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大有来头的病人

作品:《首席国医

    挂掉电话后,秦硕立刻往蒋桑榆方向冲过去。

    不断的拨打她的电话,一直无法拨通。

    就在公园那会还能够打通电话,现在却无法拨通,不用说都是白根在车里安装了干扰信号的东西。

    “你大爷的!”

    秦硕怒骂一句。

    一直担心白根会对他身边的人下手,没想到担忧成真。

    两个小时。

    目标是等下他要接触的病人。

    只是今天他过来只是治不孕不育,等下会变成治什么。

    早知道是这种况,刚才就不让蒋桑榆先行离开。不过转而一想,白根既然准备动手了,自然不会盯着一个目标。

    很有可能,他没下车,白根会选择对蒋桑榆下手。

    两个小时,幸好已经走了一半的途。拦辆出租车,说了一个地址后,很快就到达目的地。

    不过,就算再快,也浪费了半小时。还好不是上班高峰期,不然起码得浪费一个小时。

    秦硕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平静一些。

    白根想要较量,肯定不会这么快就真的要让他输掉这一场较量。想到上次解宋慈的蛊毒,要不是白根想要满足他那种快感,他可能没有机会解开宋慈的蛊毒。

    与蒋桑榆会面后,秦硕立刻问道:“病人在哪里?”

    蒋桑榆问道:“秦医生,跟踪你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等下再说,先让我见一见病人。”

    见到秦硕表有点焦急,蒋桑榆没有继续问,带着她走进去。

    “等一等。”

    秦硕看到阿尔法上面的网状格子上面有好几个可疑的黄斑点。

    “蒋小,外面有好几拨朋友,等会你要派几个人过去招呼他们一下。不然,按照他们的职业,很有可能明天的报导就会写上很多乱七八糟的新闻出来。”

    蒋桑榆很快就明白秦硕所说的“朋友”指的是谁。

    往镜子上面看一眼,果然在她目前所在的这个地方附近起码有四拨娱记在守着。不用说,他们此刻碰面,早就被那些娱记给拍到。

    换作平时,她肯定不去理会。

    今日不一样,秦医生并不是娱乐圈的人。按照娱乐记者一惯的手法,第一次爆料发出的照片肯定不是清晰版。

    这样做一来可以制造话题,其次是在等当事人的经纪公司出面摆平。

    至于摆明的条件,心照不宣。

    将几个位置都记住后,蒋桑榆掏出手机给费红打了个电话。没过多久,费红下来。

    见到秦硕后,费红跟他打声招呼。

    “秦医生,不好意,还要劳烦你亲自跑一趟。”费红到底是一个专业的经纪人,蒋桑榆不是她手底下第一个艺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秦硕有查过费红的一些资料,尽管年纪不是很大,只是在她的手中曾经捧出几个大牌明星。

    费红在这里出现,秦硕猜测等会要见面的病人应该也是她旗下的艺人。

    很快,秦硕就将目标缩小到三个人。

    接着,脑海里再过滤一遍,目标人物就只剩下一个。

    费红手底下大红的艺人,还是已婚,并且还没有小孩子的女艺人只有一个。

    于绮晴。

    就算还没有见到人,至少有八成概率是她了。

    怪不得今天会有几拨娱记在暗中守着。

    很有可能,两拨是冲着蒋桑榆而来,另外两拨是为了盯于绮晴。

    比起蒋桑榆这几年的人气,于绮晴可谓是真正的一线明星。关于于绮晴的资料,秦硕哪怕没有特殊去搜索过,道听途听也听过不少。

    十六岁以歌手出身。

    第一张专辑《我是于绮晴》,几乎是横扫当年乐坛各大排行榜。不过在当年最佳女歌手的奖项争夺之中,最终因为新人的身份,败给了当年同样在歌坛如日中天的一名女歌手。

    然而,在第二年的第二张专辑《再次于绮晴》,当中有一首《钻石与铜铁》的主打歌,再次横扫乐坛各大排行榜。

    并且因为《再次于绮晴》这一张专辑夺得当年的“最佳专辑”、“最佳原创”、“最佳女歌手”。

    一时间,名声大噪。

    秦硕没记错的话,于绮晴今年只是二十六岁。

    当年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嫁人。

    不过有一点让秦硕很好奇,不单是他,就连各大媒体都很好奇。大家都知道于绮晴结婚了,关于她的老公是谁,三年过去了,仍然是一个。

    很多媒体猜测于绮晴根本就没有结婚,她是一个同恋者,只是以结婚为幌子。

    根据这个来猜测,今天这些娱记,很有可能是想拍到于绮晴的丈夫是谁,又或者真如外界猜测的那样,她是一个同恋。

    不管是哪一个,要是被爆出来,一定是轰动整个娱乐圈的消息。

    费红去理娱记的事,蒋桑榆带着秦硕走进别墅。

    在外面看起来,只是一栋别墅,可是在走进后倒是让秦硕大开眼界。

    稁华装修这个已经可以直接忽略掉,里面几乎可以说是什么配都有。健身房、游戏池、篮球场,保龄球馆都有。

    看似是一栋房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一家俱乐部会所。

    “秦医生,我那个朋友脾气有点古怪。要是等会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望你莫怪。”蒋桑榆提前给秦硕打预防针。

    “因为干这一行,每天要承受不少压力。假如没办法自我调解,容易患压抑症。”蒋桑榆接着道,“我那朋友有轻度压抑症,当然距离重度那种,时刻想要生无可恋想要自杀的程度要差得远。但这种病一旦有了,很大一个机率会转为重度压抑症。”

    秦硕眉头皱着。

    压抑症这种病,近来发作的人群比较多,而且以十五六到四十岁左右的人群患占的比例多一点。

    秦硕能够了解。

    至于可不可以b含,就要看一看等下病人说得对到底有多尖酸刻薄。

    医生虽将救死扶伤当为天职,可是救人的前提,医生也是一个人,每个人都有一个底线。

    秦硕同样有底线,一旦对方触犯到这个底线后,那么任何人的面他都不会给。

    别墅到底有占地有多大,秦硕可没有时间去计算。

    来到游泳池的时候,秦硕见到有一个女人正在池里游泳。

    穿着比基尼式的泳衣,曼娇的身材,哪怕是在水里都可以表现得淋漓尽致。

    当女人游戏到池边出水那一瞬间,口顺着水撞击,b涛汹涌的画面,简直吸人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