗颜,这恐怕又是前任杰作,不过赵鸿儒建议不错,稍稍盘算下,林枫决定铤而走险释放囚犯。

    燕国自古民风彪悍,百姓家家养马,上马便是骑兵,乡野江湖之中,打架斗殴盛行,前任为约束私下斗殴,颁布命令,胆敢私自械斗,统统打入死牢,可惜,彪悍民风,根本不是一条法令能够阻止,何况有些地方,这条法令形同虚设,只有出不起赎金的百姓,才会被关入死牢。

    谕旨颁布下去,又有刀锋战士忽悠,及展露出的彪悍战斗力。效果出乎意料,牢中囚犯踊跃参军,不少死囚,被冤者不在少数,募兵政策颁布下去,囚犯如蒙大赦,纷纷抓住获取自由的机会。

    这个时代,上下等级森严,世家永远是世家,贱民永远是贱民,只因世族豪强把持军政,军中将领,朝中大臣,无不出身世家豪族。下层军士也多为出身富户,但凡有罪者,终身不能出仕,不能参军,大大限制囚犯人身自由,更让不少人,在仕途上失去希望。

    林枫特殊时刻颁布的政令,不计前嫌,让囚犯重新获取自由,洗白,有参军为官机会,只要不是浑人,没有人愿意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何况龙骑卫为燕国两大劲旅之一,数月前,灭掉戎族左贤王部,可谓军功赫赫,彪炳千秋。

    退一步讲,参加龙骑卫,便是战场上不能立功,终生做一名小卒,每月也有不错的军饷,与在牢中境遇有天壤之别。

    但凡敢参加龙骑卫的囚犯,均有建功立业念头,尤以死囚念头更胜,杀人不过头点地,他们若不杀人,又怎么会成为死囚,参军不过把杀人合法化。

    一系列政策与忽悠,起到了意想不到效果。

    林枫敢接纳死囚,不光因走投无路,还因大燕地处北国边陲,民风相当彪悍,时常会发生械斗,死囚中大多因械斗入狱,一旦正规化,这些人稍稍训练定能成为劲旅。

    次日傍晚,共招募四万死囚,入京领取装备,马匹,四万死囚顿时化身四万龙骑卫,与龙骑卫老兵合并,驻扎在燕京北大营,即日出发。

    招募囚犯时,林枫也没有闲着,再次来到了玉漱苑。戎族大举南下攻燕,有为左贤王复仇之意,更因为获悉消息,戎族长公主被燕国掳走,群情激奋,戎族大王顺应民意,直接剑指南方。

    长久以来,慕容梦菲对林枫态度由憎恨变的复杂,说不清里不明,个中滋味,扰人心神。

    数月前,林枫大败左贤王部,将她俘虏,心中悲凉,想到落入昏君之手,定然没有好结局,期间,林枫确实轻薄过她,却未做出不堪之事。倒是随着相处,此人表现出高超的军事才能。后来又她参与了制盐与酿酒,目睹林枫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短短数月,新盐与新酒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席卷整个时常,获利丰厚,足以支持林枫训练八万新兵,偶尔还会补充国库空缺。

    近日,听闻父汗带兵南下,本以为燕国兵力羸弱,林枫南巡未归,三十万同胞能轻而易举贡献黑旗关,破关斩将,剑指燕京指日可待。

    然而,林枫又一次让她看到惊喜,失踪数月,神龙见首不见尾,竟忽然出现,带着近万精锐不说,宫中更是传言,在回京之前,林枫已经排出七万多精兵锐士北上,抵御族人。

    随着了解林枫,她越发觉的看不懂了,说他昏庸无能,却弄出足够钱粮支持练兵,说他不理朝政,却在暗中训练士兵,短短数月,把一群流民,训练成精兵锐士,成功瞒过所有人。

    此等能力,便是大陆上贤明君主,也未必能够与他相提并论。

    步入十月中旬,北方的寒气,慢慢吹向南方,燕国气候骤变,刮起刺骨冷风,随时会下起鹅毛大雪。林枫显身玉漱苑,慕容梦菲身袭白色对襟襦裙,镶嵌着绿色对襟,腰间系着红色腰带,给冬日里带来一片绿意,一片温暖,外面套着貂皮裘衣,看起来毛绒绒的,可爱至极,脚踏红色短靴,呆呆坐在火炉旁。

    数月来,她渐渐习惯了宫中生活,食物精致,衣衫华丽,各种胭脂水粉,更有浩瀚书海,每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生活倒也清闲,空闲时,读读书,练习绘画,偶尔与赵紫烟学学女红。

    这一切,看似让人羡慕,她却惶恐不安,夜里久久难寐。

    燕国,终究不是草原,她照旧被称作公主,却显的讽刺。林枫既不放还她自由,又不给召见她,像观赏的花瓶似地,丢在宫中,不理不睬,不问不闻。

    面前淑女窈窕,细致乌黑长发,散落双肩之上,略显柔美,英挺剑眉中,噙着淡淡哀伤,似难言苦衷,却显出异样风采,让人心生喜爱怜惜之情。

    林枫上前,没有任何矜持与做作,坐在佳人身边,一股幽幽芳香传入鼻中,伸手攥着佳人柔滑的红酥手,语气淡雅,像在商量一样“我要去北方打仗了!”

    经历过,酿制新酒时的相处,林枫自认为了解眼前佳人,刁蛮,倔强,不服输,又敏感,脆弱,心思单纯,从那后,他极少欺负轻薄慕容梦菲,两人似朋友,却少了一份亲密,像敌人,之间又有几分微微好感,互相难以给对方定位。

    慕容梦菲被林枫攥住素手,身体微微一阵,急忙想拔出来,却被握的死死,根本抽不出来,脸颊上,羞涩的浮现出红晕。

    听到林枫准备北上抵抗族人,她红唇微微蠕动,似乎有话说出,却又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两人静静坐着,享受着少有的清静,沉默良久,佳人抬起螓首,一双会说话的眸子,盯着林枫。“若你放我回去,我争取说服父王,避免两国刀柄相向,否则,燕国在戎族三十万铁骑面前,肯定分崩离析。”

    慕容梦菲猜不出林枫来玉漱苑何意,单纯认为林枫兴许来负荆请罪,讨好于她,说服父汗退兵。

    林枫微微摇摇头,淡淡轻笑,在衣袖中掏出半刻前黑旗关送来的折子,寄给慕容梦菲。“此战,无法调和,便是放你回去,也无法避免两国之战,况且,你晓得我许多秘密,怎么可能让你回去,再者,我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参与战争,哪怕国家灭亡,你也不例外。”

    戎族出兵攻打黑旗关至今,林枫心中始终有一个疑惑,为什么戎族大汗在左贤王部被灭,长公主被擒时,趁着族人仇恨正盛,出兵南下复仇,偏偏选择入冬时节。

    任何作战经验丰富的将领,都不会傻到在冬季打仗,尤其这个季节对草原骑兵威胁很大,一旦大雪封山,骑兵根本发挥不出优势,后勤补给也会面临非常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