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可疑人物

作品:《首席国医

    从聊天模拟器里面出来,秦硕躺在上一动不动。

    低头看了下手掌,上面结了厚厚的茧。

    这种老茧相当于握几十年的人一样。

    从身上掏出一瓶药膏涂了下,那些厚茧消失了一大半。

    “咦,这可是好东西。”

    秦硕闻了下,里面有着桃仁、鸦胆子、冰片、樟脑、石碱等一些药材。

    突然间秦硕想到一条发家致富的想法。

    这一瓶药膏是在练习完后李时珍给他用来除手上的厚茧用。除了可以除厚茧外,还可以去除疤痕。从刚才的试验看来,效果比意想中有用。

    如果这药膏能够加以量产,就算成份不用与他现在用的这一瓶那么好,一样是一条商机。

    秦硕决定,等将魏安然救醒后,他去陈军商量这件事。眼下这是一个赚钱的好机会,要是错过的话,那就真的蠢货一只。

    将药膏收起来,秦硕从身上掏出银针。

    看着木盒子,他一直都觉得这个盒子与众不同。看似只是一个木盒子,然而打开后有一股冰冷的感觉。而且这一股冰冷感是因为在盒子里面有一块寒冰。

    盒子里的寒冰是银针能够自动消毒的主要原因。只是让秦硕想不通一点,这一块寒冰是直接嵌在盒子里面,他试过用子挑了下,根本就没机会挑得开。

    银针是群里的人给他的,用了这么久,秦硕一直没有怎么去留意它到底有哪一些特殊。

    现在他仔细观察过后,才发现这盒银针可与市面上卖的那些不一样。

    “回头得问一下这盒银针的来。”

    从里面拔出五根银针,秦硕将它们平铺在上,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再暗暗发力。

    很快,平放在上的五根银针慢慢的升起来。

    看到五根银针同时升起秦硕心激动得很。

    这种隔空控物如同特异功能的形他只有在电影上看到,没想到今日他自己反而做到了。

    当五根银针上升到一定的位置后,秦硕手指轻轻一动,五根银针准确无误的扎进他想要扎的目标。

    “成功!”

    秦硕一阵欢呼!

    虽然在模拟器里面他不知道成功了多少次,可是没在现实这边尝试过,还不敢保证。现在试过后,发现在发力还有控力方面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心里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他就要将通宵一整晚练习的成果实施。

    假如能够成功,日后施针治疗救人上就更方便了。

    收回银针,秦硕打电话给魏九鼎,得知他那边已经准备好后,整理一下就出门。

    走出医大学门口,秦硕发现后面有可疑人物在跟踪。拿出追踪器,调到反追踪的功能上,镜面立刻就出现一些网状的线条,接着在上面出现一个红的斑点,距离他五十米左右。

    秦硕回过头,见到后面有一辆出租车,后面有一个乘,就是不知道到底是谁。

    盯着镜面上的红点,秦硕催促司机开快一点。

    “这地方可不能开快,前面一排红绿灯,要是被拍到,今年都要喝西北风了。”司机可不会去理会秦硕的催促,继续按照他的节奏来开。

    秦硕只是想要证实一下后面那辆车到底是不是跟踪他的车辆,见司机度坚决,不再催促。

    行驶了有一段程后,发现镜面上的红点慢慢的变为黄点。

    回过头看了一眼,刚才还在后面跟着他的那辆车往另外一条道开过去。

    “到底是谁呢?”

    秦硕嘀咕一句,只是现在也不可能下车去查一个究竟。自从上次与魏九鼎见面后就发现有人跟踪,现在准备去找魏九鼎再次有人跟踪,这个人的身份有点浮出水面。

    目前来说,最不想他与魏九鼎接触的人除了当年“谋杀”魏安然那个人外,他想不出还有谁。

    至于是不是杜星和,不用多久就可以查出来。

    与魏九鼎碰面后,秦硕问道:“魏导,这两天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呢?”

    魏九鼎不是很明白秦硕话的意。

    秦硕将上次与他见面后到的跟踪和刚才的况说一遍。

    “因为不知道是谁,到底是谁跟踪,现在也不是很清楚。或许对方只是正好往同一个方向行走,是我自己敏感。”秦硕说道。

    魏九鼎沉一会说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觉得这两天真的有人在暗中监视。”

    “发现什么?”

    “没有发现疑点,只是一种感觉。我还以为是一种错觉,听你这样一说,或许我们真的有人监视。”魏九鼎起身将门关上,接着又将窗帘关上。

    “如果真的有人跟踪,除了当年制造意外让安然掉下楼那个人外,我想不出还有谁。”魏九鼎说道,“而且根据我对杜星和的监视,还有托人仔细调查当年安然出事的事,发现杜星和的嫌疑越来越大。”

    “哦——”

    秦硕拉了一个长长的尾音,“有没有掌握到可靠的证据?”

    “你等一下。”

    魏九鼎起身进入房间,钟梦月端着一杯茶出来。

    “秦医生请喝茶。”

    秦硕连忙站起来接过茶道:“钟阿不用气,我现在还不是医生,只是医大学一名学生而已。”

    钟梦月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秦硕浅啜一口茶,抬起头看了一眼钟梦月。年纪已过四十,仍然风韵犹存。前几次见到她,因为魏安然的事,整天愁容。

    如今魏安然有苏醒的机会,口悬挂着多年的石头慢慢的卸下来,她整个人脸上的愁云慢慢散开,看起来神好很多。

    四十多岁的女人,在没有化妆的况下看着不过是三十出头。

    若非两鬓间有一两根白发,加上一直担心女儿的况,眼角扬起的一点鱼尾纹,根本就看不出她有四十岁。

    要是年轻十多岁,钟梦月要是走在街上,恐怕要让很多男人走的时候都要撞电线杆。至于魏九鼎现在有点中年发福的迹象,但年轻时同样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

    郎才女貌,生下来的魏安然自然不会差到哪里。

    只是……

    这时候钟梦月抬起头,正好迎上秦硕的目光。

    虽然知道眼前这个是还没到二十岁的小伙子,可是被这样盯着看,心里居然涌出 般的羞涩感。

    悄然的将身体侧一下,钟梦月问道:“秦医生,然然今天真的有把握苏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