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长大了

作品:《首席国医

    所有人都在紧张的看着这一对父子救人的况。

    最紧张的莫过于秦天海。

    眼睛盯着秦空父子,生怕他们手一抖出差错,最后人死了,他同样脱不了干系。

    “爸,最后一针是在云门。”

    秦天源认出云门穴,将银针扎进去。

    “好了,爸,你稍微休息一下,捻针这事我来。”

    刚才秦天源扎的那几针是九转回魂针第三针续命。

    秦硕知道他爸懂得所有的穴位,但是每一针扎针不是最重要,捻针才是。当最后一针捻完后,秦硕满差头汗水。

    不过,续命针已经不是第一次使用,秦硕不像第一次使用那样,施针后整个人像虚脱一样。

    秦天海见到秦硕站起来,连忙问道:“小硕,老李况如何?”

    “经过我爸的急救,应该……”

    话还没说完,李正业嘴角再次出血。

    “小硕,这是什么况?”

    秦硕急忙蹲下去把脉。

    几秒过后,秦硕舒口气。

    “二叔,不用担心,这些都是从体清出来的淤血。按照伤者的况,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因为从上面摔下来,而且是直接平躺掉下,身体部其他的零件有损坏。这个得等救护车过来送到医院彻底检查一遍才知道。”

    听到这话,秦天海松开口气。

    见到李正业在吐完血后,呼吸开始恢复,与刚才的急促不一样,这才安心。

    抬起头看了一眼秦天源,秦天海感激道:“大哥,今天这事实在要多谢你。如果你不出手相救,老李出事,我也就完了。”

    秦天源还没有恢复正常。

    低头看了下手,上面沾着一些血,但是难得他以前每次在见到受伤的人时,有人叫他治疗时双手就会颤抖。

    如今,将李正业从濒临 w中救回来,双手也不颤抖了。

    看了一眼秦硕,此时他正背对着在检查李正业的伤势。秦天源心中有疑,尽管是他施针,可是每一针的穴位都是秦硕让他扎针。

    而且,他仅仅是扎针,就连捻针都与他无关。

    秦天源以前到底是医生,而且对针炙之术感到兴奋,认为这是帝夏医术的瑰宝,研究了十几年。

    虽然还是皮毛,至少他明白一点,捻针是很重要的一个步骤。

    可这么重要的步骤,从头到尾都是秦硕的做。

    心里的疑很大,眼下也不好问。

    “救死扶生是医生的本职,我只是尽我自己的本份。”秦天源说道。

    “大哥,我知道以前对你度不好。我保证,从今天开始,把你当亲大哥对待。”

    “这个……”秦天源正准备说话,远听到救护车的鸣笛声过来,转口道,“先将老李的伤治好,他一家几口就靠他吃饭,不能够出事。”

    “老李算工伤,我一定会把他治到好。”

    将李正业送上救护车后,秦天海准备派两个工人跟着过去。但现在伤者比建房子要重要,信不过其他人,他自己亲自过去。

    出了这种事,今天的活没办法继续,大家陆续回去。

    “爸,医院那里我就不跟你过去了,我得赶到车站坐车回校?”秦硕说道。

    “这么急?”秦天源问道,“怎么不住一晚上,明天再过去?”

    “学校今天下午没课,明天早上有几节重样的课程,不能够缺席。”

    秦天源迟疑一会才开口问道:“你转到中医系了?”

    秦硕点点头:“前几个月转的。”

    “为什么?医这不是读得好好的吗,怎么现在这个时候转。中医可不比医,你现在大二就这样转过去能不能跟上?”秦天源皱着眉头,“你就是这样子,做事从来不跟我们商量。当一意孤行要读医,现在倒好,转系这么大的事,居然也不跟我们说一声。”

    秦硕搔搔后脑勺:“转系这事因为决定得有点突然。再说,你们以前不是一直想让我读中医吗?所以,我现在转到中医系,心里想着说不说都一样。”

    秦天源嘴巴张了张,停顿片刻,接着轻叹一声,“现在中医不比十几年前那样了。那个时候,中医作为各大医学派的主导医术。可自从那次中外医术交大赛失败后,中医不受重视。家长都觉得学中医没有前途,都不放孩子去读了。”

    秦硕看着秦天源郑重道:“爸,中医一定会再有崛起的一天。不管是西医、巫医、疆医,b括其它想要取缔中医的医学派,他们都不会成功。”

    秦天源抬起头,从儿子眼神里看到坚定。

    突然间,他觉得,一直被认为不懂事的儿子,好像在不知不觉之中长大了。

    在过去那些年来,因为开错药遭到的打击让他一振不起,家里所有的担子都落到妻子还有女儿身上。现在想一想,作为一家之主,这些年根本就没有为家做过一点贡献。

    今日过后,他觉得该开始为家里做点什么了。

    看了一眼还没有搅好的水泥浆,秦天源心里清楚,比起干建筑,他还是喜欢替人医病。

    秦天源走到秦硕面前,拍拍他的肩膀道:“儿子,这些年来辛苦你了。”

    秦硕笑了笑:“谈不上辛不辛苦。不是有句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嘛,我不过是提前立,这不是什么坏事。”

    看下时间,秦硕说道,“爸,你过医院看看况。二叔这人,刚才那种况嘴上说得很煽,谁知事后会不会改变主意。其它的事就懒得去理会,伤者的医药费什么的,还是要争取让他报。”

    “我知道了。”

    “那我去学校了。”

    “注意一点。”

    秦天源站在原地,一直望着秦硕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才将目光收回来。

    “儿子真的长大了。”

    嘀咕一句,秦天源抬起头望着天空。

    刚才乌云压下来,以为会有一场大暴雨;现在太阳出来,乌云散开,将心底压抑了多年的阴霾一扫而光。

    秦硕坐上车后,心觉得不错。

    回家这一趟,他认为不是坏事。如果不是让唐妩薇逼着回来拿户口本,就不会碰到这事,说不定没办法趁机解开父亲多年心结。

    不过,父亲心结是解开了,可一想到,到学校就要跟唐妩薇去民政局登记结婚,这事还是让他感到无法接受。

    “事已至此,走一步算一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