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不成器

作品:《首席国医

    唐元哲给这一巴掌给打懵了。

    从小到大,不管他要什么都有,他爸从来就没有打过他。

    “爸……”

    唐文龙抬起手又想一巴掌打下去,让旁边的陆香娟给拉住,不然气在头上的唐文龙真的会一巴掌打下去。

    “你说你怎么就不能够长点记!”

    唐文龙一副恨钢不成铁的表,“你要是有那个不孝女一半的本事,我就不用费那么多心替你搭上郭书利这一门亲事。你可知道,郭明汀从外刚回来,有多少青年才俊,名门家族的人踏上门去说亲。郭书利就这么一个女儿,而且早几年就放出话,将来风塑集团一定会交到她手中管理。”

    唐文龙看着一脸懵懂的唐元龙,气急败坏。

    “要是能够娶到郭明汀,你这辈子都不愁了。而且有郭书利这一层关系,你坐上郭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根本不费吹灰之利。可是你……”

    气在头上,唐文龙突然间觉得口呼吸急促,好像要提不上去来。

    “爸!”

    唐元哲连忙冲过去将唐文龙扶住。

    “爸,你怎么了……”

    唐文龙一口气堵在口,好一会才喘过来。

    那么一瞬间,唐文龙觉得自己就要死掉一样。

    连续喘了几口气后,唐文龙气还没有消,继续斥道,“你快给我去将郭明汀追回来,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不能够搞砸这一门亲事。这不单关系着你日后的未来,眼下还关乎着整个集团。”

    “爸,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与风塑有合作?”

    “郭书利有意想要扩大产业,守着皮革这一个老本业外,也想增加一点副业。前阵子有一个能源项目,因为资金原因,郭书利对外招募。我千方百计才参与其中,而且又替你拉上郭明汀这条线,你居然乱来!”

    气不打紧,唐文龙又是一巴掌。

    只是,气喘得厉害,唐文龙上气不接下气,在陆香娟以及他两个小舅子的劝说下,上楼去休息。

    唐元哲留在原地。

    让唐文龙打了两巴掌,简直是把他给打蒙了。

    从小到大都没有被打过,突然打两次,唐元哲完全都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整个饭厅只剩下他一个人后,望着整桌的饭菜,唐元哲气得准备将饭桌掀翻。

    可是当他准备掀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是大理石的桌子,凭他一个人根本就掀不动。而且,因为一下子用力不当,还扭了腰。

    “哎哟。”

    唐元哲一只手掺着腰着。

    “少爷,发生什么事了?”

    “李妈,麻烦打电话叫林医生过来,我的腰好像扭到了。”

    “好,我这就去。”

    坐在椅子上,唐元哲不敢乱动。想到秦硕让他这几天休息一下,怒火一下子就冒出来。

    要不是他的话,郭明汀就不会走,他就不会让他爸打两巴掌,更不会扭了腰。

    “一切都是你的错!”

    唐元哲握紧拳头,一拳砸在椅子上面。可是怒火之下,又忘了腰间的痛楚,顿时又把他痛得叫得死去活来。

    只是,对秦硕还有唐妩薇这个仇,唐元哲可是记住了。

    ……

    从唐家出来后发生的事,秦硕根本不知道。

    后面跟着一辆车子,那是唐文相的车。

    那家伙脸皮可不薄。

    就算唐妩薇说了没空,他还是跟了过来。没办法,到底是二叔,唐妩薇也不好做得太绝。况且刚才的饭宴上,唐文相帮她说了话。

    就算知道他的意图,起码在为了钱的况下,她这个不成器的二叔还会站在她那一边。

    有些时候,与见利迁的人相,比那些道貌岸然的相要舒服得多。

    因为知道他们想要什么,只要给了足够的利益,就不怕让他们背后一;而且一直知道要打交道的是什么人,反而会长个心眼。

    “妩薇,后面那辆车怎么办?”秦硕问道。

    “让他跟着吧。”唐妩薇揉了揉眼睛,“反正不让他跟的话,说不定半都会打电话过来。他是什么人,我比谁都要清楚。”

    唐文相是一个聪明人,而且人也不懒。

    任何粗活他都愿意做,不怕苦不怕累。

    但他有一个不好的缺点,嗜喝,好赌。

    一个人,只要染上这两样,这辈子几乎也算是那样子了。

    唐文相一共娶了两个老婆,生了一男一女。

    第一个老婆生了个儿子,与他离婚后把儿子带走。唐文相根本不在乎儿子到底归谁,反正跟着一个拖油瓶,反而让他更加不自由。

    第二个老婆生了个女儿,可是这一段婚姻因为在她回娘家的时候,唐文相光明正大带了个女的回来而告终。

    这么多年来,也不知道唐文相到底换了多少个女人。但每一个女的在离开他的时候都从他身上骗了不少钱,对此他也不在意。

    根据唐妩薇的观察,假如她这个二叔稍微正经一点,成就绝对不比她爸要低。很有可能,凭着他那反应灵活的头脑,当年郭氏集团有可能交到他手中也说不定。

    当然,这个都是过去的事,唐文相那种格,把郭氏集团交到他手中,不出一年,一定会破产。

    “那家伙跟着你准备谈什么项目?”

    “一个休闲项目,据我了解,好像是开一家高尔夫球馆。”

    “嘿,这个可是赚钱的项目。”

    “凉拌。”

    “没钱赚?”

    唐妩薇眯着眼道,“不是没钱赚,而是根本就开发不了。打高尔夫的人确实是一些成功人士比较多,但前提要开高尔夫球馆,你得找到地才行。”

    秦硕不解道:“凭你都找不到地?”

    唐妩薇睁开眼睛,忍不住翻个白眼,“你以为这地真的那么好找呀……近来政府对于土地买卖这方面可是严格得很。我也是一个普通人,哪怕买土地也要办理各种手续。”

    “那连地都买不到,你二叔找你也没用呀。”

    唐妩薇抛了一个妩媚的眼神过来,从倒车镜里秦硕看得一清二楚。要不是他的定力比较好,这眼神就要弄得他来一场车毁人亡的表现了。

    “我买不到地,不代表他买不到。今天一直着我,恐怕是看中哪块地了,眼下就是缺钱。”

    蛇有蛇,鼠有鼠道。

    像唐文相这种人,或许有他的鼠道也说不定。

    “不过,在我看来,你二叔现在也不是考虑项目的事。按我说,他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治病。”

    唐妩薇愣下问道:“他有病?”

    “有病,很重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