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蛊发作

作品:《首席国医

    三个退了的人全都出事,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纪佳雨忙问道:“宋叔,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好像是上个星期。”

    因为隶属不同的部门,哪怕宋仲岩是部队的人,也不可能全部知道。刚才要不是纪佳雨提到这事,他打电话给悉的人打听这件事,根本就不知道。

    “他们现在况如何?”

    “两个出事,一个还躺在医院里不省人事。”

    旁边的秦硕听着眉头紧锁。

    以前他曾有了解过,参与一些秘密行动的人,几乎是不能露脸。特别是那些缉毒的警察,从头到尾,他们都如同一个隐形的人。

    哪怕死后,就连碑墓都不能够立。

    目的就是怕那些毒贩会对他们的家人不利。

    宋慈三年参与抓拿毒贩白康的行动,另外那三个人肯定也是在那个行动之中。只是不知道在哪一个环节让人发现破绽,于是被追踪,然后报复。

    三年来一直相安无事,直到宋慈的蛊发作,另外三个人也出事。

    这事自然不是巧合,肯定是敌人早就做好的阴谋。

    纪佳雨想了下问道:“宋叔,我记得当年参与这个行动有十人,如今b括宋慈在,四个已经出事,剩下六个人,他们的况如何?”

    宋仲岩沉声道:“目前况还未明,所以要等到晚一点才知道。不过他们当与小慈的况不同,缉押白康的任务是小慈他们几个,所以最先出事的是他们。”

    纪佳雨道:“宋叔,一定是白根,白康的儿子。三年前,他才十五岁。因为年纪小,被带回滇南。如今,三年来,大家都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或许早在三年前,白康就留了这一手,目的就是想要将整个秘密部队连根拔起。”

    宋仲岩冷冷道:“就凭他一个人小毛孩有这个本事,我倒要看看他敢不敢现身。要是现身的话,恐怕是有命出现,没命活着回去。”

    “可是……”

    正说话,楼上传来一声痛苦的叫喊声。

    秦硕等人愣了下,立刻拔冲上去。

    “,你怎么样了……”宋时按住宋慈的身体,可是宋慈却要挣扎上来。

    秦硕看到被按在上的宋慈,脸上很痛苦,不断的试图用手去抓口的衣服。衣服已经给抓破不少,露出肌肤。

    脖子的位置有很多红的斑点,有一些凸起来,连同脸上都长着一些。

    要不是宋时将她按住,恐怕这会早就将整个脸都给抓花。

    宋慈以前到底是秘密部队一员,宋时的力量根本就比不上她。很快宋慈就挣扎出来,将身上的衣服再次撕烂,露出黑的衣。

    “把她给按住!”

    秦硕重喝一声,快速冲过去,协助宋时再次将宋慈给按到上。

    “别愣住,过来按人!”秦硕冲着宋仲岩大声喊道,“食心蛊第二阶段提前爆发,看样子很有可能要是让她完全发作的话,很快第三阶段也跟着爆发。等到第三阶段来临,就真的是大罗神仙都救不回来!”

    宋仲岩见到女儿痛苦的样子,一个箭步就冲过去将她的手给按住,纪佳雨也赶忙上前按住她另外一只手。

    可是此时的宋慈很痛苦。

    红的斑点在整个身体都长出来。

    一粒粒,让人看着很可怕。

    “按住!”

    秦硕腾出手,从身上掏出几根银针。

    “你准备干什么!”宋仲岩想要阻止。

    “给我闭嘴!”秦硕恶狠狠的喝斥,这个时候,他可不管宋仲岩到底在部队是什么职位,此时他只想救人。

    “不想你女儿死的话,给我死死的按住她的双手!”

    秦硕深呼吸一口气,手里拿着五根银针,利用凌b微手飞出去。

    五根银针分别在宋慈的曲池、肩贞、环跳、悬钟、中封扎下去。

    蛊发作后的宋慈力度比他想象中要大。纪佳雨、宋仲岩、宋时三个人,居然都没办法将她按住。

    “快点!”

    纪佳雨快要坚持不住了。而且看宋慈痛苦的样子,就快要痛得死掉一样。

    秦硕没有一丝迟疑,快速捻针。

    一分钟过后,一直在挣扎着的宋慈力度慢慢变小。再过三十秒后,宋慈慢慢的平静下来,没有再挣扎。

    直到宋慈一动不动手,宋仲岩、纪佳雨、宋时三人才放开手。

    “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宋仲岩质问道。

    “目前只是利用我个人的特手法封她的麻痹神经,暂时将她体要发作的蛊毒压下来。”秦硕抹一把汗。

    “不过,这只是暂时压制,顶多六个小时。而且看刚才蛊毒发作的况,六个小时只是乐观预测,很有可能,三个小时蛊毒就会冲破银针封锁的麻痹,再次爆发。”

    纪佳雨问道:“再次爆发的话,又像刚才这样了?”

    秦硕摇摇头:“你想象一下,被堵住的洪水,一旦再次决堤会是怎样一种形。”

    洪水决堤,山崩地裂,生灵涂炭。

    “你不是懂得解蛊的方法,现在快动手。”

    秦硕站起来道:“我可以解,但现在没找到母蛊,我必须要使用第二种方法。那是一个带着危险系数的方法,而且危险系数还很高。所以,我必须要得到你们的同意才敢出事。不然,出事后找我尝命,我可只有一条命。”

    大家的目光看向宋仲岩,只有他同意的话,秦硕才会出事。

    可是宋仲岩对秦硕不相信。

    根据宋慈刚才的况,宋仲岩开始相信女儿此次的病可能真的与蛊毒有关。但秦硕一个学中医的学生懂得解蛊,明显是不务正业的表现。

    然而,眼下没有更好的办法去尝试。

    “爸,现在你还犹豫什么!”宋时冲着宋仲岩咆哮道,“你难道没有看到刚才那痛苦的样子?假如再来一次,恐怕你拿链接绑住她都会挣断。”

    “你懂什么。”

    “我是不懂,你们都觉得我年纪小什么都不懂。既然你不答应让秦硕来解蛊,那么我授权给他。要是发生什么事,我全权负责。”

    宋仲岩板着脸沉声道:“你负责?你负责得起吗!你现在给我出去,不要在这里捣乱。这事关乎小慈的命,你以为我会让你像以往那样鲁莽做事!”

    “呵……”宋时轻嘲一声,“爸,如果你有办法的话,的病早在三年前就治好了。现在不是表现你大男人主义的时候,不要摆出那种大男人的臭架子。”

    俩父子还在争吵时,秦硕看到躺在上的宋慈身体动了下,手中的青筋腾起来。

    “你们吵完了没,要是吵完后就快点做决定。我有点高估麻痹作用,现在看来,恐怕还有五分钟蛊毒就会再次发作。这一次发作,就会提出上演第三阶段的蛊毒爆发,到时宋慈就会全身溃烂身亡。你们最好快点给出一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