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病情恶化

作品:《首席国医

    推门进去后,秦硕问道:“李教授,您找我?”

    李明摆摆手,示意秦硕坐下来。

    “关于你转系的事情可能有点问题。”

    秦硕愣了下,“有什么问题?系主任那里不通过?”

    李明点点头:“我也不瞒你,实话跟你说吧。因为你是大二才转系,前面一些知识你没有学到。中医跟其它专业不一样,有一点差错的话,不是事后亡羊补牢就可以。”

    秦硕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不过这几天让聊天群那帮名医不断轰炸,特别是孙思邈的压榨,对于中医上手很多。

    不能够转入中医系,他岂不是要转到杂科系去了。

    李明看了一眼秦硕道:“你也不需要太过于担心,因为思思一定要让你转到中医系,系主任那里暂时没同意,不过你可以继续挂在我的名下当一个编外学生。目前,整个医大学只有一个编外学生就是你,所以也算是特殊的存在。”

    秦硕心里苦笑。

    要是可以的话,谁愿意当编外学生。

    就像去医院上班,谁都想当正式医生,而不是实习医生。

    但他现在好像没得选择,只能接受李明的建议。

    “你也不用灰心,我了解过你的情况,对中医有功底,只要努力的话,成为中医系正式学生毕业完全没问题。”李明道。

    “嗯。”秦硕点点头。

    既然系主任现在只是认为他对中医的知识方面不过关才不让转系,只要让他知道,自己的中医水平不比任何人差,到时就可以转正了。

    当个编外的总好过去杂科系,秦硕也算是了却一件担忧的事情。

    正准备起身离开时,这时候办公室有人推门进来。

    “老李……咦,你有学生在呀。”

    “已经忙完了。”

    秦硕转过身,见到是昨天见到的那个中年人。比起昨天的情况,好像他眼里的血丝更厉害了。

    “那个,李教授,要是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李明点点头,没去理会秦硕,让中年人坐下后开始替他把脉。

    等秦硕关上门后,李明才说道:“老郑,不要嫌我啰嗦,你这情况得跟上面说一声,要么让你退居二线,要么你就直接退下来。”

    中年人无奈的摇摇头:“早几年还可以说,现在不上不下的位置,而且这两年看着还有机会再往上爬一爬,就这样退下去,很不甘心。”

    “政绩要紧,还是身体要紧?”

    “两种都重要,可是现在让我选的话,我选择政绩。”

    李明语重心长道:“老郑,听我说一句,你这病情没办法拖下去。成年的劳累过度,现在病情恶化不断加重,再这样下去,我怕……”

    后面的话李明没说下去,中年人也听得出来。

    “现在恶化到什么程度?”

    “六成了,再往下一成,回天乏术。”

    中年人脸上却没有一点担忧的神情:“当初你跟我说,要是恶化到六成,药物已经没有用了。就算是配合各种化疗,也是尽人事听天命。这几年来,要不是你开的药扼制,恐怕早就恶化了。”

    “如今能够撑到现在,算是上天对我不薄。”中年人微笑道,“只是功未成,就未达,算是有点遗憾。不过人生之中,总要带点遗憾才行。这几年,区里的人民对我的口碑还算不错。尽管我知道,为官者再清,在百姓眼中都浑浊。”

    多年老友,李明也明白眼前这个老朋友的脾气。

    “刚才替你把过脉,脉象比较混乱,如果你还想要再继续努力的话,必须要休养半个月。”李明正色道,“你总不想出事后,留下一堆烂摊者让下一任接班人来弄吧。要是做不好,你多年建立起来的口碑就没了。”

    中年人沉吟一会,缓缓点头。

    “那我听你的话,这半个月尽量多休息,少做事。”

    话是这样说,李明清楚,等出了这个办公室,他就会将自己的话当成耳边风。

    ……

    秦硕走出李明办公室没多久,聊天群的信息一条接一条的跳出来。

    叶天士:“那家伙的病情孙哥有什么看法?”

    孙思邈:“面相肌黄,眼布红丝,额头微陷,耳孔扩张,情况不妙。”

    葛洪:“孙老弟,连你都没辙?”

    秦硕见葛洪都跑出来,而且今天讨论的话题很严肃,就连每次出现都要嚷着发红包的叶天士这次都没有乱嚷。

    叶天士:“动用九转回魂针。”

    孙思邈:“他这种情况,就算动九转回魂针风险还是很大。”

    看到这,秦硕忍不住插话问道:“各位大大,你们这是在讨论什么话题?这病人是上面还是下面的?”

    叶天士:“上面。”

    秦硕:“我认识不?”

    孙思邈:“你刚见过。”

    秦硕想到那个中年人,因为刚才的聊天信息孙思邈的形容,无疑跟中年人很像。

    秦硕:“他犯了什么病?”

    孙思邈:“绝症。”

    秦硕:“几位大大都没有把握?”

    孙思邈连续发了几个感叹的表情:“把握不大,都怪你小子不够努力。昨晚还给我发那种视屏过来,让我在众人面前丢尽脸。现在好了,他们要挟我今晚再发新的出来,不然就将这事在阴间公布出来。”

    秦硕:“……”

    孙思邈:“为了挽回我的声誉,你小子今晚必须要给我再弄一个这样的视屏,不然今晚你准备背药名背到死吧。”

    一想到背药名还有辨认各种材料,秦硕心有余悸。

    第一天晚上,他可是拿着手机对着屏幕看了一整晚。尽管有时间加速器的帮助才将所有的药名全背下来,可是要将所有的药材都辨认清楚,还得要几个晚上才行。

    可是不全部记下来不行,不然日后用药方面,稍微有一种用错,就是一条人命。

    关掉微信,秦硕在想着刚才见到的那个中年人,不知道李明有没有想到方法医治他的病。

    不过想一想,就连聊天群那边名医都没有把握,恐怕李明亦未必能够想出办法。

    走出学校门口,秦硕刚走到路边,一辆红色的悍马停在他面前。

    从车里跑出两个男子,一边一个把他架住。

    “上车。”

    “你们到底是谁,光天化日,想要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