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梦中听课

作品:《首席国医

    为了能够对陈军的施针万无一失,夜里秦硕拿着手机进入模拟器利用杨广来做实验。

    孙思邈:“这家伙不能说是一个无能皇帝,历史上对人民百姓有一定的贡献。可惜,他做的坏事掩盖了他所有的贡献。所以等下你施针的时候,完全不需要顾虑他的心情。”

    秦硕暗暗抹一把汗。

    孙思邈怎么说也是药王的头衔,可是对着他几天,这家伙感觉就像是一个暴医。

    秦硕:“孙大大,那是不是选择在涌泉穴、筑宾穴这几个位置施针?”

    孙思邈:“这家伙的情况比较不同,他生前骄奢淫逸过度。前期早-泄,接着阳-瘘,最后几乎可以说是对女人失去性趣。所以,像他这种情况,首先要在委中穴施针。”

    秦硕很快就找到委中穴的位置。

    这个穴位在腘横纹中点,股二头肌肌腱与妆腱肌肌腱中点。在这里施针,只要是先让这家伙提高性趣,这样子才有机会治疗其它的情况。

    孙思邈:“先是委中穴,接着是天柱穴,然后是涌泉穴。记住施针的时候不宜过快,而且捻针力度一定要准确。太快不行,太慢同样不行。”

    秦硕谨记孙思邈的叮嘱,拿出银针对着杨广的委中穴进针。

    开始没有什么问题,捻针后杨广突然大叫起来,把秦硕都吓了一点。

    孙思邈:“你捻针力度不对!”

    孙思邈连续发了几个愤怒的表情:“要是真正的病人让你这治,原本一夜御七女,就会变成一夜看七女,只能看不能做了。”

    看着杨广痛苦的表情,秦硕暗暗流汗。幸好这家伙是一个死人,还是一个实验体,要是在陈军身上施针,恐怕有命施针,没命拔针。

    第一次失败,秦硕可以再来一次。

    反正杨广就让他大叫,也不会影响他。

    不过第二次,秦硕第一针没问题,到了第二针,还是出事了。杨广的惨叫声,就如同当年他虐杀那些无辜百姓一样。

    不过对秦硕来说,那叫一个爽字。

    他现在算是替历史上在他手中枉死的人报仇了。

    叶天士:“妈蛋!这杀猪般的叫吼声,大爷想集中精力欣赏四大美女的写真集都不行。小秦,回头你给我发一个耳机下来,我要塞住耳朵,将音响开到最大。”

    徐大椿:“我这在幽都望乡台替一个女鬼治病,你们小声一点。我正准备将女鬼治好,等着她对我以身相许。”

    扁鹊:“……无耻!!!”

    李时珍:“看到万年潜水群主出来,我在迷魂殿弄药都忍不住出来拍个马屁。”

    李时珍:“发错了,是上来打个招呼……群主好!群主万岁!”

    扁鹊:“介绍。给我。”

    叶天士:“……”

    张仲影:“……”

    扁鹊那条信息出来后,所有潜水的成员都跑出来对他严厉谴责一翻,然后都让徐大椿将那女鬼的照片发出来,看看长相如何。

    不管聊天群多吵,秦硕的注意力都放在杨广的身上。

    一夜下来,秦硕总算完美的掌握好施针的问题。

    秦硕:“各位大大,谁给我发一枚‘清醒丹’,不然等会得顶着熊猫眼去上课。”

    叶天士:“正好发完,没有了。”

    其他几位大大同样没有,秦硕只好放弃。

    前阵子,哪怕是刚熬完夜,一枚“清醒丹”服下去,精神立刻就恢复过来。如今没有“清醒丹”,整个人都没有一点精神。

    早上有一节课,关于药材辨认的课程。

    做为编外学员,秦硕也有资格去上课。

    走进课室,秦硕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去,没过多久,赵清影跟李思思也进来,还有其他中医系的学生。

    看到赵清影不惊讶,毕竟与他同级,倒是李思思也出现,就稍微感到奇怪。

    两女在秦硕旁边坐下来。

    “禽兽,换个位置,你坐外面。”李思思道。

    秦硕坐到外面后,其他人想坐到李思思跟赵清影旁边套近乎的机会没有了,一个个冲着他怒视。

    秦硕打了个哈欠问道:“李学姐,怎么你也来了?”

    “难道你不知道中医系现在就剩下这么几个人了吗?包括大四的在内,一共不到二十人。再除去那些去医院实习的学生,就剩下十来个了。”

    这个秦硕还真不知道。

    尽管对于中医系没落早有耳闻,可是毕竟兽医系与中医系的位置相隔比较远,也不是很了解。

    曾经辉煌无比的国医,如今没落到这个程度,简直是黯淡无光。

    秦硕扫视一眼,除了赵清影和李思思两个女生外,还有一个几乎可以与她们两个有得一比的女生。不过对于那个女生,秦硕没什么印象,好像都没有见她在医大学出现过。

    如果是校花级别的女生,就算秦硕没见过,至少也听过。

    那个女生坐在第一排,旁边早就有几个男生坐着。只是那些男生想跟她说话,见到她那冷若冰霜的表情,一个个都不敢再搭讪。

    今天早上一堂课是辨认药材,只是昨晚熬夜,课还没到一半,秦硕就倒在桌子睡了起来。

    期间李思思摇醒他一次,没多久又倒头入睡。

    只要是讲课的老头讲得太枯太闷了,而且教学方式古板,想不睡都不行。

    “这位同学,麻烦醒一醒。”

    秦硕正在与周公的女儿约会,被人摇醒,一脸茫然。

    “这位同学,你是不是走错课室了?”

    秦硕愣了好一会才清醒过来,低头一看,桌子上还流着一沓口水,真够丢脸的。

    “许教授,他是李明教授下面编外学生。原本是学兽系的,昨天才转到中医系。”秦硕没说话,有人已经替他说了。

    秦硕抬起头看了一眼,说话的是坐在第三排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

    秦硕正准备说话,那个男生又说道,“许教授,像这种原本就没学过中医的学生,现在听课又睡觉,真想活日子,还不如到杂科系呆着。”

    “就是。”

    其他男生立刻附和。

    因为秦硕坐在那里,挡住他们与李思思和赵清影两人套近乎,心生嫉妒。

    虽然说话那家伙戴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却让人有一种阴险的感觉。

    在那名男生脸上扫一眼,秦硕发现他嘴角阴险的笑了笑,待看清楚一点,好像对方表情一直没变化,不知是不是刚睡醒,眼花看错了。

    不过让那家伙这样说,秦硕心里很不爽。

    “虽然我是趴着,但我有认真听许教授听课。刚才他所说的,我全部都听着。”

    男生讽笑道:“睁眼说瞎话,这种人我还真的是头一次见。刚才打呼噜声这么响,难不成你在梦中听课。”

    此话一出,课室里传来一阵讥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