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论功行赏

作品:《首席国医

    白根看着秦硕此刻的表,笑得很开心。

    整理一下衣服,白根说道:“你要是想眼睁睁的看着漂亮死的话,那么就可以动手抓我吧。”

    白根举着手,根本没有想过抵抗。

    在这种况下,抵抗没有任何用。

    “如果你们不出手,那我就走了。我怕回去晚一点,漂亮真的会成为那帮毒物的盘中餐。”

    说话,白根转过身去开门。

    不过,秦硕在进来之前将门给反锁,想要把门打开,就需要锁匙。显然,今晚的一切,他们部署得天衣无缝。

    可是从开始到现在,白根都没有惊慌过。因为他手中有着李这一张底牌,哪怕秦硕说得再好听,除非他不想救人。

    有了这一张底牌,白根觉得今晚这一场较量是他赢了。

    “秦医生,这一场较量,尽管不算加入我们的赌局之中,不过我也算是连胜两盘。”

    “哦——”

    秦硕拖了一个尾音,“白医师,你真以为是你赢了吗?”

    “难道不是?”

    秦硕笑了。

    “你笑什么?”白根看着秦硕。

    “白医师,我突然间觉得你有点可怜。”

    “可怜?”白根没听懂。

    “我让你见一个人。”转过头,秦硕冲着纪佳雨点点头,她往里面走进去。

    半分钟过后,纪佳雨带着一个人出来。

    李。

    看到李出现在仓库,一直于镇定状下的白根眼里终于闪过一丝惊慌。不过这惊慌只是那么一瞬间,很快他就恢复过来了。

    沉默片刻,白根缓声道:“原来所有的一切都在你的算计之中。”

    顿一下,白根冷笑一声,“只是没想到,为了抓我,居然利用她来引我入局。比起我的不择手段,难道你就不是了?”

    秦硕没有说话。

    转过头看了李一眼,她脸上还带着惊慌。虽然在宝云大厦那里确认白根的身份,秦硕一直在考虑着要怎么才能够将白根引出来。

    直接让纪佳雨行动,恐怕还没有靠近,白根就会被发现。

    只要他一生出警惕,按照白根如此谨慎的人,必定会选择转移地方。

    等回到李家的时候,秦硕想到白根这一场较量的赌注。

    一旦他落败,就要从李和赵清影两人之中选择一个去陪他。这种事,秦硕自然不会答应,也不可能会让他得逞。

    但,白根是一个狡猾的敌人。

    哪怕秦硕一直在守着,他还是找了方法将李引出去。他想阻止李出去,这样一来,白根就没办法抓住。

    而且当时他不能够确定到底是不是白根搞鬼,还真的是李高中同学打电话过来急着叫她出去。

    从李一出去,秦硕就立刻打电话让纪佳雨派人跟着。

    没想到,最终还是失误。

    白根把李抓走后,秦硕怕他对李不利,立刻就打电话让他出来。

    那个时候,白根还不知道他已经看穿“温利仁”的身份,必定会出来。等白根一出去,立刻就让纪佳雨去营救。

    担心白根在出来前会设下毒阵,秦硕早在之前就给纪佳雨服一枚百毒丹。

    在这件事上,秦硕从未想过要利用李,但在最终引出白根这件事,又无形是利用了她。望着李,不知她此时心里怎么想。

    半晌过后,秦硕开口道:“白根,人质已经救出来,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白根看了一眼面前举着的十几把枪,距离秦硕有点远,不管他使用什么办法,都不可能一瞬间冲到那边挟持一人来当人质逃脱出这个仓库。

    回过头又看一眼紧锁的门。

    这一仗,他一败涂地。

    缓缓的举起手,白根放弃抵抗。

    因为他知道,就算再怎么抵抗也没用。

    纪佳雨挥挥手沉声道:“拿下!”

    十几个人一拥而下,快速的把白根制伏。怕他耍小动作,制伏手又迅速的铐住他的双手。

    打开门后,外面停了好几辆警车,十几把冲锋车在对着。

    “走!”

    耀眼的灯光照射着眼,白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他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被这种刺眼的光芒照,这几年来,他一直活着黑暗之中。

    为了复仇,在他的世界里没有阳光。

    这些车灯就像是火辣的阳光一样,让他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么强烈的光芒。

    白根被押出去后,又停下脚步转过身。

    “秦医生,不要忘了我们有三场赌局。前两局,大家打成平手。最后一场,由你出题。我们的较量,看似是结束,可是还在继续。只要第三场还没有进行,一切都没有结束。”

    秦硕面无表道:“事到如今,你觉得还有机会逃掉?”

    “哈哈哈……”

    白根大笑着,没有再说话,让便衣给强行拉着上车。

    白根被押上车后,纪佳雨看了一眼秦硕道:“这次能够抓住白医,你功不可没。我先把白根押回去,接着整理一下这一次行动的报告。到时,论功行赏,必定会有你的一份。”

    秦硕摸摸鼻子:“论功行赏就不用了,我只希望下次你找我治病救人就行,千万别再给我惹上这种麻烦。我只想安静的当一名医生,侦探破案这种事,还是交给你们这些警察去做好了。”

    纪佳雨笑了笑,手挥一下,示意收队。

    扶着李走出仓库,秦硕柔声道:“学,没事了。”

    “嗯。”

    李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秦硕也不知道该怎么安w。上次被房子行绑走,花了好一阵子才从惊慌之中恢复过来。这一次虽然让白根绑走,因为营救及时,没有受到惊吓。可是,那一堆毒物就在她的身边围着,心里必定受到巨大惊吓。

    秦硕看过纪佳雨在营救后发过来的照片,除了蜈蚣、蝎子这类毒物外,还有一大堆蛇。

    而女人没怕蛇的没多少个。

    回去的上,李一直不说话。

    直到回到家门口,李才开口问道:“清影的况如何?”

    “出来前已经病犯,况比上次还要严重。”秦硕道,“不过我利用银针还有按穴的手法暂时将她的病稳住。就是不知道,在我出去后,她的病有没有持续增加。”

    “你已经诊断过了?”李看着秦硕。

    秦硕不好说已经亲手触碰到病源,这事,想必赵清影也不想让别人知道。

    开门后,李又问道:“你老实说,有没有利用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