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栽赃嫁祸

作品:《首席国医

    秦硕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利害关系,反正陈军强行把他抓来治病,一定有其它目的。

    他得找准机会,有一点风吹草动,立刻逃掉。

    不然让陈军抓来当替死鬼,那就够冤了。

    趁着陈军在开车,秦硕拿出手机给群里发信息。

    秦硕:“各位大大,人参与五灵脂同食的话,后果严不严重?”

    孙思邈:“人参味甘微苦而性平,有大补元气之功,五灵脂味微甘咸而性温,能活血止血,但以散瘀止痛为其作用专长。”

    叶天士:“我记得世人对人参与五灵脂不能同食,来自于‘人参最怕五灵脂’这句话。不能说没有一定的道理,事实上生前我就曾对这两种药材进行过实验。”

    秦硕:“叶大大,那实验结果如何?会不会吃死人?”

    叶天士:“怎么会吃死人。看来你对中医不是了解太少,今晚得换我来调教一下才行。”

    秦硕发了一个流汗的表情。

    叶天士:“事实上前人提出‘人参最怕五灵脂’这话后,我们这些后来人就对此产生质疑,并且尝试过很多实验。”

    叶天士:“回头你翻一下《脉决汇辨》,里面就有记载,其中就有一案例。说是当时一个女人,食下辄噎,胸口隐痛。于是先用二陈加归尾、桃仁、郁金、五灵脂来治,可是没有效果,于是治病的人又加入人参。”

    叶天士:“人参与五灵脂同剂善于浚血,两者相加在一起,经过十剂后,将病治好。”

    秦硕:“按这样来说,两者岂不是并不相畏?”

    孙思邈:“这个不能直接下定论,毕竟相克相畏的药材,一些警惕并不是空穴来风。不管是补药还是毒药,治病时用错的话补药会变成毒药,用对了,毒药都是救命之药。”

    秦硕明白这个道理。

    可是陈军提到他爷爷的情况,喝完药就直接吐起来,难不成是因为人参太补,接着五灵脂又增加活血的功能,身体承受不住,全吐出来?

    赵学敏:“这个需要看到人才知道,不然不好下定论。”

    徐大椿:“别讨论这医术问题了,近来下面有病的鬼都治得七七八八,太闲了。老叶,来发红包。”

    叶天士:“好呀好呀,我最喜欢发红包了。”

    徐大椿:“我近来刚开通超级微信会员,我把大家召唤出来。”

    赵学敏:“卧槽!老徐,你发了。超级微信会员,这每个月要花不少大洋呀。上个月听你说连下锅的米都没,这哪里来的钱开超级会员。”

    徐大椿发了一个得意的表情,却没有说。

    叶天士:“难道是昨晚治病那女人替你开的?”

    徐大椿:“佛曰不可说。”

    孙思邈、叶天士、赵学敏纷纷发了一个鄙视的表情。

    秦硕现在没有那个闲情参与抢红包,在车子停下后,往外面看一眼,来到一栋豪华的别墅面前。

    不得不说,秦硕给眼前这一栋别墅给惊到了。

    外表装修豪华,外面一共有四根大柱将飘出来的门坊给支撑住。房子主体,露面出来的大柱有十二根,至于嵌墙而上的由于外面装修好,也看不到。

    倒是这十二根柱子,每一根的位置都不是乱安放,就像是十二星宿一样将这一栋房子守护在里面。

    一共三层半。

    外表设计走的复古设计,看起来就像是皇宫金殿一样。

    “等下进去不要乱说话,不管别人怎么问都好,你的任务是看病。”陈军道。

    秦硕问道:“能不能不进去?”

    陈军眉头一挑:“你说呢?”

    事到如今,秦硕也只能豁出去。并不是怕陈军,而是聊天群那帮家伙也想见识一下那老头到底患什么病。

    刚走进屋子,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走过来道:“大少,你回来了。”

    “李妈,爷爷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回大少,吃过钟医生开的药,暂时好一点。不过情况还是不容乐观,老爷的气色越来越差了。”

    陈军问道:“二少呢?”

    “在老爷的房间守着。”

    陈军摆摆手示意李妈去做事,往里面走进去。

    秦硕跟在后面,不过他的目光在不断的打量着屋子里的装修和摆设。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秦硕暗叹一声。

    从大门走了将近五分钟才到达目的地。

    走进去,见到屋子里有不少人。

    “爷爷情况怎么样?”

    一个弄着微卷波浪型,穿得很时髦的女人一边啃着瓜子一边阴声怪气道:“还有脸回来,老爷差点因为你撒手人寰。昨天抓的药这事还没有交待清楚,现在回来,是不是就想商量分家产的事。”

    陈军脸拉下来,沉声道:“三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你心里想的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女人吐出瓜壳,拍拍手道,“你不是早就想着要分家产吗,这一次见老爷子身体不好,索性等不及了,还故意抓错药,难道不是想毒死老爷子。”

    “三婶,注意你的言辞!”陈军冷冷道,“我知道你们对我有意见,但我可不会拿爷爷的性命来开玩笑!按你这个说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是你们对我下套。”

    女人哼唧道:“你以为是拍电视剧?”

    陈军面无表情的扫视一眼在座的各位,“抓药这事向来不是我负责,突然让我去抓药,又知道我对中医不熟悉,故意给我栽赃嫁祸。”

    女人声音顿时提高:“陈军,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我可没有乱说,药方我已经让孙大夫的弟子看过了,根本就不是孙大夫给的药方,一定是你们故意给了其它的药方让我去抓药。”

    女人冷笑着。

    “你说孙大夫的弟子看过就是真的?谁知道你们两个是不是狼狈为奸。花钱弄假,这种事你可不少做呀。”

    看到陈军不断暗示的眼色,秦硕知道刚才家伙一定说他是孙同洲大夫的弟子。

    这家伙,真是不把他拖下水就不甘心。

    轻咳两声,秦硕说道:“关于药方这事,经过我初步验证,不太像孙老师开的药方。不过,现在还不能给出确实的答案,一切还要等孙老师回来才行。”

    秦硕对孙同洲印象不深,只是这两天他都没有来医院上班,今天中医部门是谁值班,他都不清楚。

    “他是孙大夫的弟子?不要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孙大夫最后一个弟子是崔景知医生,目前崔景知可是著名的针灸师。随便找一个人过来就说是孙大夫的弟子,骗人也得找一个像样的。”

    女人在秦硕身上打量一会,讽笑道,“就这种人,穿上白衣大褂都不像是医生。”

    这女人说话句句带刺,叔能忍,秦硕都不能忍。

    “你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