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找死!

作品:《首席国医

    完美!

    围观的学员几乎要跳起来了!

    第四条竹杆飘过后,只要再往前飘过去,他们下注的钱就会到手了。

    可是,他们的兴奋还没有来得及持续高涨,在见到秦硕那边时,就如同头上浇了一盆冷水下来,顿时冷却。

    吴功德的飘移已经足够完美了,仍然有一点缺陷。

    可是,秦硕这边,几乎是找不到任何的缺陷。并且,在见到他飘过第四条竹杆后,他的车子居然没有减速。

    再看吴功德那边,明显速度变缓,虽然从车速看来,他进行双飘完全没有问题。然而,双飘过后,还有一段距离的冲刺。

    而那一段冲刺的距离,才是分出胜负主要的所在。

    在飘过第四条竹杆后,吴功德的车速变慢,可是秦硕的车速一点都不慢,反而持续加快。

    这种况只有一个可能,就是第飘第四条竹杆的时候,秦硕是全速,而且一直没有减速。

    妈蛋!

    围观的吃瓜观众这下可是着急了。

    特别是那些下注买吴功德赢的人。

    “现在拿回一半行不行?”

    开盘青年淡淡的回一句:“你觉得行吗?”

    问话的人没有再开口,这种况下,眼见钱就要进入口袋,谁愿意再吐一半出来。

    这下,大家都让秦硕给坑到了!

    吴功德此时于落后的况,但是他没有着急。虽然这个在他的意料之外,却不能够让他着急。因为还有第五条竹杆,只要飘过去后,最后的冲刺,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

    吴功德快带转着方向盘,然后进行最后一个转弯的飘移。可是,在第四条竹杆转弯过后,车速明显慢了下来。虽然当转弯开始,他就踩油门加速,但还是比秦硕慢了半拍。

    见到秦硕已经完美的飘过后,吴功德当飘移完最后一个转变,他没有踩油门,反而是停下车子。

    “哎,这吴教练停车干什么!”

    “你这还看不出来,都已经输了。”

    没错,确实是已经输了。

    因为是秦硕先转出来,吴功德就算后面跟着出来,哪怕再加速也追不上。

    到达终点的时候,秦硕再次来了一个完美的飘移,将车子停了下来。

    秦硕打开车门后,吴功德也跟着下车。

    秦硕关上车门,冲着吴功德喊道:“我的驾驶证麻烦你明天送到妩薇那里,我就不亲自跑一趟了。”

    吴功德一阵苦笑。

    从身上掏出烟盒,准备抽一根,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烟盒里已经没烟了。将烟盒揉卷一团扔在地上,吴功德开口道:“小子,让你阴了一把,这个仇我会记下的。”

    “别说阴不阴这种话,技不如人,总要认的。”

    吴功德黑着脸。

    看到吴功德这种脸,悉他的人,立刻四散逃开,全部都跑去练车。

    刚输了比赛,他们知道今天肯定要遭殃了。

    “你放心,驾驶证保证明天送到。”吴功德吐一下口水,“不要以为这样子就可以配得上妩薇,在我看来,你仍然是一个废物。”

    秦硕不怒反笑:“如果我是废物的话,那么我问一下吴教练,你输给一个废物,岂非连废物都不如?”

    “找死!”

    吴功德终于忍不住了,一拳抡过来。

    秦硕早就了到他会这样做,脚步往后退了几米,吴功德一拳落空。

    “嘿,小子怪不得敢这么嚣张,原来还是有点本事。”

    秦硕拍拍身上的灰尘道:“打架这种事,我肯定不如你。我是学医的,跟你这种退休的军人没法比。不过,真要打的话,我也没怕过。”

    吴功德握着拳头,好一会才松开冷笑起来:“小子,我突然对你很感兴趣。你要倒大霉了,被我盯上的人,绝对不会那么好过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一下唐丫头。”

    “谁倒大霉还不知道,不过我倒是提醒你一句,少抽点烟,从你吐的口水粘度看来,你身体脏可不是那么好。”秦硕将目光从吴功德脸上收回来,“如果我是你的话,近来少胡乱想,天天倒头睡大觉——哦,差点忘了,你有失症。要不,我给你开副药,暂时缓解你的失症?”

    “哼,不用假惺惺来认,不要忘了,你可是我的敌。被我盯上后,我一定会想尽方法把你跟唐丫头拆开,她可是要嫁给我的。”

    秦硕翻一个白眼:“一个邋遢的中年大叔就不要打这种主意了,就算你想,我也不可能答应。走了,这驾驶证就麻烦你送来了——不过,你作为手下败将,这事想必你不会跟妩薇说吧。所以,近来我会每天来这里报个道,要是妩薇问起,你懂得说了吧。”

    看着秦硕转身离开的背景,吴功德崩着脸,手放在腰间,这是一个惯动作。

    要是此时腰间还有枪,真恨不得把枪掏出来对着秦硕后脑勺,直接把他给爆头。

    “秦医生,您好。”

    秦硕转过头看了一眼,觉得对着他打招呼的人有点眼。

    “秦医生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这不是前两天才见过面吧,而且多得您,我才捡了一条命回来。”

    “温利仁?”

    “对!”

    秦硕拍拍脑袋,他这种对人面识别记忆的况,好像变得越来越差了。

    “你不是在酒店上班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温利仁道:“我在酒店是兼职,那边的兼职已经结束,今天来这里是练车的。不过,因为秦医生与吴教练的比赛,让我赚了几千块。”

    秦硕很快就明白温利仁所说的赚了几千块是怎么一回事。

    这小子,没看出他是一个赌徒。

    “那你慢慢练车吧,我先走了。”

    “秦医生这是准备去哪?”

    “我要回去上班。”

    温利仁说道:“要是秦医生不急的话,我们先去找人地方坐一坐。上次你救了我的命,还没来得及感谢。这不,现在有钱了,这种赢来的钱,肯定要花光才行。”

    “留点不好吗?”

    “我师父说过,凡是赢来的钱,必须要当场花掉,这样子才有机会赢更多的钱。要是赢来的钱放着不花,日后再赌钱的话,一定会输得连会输得都没。”

    秦硕对赌不在行,他向来不赌。再说,十赌九输,赌运再好的人,到出千的人,也会输得清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