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银针治风

作品:《首席国医

    陈老爷子沉默着。

    秦硕不知道这老头心里在想什么,反正话都说出口,他怎么想是他的事。

    片刻后,陈老爷子突然大笑起来。

    “虽然这口气有点大,但现在中医的形势,必须要多几个像你这种人才行。”陈老爷子拄着拐杖站起来,“既然你是孙大夫的弟子,就让你看一看。你想振兴中医,先拿我这副残躯的身体做下实验。”

    陈象忙道:“爷爷,这小子不知什么来头,贸然让他诊断,要是他乱来的话,岂不是……”

    陈老爷子打断他的话:“不要拿你西医那一套来衡量中医的高明。”

    “爷爷,钟医生就在这里,要不让他过来看一看。”

    陈老爷一挥手:“不用了,我说了让这小伙子试一试。话已说出口,怎么可能会反悔。”

    陈军趁机插话道:“对,爷爷说话向来一言九鼎。”

    陈象皱着眉头,怒视着陈军。可是陈老爷子主意已定,他根本就没办法劝服。

    趁着秦硕准备给陈老爷子把脉的时候,陈象悄悄的出去拨打一个电话。

    手指搭在陈老爷子的脉搏上面,他的脉象有点紊乱。张文仲说过,这是妄风邪入体,别看陈老爷子精神不算太差,这可是他强装出来。

    原本情况不会那么严重,昨天又服错药,加重了病情。

    但孙思邈说过,就算人参与五灵脂同食,情况也不会特别糟糕,顶多是五灵脂的功效冲淡了人参的功效。听陈军的意思,他可是吐了好几次。

    收回手,秦硕沉吟着,在考虑要怎么跟陈老爷子说他的病症。

    “直说无妨。”陈老爷子看出秦硕的犹豫,“我这把老骨头,这两年身体越来越弱,医生看过不少,中药也吃了一大堆,还是没好转。大概是听到下面召唤,时日无多了。”

    秦硕微笑道:“老爷子这种想法可不行。身上有病疾,更应该保持乐观的心态。抱着这种消极的态度,邪风可是会侵入得更盛。”

    陈老爷子轻哦一声,问道:“听你的语气,好像诊断出我的病情?”

    “按照脉象还有老爷子的面相以及精神状态,初步判断,你这是风邪入体。”

    陈老爷子赞许的点点头:“不愧是孙大夫的弟子,这个诊断跟他一样。”

    顿了下,又轻叹道,“不过这两年来,一直喝孙大夫开的药,病情一直只能够控制,没办法根治。而这阵子,病情急速加重,以前的药方起不到任何作用。”

    “任何一种药物对同一种病症,如果不能够药到病除,久拖下去,体内的病毒会变异,同一种药对它的功效就会减弱。”

    “那岂不是没法治了?”

    “不一定。”

    陈老爷子面带慈祥道:“小伙子,你就直说吧,不需要说这种话来哄。活到这个岁数,什么都看开了。想当年,峥嵘岁月时,早就置生死于度外。还能够活到这个岁数,算是捡到。”

    秦硕胸有成竹,从身上拿出一个盒子。

    “老爷子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扎两针。”

    陈老爷子微讶道:“你还懂针灸?”

    秦硕轻笑道:“略懂皮毛。针炙是中医最重要的一门医术,看似很简单,真施针的话,又是一件相当难的事。”

    陈老爷子点点头。

    针炙对于穴位的准确度很讲究。

    人体众多穴位,相互间的距离有些比较远,有一些很近。稍微不注意,原本是要扎那个穴位,却扎成另外一个,严重会导致患者死亡。

    陈老爷子将手中的拐杖放到一边道:“正好今天不算舒服,你替我来扎两针,让我今晚可以睡一个好觉。”

    “行。”

    秦硕拿出银针准备对陈老爷子施针,陈军把他拉到一遍。

    “你可别乱来。”

    “不是你让我来治病吗?”

    “我只是让你过来看一下,没让你真治。你现在还是学生,而且我早就查到,之前是读兽医系,因为猥琐女同学,被兽医系开除,现在是中医系编外学员。”

    秦硕立刻澄清:“有一点我得说清楚,我没有猥琐女同学,那是一个误会。”

    陈军挥挥手:“我可不管你是误会还是故意,反正这针不能施。”

    秦硕转过头道:“老爷子,您孙子不准备我施针,所以……”

    “不用理他。”陈老爷子沉声道,“现在是我同意让你施针,谁敢反对,我就把他轰出去。陈军,你要是敢再阻止,我用拐杖打得你屁股开花!”

    陈军下意识的捂着屁股。

    从小到大,因为太调皮,不知道被爷爷打屁股多少次,现在还留下童年阴影。

    秦硕把老爷子搬出来,陈军不能阻止,压低声音狠声道:“最好不要乱来,不然你就是死路一条。”

    秦硕没理会陈军的威胁,示意陈老爷子坐好,在他的魂门穴轻轻的扎了一针进去。

    魂门穴有治疗呕吐的功效。

    接着在合谷、肩髃两处再施两针。

    最后一针是在尺泽。

    四针过后,秦硕轻捻几圈,将针拔出来。

    “老爷子,现在有没有觉得轻松一点?”

    陈老爷子站起来活动两下,经过秦硕几针后,整个人轻松很多。因为昨天吐了几次,身体一下很虚,走路都不稳定。

    现在的感觉,可以长跑几百米。

    “嘿,小伙子,还真有点本事。”

    秦硕将银针收回去才说道:“老爷子,您属于风邪入体,但你这种风邪与普通的风邪不一样,这是妄风邪。这么多年来,因为这风邪跑来跑去,喝下的药没办法将源头根除,才会导致你的身体越来越弱。”

    停顿片刻,秦硕又说道,“再加上这阵子可能房子有一些气味与体内的病毒相融,加快了风邪发作的速度,精神各方面就变得越来越差。”

    陈老爷子很满意的看着秦硕,“不愧是孙大夫的弟子,恐怕你这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秦硕谦逊道:“孙老师是中医界的权威医生,我只是普通一员。因为老爷子的病症恰巧与我老家那边有一个人相似,尽管有一些不一样,还是有异曲同工之处,这才是我判断你是妄风邪的原因。”

    避免露出破绽,秦硕没再跟陈老爷子讨论这个话题。

    毕竟人越老就越精,要是再问下去,没办法圆谎,就会被看穿。

    示意陈老爷子休息会,秦硕与陈军离开小四合院。

    “你们两个给我站住!钟医生,就是他,说是孙同洲大夫的弟子,我可不知道孙大夫几时收了一个关门弟子的。”

    秦硕转过头,看到陈象带着一个男人走过来。

    坏了。

    这下身份肯定会给揭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