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亲情

作品:《首席国医

    “愣着干什么,进去呀。”秦芳催促道。

    秦硕这才回过神,从车头拿过双肩b走进去。

    “小硕,回来了。”

    一个女从里面走来,一边擦着手一边说道,“怎么突然间回来,昨晚不说一声,要不然就提前准备了。”

    “妈,我这也是临时决定的。”秦硕将双肩b放到沙发上。

    抬头看着母亲许莲,过年到现在,头发又白了不少。

    上了年纪,一天不如一天。

    “你先坐一会,还有一个菜,炒好了就可以吃饭。”

    看着母亲又重新进入厕所,秦硕双手推开摆了一个大字。用了十几的沙发,早已脱皮。再加上小时候调皮,拿子在上面乱割,上面的皮早就裂开,用了胶布粘住,没让口子继续裂开。

    秦硕看着从房间出来的秦芳问道:“,你不用上班?”

    “本来上的班,你突然打电话过来,我就跟别人调了班,休息一下午。”

    “早知道不通知你了,免得你跑来跑去。”

    “反正我工作的地方近着车站那里,过去方便。要是让你自己坐车回来,怕又要浪费钱了。”

    大概十分钟后,许莲端着菜走出来。

    “小硕,准备一下,吃饭了。”

    秦硕摸摸肚子,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早上在唐妩薇的会所根本就没吃到东西,回到学校,又赶着坐车,现在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知道你回来,买了你最爱的菜。”吃莲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到秦硕的碗里,“你看看,这才半年不到就瘦成这个样子。”

    “我回来之前经过一家药店还称了下,没瘦呀。”一口将红烧肉放进嘴里接着道,“可能是长高一点,看起来有点瘦而已。”

    “难得回来一趟,就多吃点。”

    “好咧。”

    到底是母亲做的饭菜,加上肚子实在饭了,在自己家吃饭,根本不需要拘束。那些红烧肉,一块接一口放进嘴里。

    秦硕觉得,哪怕是五星级的绿水阁,仍然比不上母亲做的红烧肉。

    吃过饭后,秦硕准备去洗碗,不过秦芳抢着去干,他唯有到厅里坐着看电视。

    母亲收拾好东西出来后,秦硕问道:“妈,户口本在不在家?”

    “在。”

    “那你等下拿出来,我要去补个身份证。”

    “那我现在拿给你。”

    许莲进去一会后,拿着一个深红的本子出来:“身份证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这么小心丢了。”

    秦硕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丢的,那次出来,因为只是出去复印一下,就没有带钱b。回来后,就不见了。”

    许莲将户口本递过去:“这事不要让你爸知道,不然他又得训你了。”

    秦硕接过户口本,努力掩饰自己说的谎。

    将户口本放进双肩b里,秦硕问道:“爸现在在二叔那里帮忙,就他的身体能吃得消?”

    许莲摇着头:“吃不消又怎样,他又不听。”

    停顿一下,许莲带着怨气接着说,“明知自己的身体差,非得过去。我看不是帮忙,而是去拖累赘。抱着那一堆医书几十年,现在倒好,自己的病反而没法治,说出去都让人笑话。”

    父亲叫秦天源,并不是正规的医科出身。在他们那个年代,学医都是跟着一些老中医。

    父亲跟着邻村一个郎中十几年,直到结婚后才来到镇里开了一家诊所。

    只是没想到……

    受这件事影响,父亲被关了将近一年。

    不知是不是在里面受到苦头,出来后,气管有问题。自己抓了很多药不见效,也去医院看过,同样没办法解决。

    秦硕让他去一些大医院看一下,只是他根本不听。在他看来,他作为一名医生都没办法将自己的病治好,就算去大医院看,一样是花钱。

    而且,父亲对西医并不感冒;毕竟他学的是中医,认为西医与中医就是死对头。哪怕病永远都治不好,也不会去看西医。

    收回绪,秦硕问道:“妈,二叔家是在镇中心那里建?”

    许莲点点头:“你二叔这几年手头有点钱,镇中心那块地前年就买了,一直没有建。这两年钢铁、水泥什么的都便宜,看到大家都在建,也跟着建了。”

    二叔秦天海,并不是亲二叔。秦硕的爷爷与他父亲是兄弟,所以他们属于同一房。

    秦天海是一个b工头,虽然b的工程并不是很大,但在镇上也有点名气。

    只是秦硕对他这个二叔一点都不感冒,每次见到他总是跟别人吹炫,说他有多少个工地,那个工地要是能够干好就可以赚多少百万。

    然而,当年秦硕上大学,家里经济是最差的时候,让他借一万块就以工程款还没收回来为由,手头没钱没法借。

    本来对他印象就不是特别好,自那次之后,哪怕回去过年,见到他都不想打招呼。

    而且当秦硕考入医大学秦天海还当着很多人说过,就算是进入医大学日后同样没有前途,还把他爸拿出来当样版。

    镇中心离家里不是先远,秦硕站起来道:“我过去看看爸,顺便去补身份证。如果太晚的话,我就不回来,直接坐车去学校,户口本到时再寄回来。”

    “这么急?怎么不在家住一晚。”

    秦芳洗完碗走出来,听到秦硕的话也接话道:“是呀,都回来了,明天再回校也行。”

    秦硕摇头道:“明天早上有课。近来学校管得严,不能乱缺课,不然到时少了学分,恐怕都不能毕业。”

    “这么严格?”虽然想让儿子在家住一晚上,可要是缺课不能毕业,那就更麻烦了。

    看着母亲担忧的表,秦硕心生愧疚。本不想说这种借口让她担忧,可是又没办法,谁让他摊上唐妩薇这么可怕的女人。

    出门的时候,秦芳问道:“要不要我送你过去?”

    “不用,我坐车过去就行。”

    “哎,等等。”秦芳跑进房间一会,出来后往秦硕身上塞了几张红钞。

    “,我有钱。”

    “你一个学生就算再有钱也有限。”秦芳将钱塞进秦硕的口袋,“前两天发了工资,这钱你拿着。”

    “可是……”

    “有什么好可是的。没机会读大学,你就给我认真读。要是过意不去,等你毕业后赚了大钱,再加倍还给。”

    看着秦芳脸上期待的表,还有母亲不舍的模样,秦硕喉咙有点哽咽,没办法说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