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医学传承

作品:《首席国医

    叶天正:“小秦必须要拜入我的门下。”

    徐大椿:“凭什么。老叶,其它东西我可以让你,唯独小秦不行。”

    赵学敏:“大家别吵,小秦应该是我的徒弟,你们没注意到呀,他给那个妇女服下的那枚丹药是我制造出来的。”

    叶天正:“老赵你一边玩去别过来凑热闹。我跟你们说,只要小秦拜入我的门下,我就将珍藏多年的千年人参拿出来发红包。”

    这根千年人参,叶天正连死都带在身上,这一次为了收徒弟,可是豁出去了。

    比起千年人参,秦硕能当他的徒弟,传承他的衣钵才是重中之重。

    孙思邈:“你们都不用争了,小秦必须是我的徒弟。不要忘了,从一开始就是我设局让他走到这一步。所以,这个根本就不需要去争。就这样说好了,回头我发几株三百年灵芝给大家享乐。”

    不得不说,孙思邈这个也是大手笔。

    大家都知道他是药王,手中不知道有多少让人涶涎的药材。

    但他在群里也是最抠门的一个,平时抢到红包,让他回发,总是发一些比较常见的东西出来。

    孙思邈:“再说我辈份比你们大,理应让我。”

    张仲景:“笑而不语。”

    扁鹊:“……”

    张仲景和扁鹊辈份都比孙思邈大,要是按辈份的话,论不到他。

    孙思邈:“反正我不管,小秦这个徒弟我一定要收到,谁跟我抢就跟谁急!”

    叶天士:“孙哥、张哥、群主,别的事情我可以依你,唯独这件事,我一定要抗争到底。”

    徐大椿:“抗争到底!”

    赵学敏:“抗争到底!反对辈份论!”

    秦硕是在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才翻围墙回到宿舍。

    不过宿舍今晚一个人都没有,而且宿舍一片狼藉,像是被人进来洗劫过似的。

    秦硕很快就想到是医大学那帮男生的行为,恐怕是没有找到他,一个个都往宿舍来。同宿舍的另外几个家伙被波及到,这会都不敢在里面呆着了。

    虽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秦硕没有一点睡意。心里很清楚,等天亮后,他开除的通知就会下达。如果当时他扑倒的是别人,求下情说不定记一个大过,还是可以继续呆在医大学。

    偏偏那个是赵清影,中医系品学兼优的美女高材生,再加上那帮男生唯恐天下不乱,医大学生绝对不能够容忍他继续呆下去。

    能够考进医大学对任何一个家庭都是一种光荣的事情,尽管秦硕不顾众人反对选择兽医,但至少还与医大学有关系。

    若是因为这事被开除,简直是让家门蒙羞。

    “唉……”叹息一声,秦硕拿出手机打开聊天群。

    “一千多条信息!”

    秦硕吓了一跳。

    这么多条信息是没办法一一回头翻看,粗略浏览一遍,大致明白群里那帮名医在争吵什么了。

    秦硕:“诸位前辈先息怒,不要动肝火。”

    孙思邈:“小秦,你来得正好,你自己选择,到底拜入谁的门下。”

    秦硕:“这个……”

    虽然救了人,秦硕心里还是犹豫。再说,一下子有九个名医要收他为徒,还真不知该如何选择。

    孙思邈:“今晚你必须要做出选择,而且要做出正确的选择,你可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扑倒校花的……”

    孙思邈话里透露着一股威胁的语气。

    叶天士:“抗议!小秦,暴力不合作!孙哥这是作弊行为,建议群主取消他收徒的资格!”

    扁鹊:“……”

    叶天士:“群主,现在不是发省略车号的时候,你必须站出来主持公道,不然就要引发流血事件了。”

    孙思邈:“你们真是图样图森破,进群这么久,居然不知道群主对于智能手机这种高科技不熟悉——说白一点,群主不会打字。”

    叶天正:“……”

    徐大椿:“……”

    张仲景:“……”

    全群无语。

    孙思邈:“小秦,别磨磨蹭蹭了,既然决定要学中医,那么就拜入我的门下。作为药王,我会将毕业的医术传授给你。”

    叶天士:“小秦,你一定要来我这里,老孙一个老头子,长得没我帅,跟他在一起的话,会被他迂腐的思想影响。我们年代比较接近,很多东西拥有共同点。”

    徐大椿:“选我选我选我!”

    赵学敏:“就是你了,必须要来我这里!”

    秦硕心里一阵苦笑,事实上他还真不知道该选谁。因为不管选谁都会得罪另外一个,到时不知又会遇到什么倒霉事情。

    况且,明天开除通知一下来,选谁都没用。

    沉吟一会,秦硕道:“几位前辈,要不这样。我谁的门下都不拜入,但是我会跟你们每个人认真学习医术。中医没落这么久,是该时候让它再创辉煌。如今西医将中医压得死死,哪怕是医大学,真正学中医的没有几个。”

    这个并不假。

    很多人学中医都是冲着赵清影跟李思思去的,她们两个可是医大学的校花。如果没有她们两个在中医系当招牌,恐怕会少很多人。

    秦硕继续说道:“曾经中医是最辉煌的存在,现在没落,就是因为传承不好。旧时很多老中医,他们教徒弟都会留一手,而且医术不对外交流,这才导致很多医术失传。”

    叶天士:“孙哥,说你呢!”

    孙思邈发了一个愤怒的表情:“叶小子,回头位置共享,看我怎么收拾你。”

    秦硕道:“既然你们强行让我学中医,那么我就将你们的医术全部学会,集各家之长,再将当年你们因为某些原因没传承出去的医术传承出去。中医已经到了危在旦夕的时刻,绝对不能够抱着以前那种念头,敝帚自珍。”

    听了秦硕的话,群里再次陷入沉默。

    扁鹊:“小秦,好个。”

    这话大家一时不甚理解。

    孙思邈翻译道:“群主的意思是说,小秦这话说得很对,他打字慢,大家谅解。”

    孙思邈:“小秦的话让我得到启发,大家平时不是一直想要争一个医术高低,那么可以将所有的东西都交给小秦,到时谁交的东西多,就知道谁的医术更高明了。我先来。”

    叶天士:“孙哥,太不要脸了。”

    徐大椿:“从未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