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龙爪手

作品:《首席国医

    这一次,陈定峰势在必夺。

    “我看你这一次怎么闪!”

    秦硕仍然是站在原地,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躲。

    因为陈定峰在手在快到面前的时候,突然他整个人倒在地上。

    陈定峰想要站起来,可是费了很大的力气,仍然没有用。

    秦硕笑了。

    陈定峰还想挣扎着站起来,在试了几次无果后,只能够放弃。抬起头,冷冷的看着秦硕:“你对我做了什么!”

    秦硕耸耸肩:“我可没对你做了什么,大家都看到,你刚才准备对我下毒手,只是不小心跌倒在地上了。你不是有病吗,现在跌倒在地上后,就真的成为有病的人了。”

    陈定峰一脸愤怒。

    可是不管他怎么愤怒都好,仍然只能够趴在地上。

    不知道到底哪里出错,他身体明明没有任何的变化。除了不能动腾以外,一切都很好。

    秦硕蹲下来,看着恨不得要把他给吃掉的陈定峰淡声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刚才使用的应该是龙爪手吧。那种力劲,要是被你抓住喉咙,稍微用力,我必死无疑。”

    陈定峰没有说话,嘴里发出龇牙的声音。如果此时手能够伸出去掐住秦硕的脖子,一定会让他尝一尝 w的滋味。

    就算陈定峰没说话,秦硕仍然可以猜到那是龙爪手。

    他是没有学过,能够对龙爪手有点印象,还是因为豹子头林冲的缘故。当时他与赵子龙两人在模拟器里对他进行特训,休息的时候,豹子头林冲在他面前演练过一次龙爪子。

    作为八十万军教头,别说龙爪子,哪怕五形拳、八卦拳之类的拳法他都懂。

    只是,当时秦硕的主要目的是进行体的特训,没有去学其它的拳法。现在想一想,等120医学盛会结束后,他得跟着林冲还有赵子龙学一点拳脚功法当防身才行。

    哪怕他的针炙之术再厉害,有时候近身的z斗,还得利用拳脚来解决。

    “龙爪手的威力确实很厉害。”秦硕道,“我一直以为,像龙爪手这种功夫只有电影里才会出现,今日亲身经历一次,确实是大开眼界。”

    陈定峰愤声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秦硕站起来,目光扫视一眼已经从惊慌中慢慢恢复过来的各医生身上。

    “大家看到没,这个嫌疑犯可是没病的。”看下手表,秦硕接着道,“十五分钟,时间刚刚好。不知各位评委,按照现在的证据,是否可以证明嫌疑犯没病了呢?”

    陈定峰可以弄断那么粗的铁链,这事是大家都想不到的事。

    四个评委在听到秦硕的话后才回过神来。

    从刚才的事完全可以表明,陈定峰根本没病,而且他刚才自己也承认了,从杀了人到被抓住,他一直装病,企图逃过法律的制裁。

    可是,陈定峰明明就要掐住秦硕的脖子,突然间却摔倒在地上,这个自然不会是无缘无故。

    秦硕弯下腰道:“你们都说中医开始没落,现在你们看到没,中医的针炙之术,不单可以治人,就连杀人犯也可以抓住。”

    从陈定峰的身上秦硕拔出一根细小的银针:“不要小看这一根银针,如果没有它的话,就方才的混乱,这家伙很有可能就趁机逃跑了。假如让他跑掉后,按他这种残暴的人,在记住你们后,说不定会一个个把你们找出来,对你们进行复仇——因为你们有对他进行诊断。”

    < ='-:r'><r>r_('r1');</r></>

    参赛的医生心里一怵。

    秦硕笑了笑:“刚才的话只是开玩笑,真那样的话,以后人都吓得不敢当医生了。”

    陈定峰趴在地上,哪怕银针拔出来,他仍然没办法动弹。

    那几个武装特警这时连忙冲上来,再次将陈定峰给制服住,同时用手铐把他的手反铐起来。

    b免像刚才的事再次发生,又多铐一个,连同双也铐住。

    四个武装特警准备把陈定峰给押走,秦硕喊住他们。

    因为秦硕将陈定峰制服,同时又揭穿他一直是在装病,四个武装特警对他有一种由然而生的尊敬。

    “你们把他押下去后,弄一根比较粗的铁链又或者打镇定剂。我只是对他进行简单的手脚麻醉,等到穴位的麻醉消失后,怕他又会乱来。”

    “是!”

    一人恭敬的对秦硕行个礼,秦硕也回了一个。

    陈定峰被押走后,会场才慢慢恢复过来。

    120医学盛会开了这么多年,以前每一届都会对这类的病犯进行病诊断,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类似今天这种事。

    四十五组的医生诊断有病,四个弃权,只有秦硕代表的帝夏中医诊断的结论是没病,如今又证实陈定峰确实是装病,简直是对他们当场啪啪的打脸。

    四个评委在讨论过后,最终宣布第一场比赛由帝夏中医的代表胜出。

    当宣布这个结果的时候,中医那边一阵兴奋,谭百川也是舒了一口气。

    “黄大夫,我刚才说过,小秦就算是刚加入中医协会,做事可不会乱来。”

    黄忠然的脸憋得通红,不知该怎么说。

    还有其他也一直对秦硕有意见的大夫,他们此刻全都不敢说话。

    秦硕回到中医的地方后,谭百川满脸笑容道:“小秦,第一场能够赢下来,你可是功不可没呀。我早就说过,凭你的医术,一定可以振兴中医。”

    尽管很多人都不服气,但他们现在都没有人敢出声。

    李仁心里相当不甘心,如果派他上场的话,说不定同样可以诊断出陈定峰没病。如果不是秦硕的话,这个功劳就是他的了,所有的聚焦点都会落到他的身上。

    李仁紧握着双拳,瞪视着秦硕。

    他现在名声大躁,而自己等这个机会等了这么多年,最终还是默默无闻。

    心里不甘心,在见到秦硕接受其他同仁的祝贺声后,李仁冷讽道:“他那是瞎猫撞上死耗子,我早就看出陈定峰是装病,要是让我上场,根本不需要搞得这么复杂。”

    秦硕转过头看着李仁充满着嫉妒的眼睛轻笑道:“李大夫医术高明,要是派你上场的话,说不定确实可以不用这么复杂。但这是会长的决定,李大夫就要等下一场了。”

    停顿一下,秦硕又补充一句,“不过李大夫下一场要是想上场证明自己,最好不要在别人的食物里放什么药水之类的东西。要是有人身体抵抗不够,出事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