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让人头疼的女人

作品:《首席国医

    最终于绮晴还是跑过来。

    而且,她还是穿着正在参加慈善晚会的晚礼服过来。换句话说,于绮晴是一结束慈善晚会后就赶过来的。

    “先把门关上。”

    不用她提醒,秦硕都已经把门关上,并且反锁了。

    “喂,于大明星,这都几点了,你现在还跑过来,能不能消停一下?”秦硕心里轻叹着。

    之前心里是有点失落,她真来了,又觉得是一个大麻烦。

    于绮晴将头上的帽子还有围巾全部拿下来。

    就算想乔装,可是现在的天气并不是特别冷,她这一身打扮,旁人一眼就认出有古怪。恐怕现在外面肯定会有狗仔队在盯着了。

    这下好了,按照狗仔队的耐心程序,很有可能会盯几天。

    “呼!”

    将头上的东西还有身上的衣服一些后,于绮晴觉得一身轻松。不顾形象的倒在,呼吸的时候,口不断的起伏。

    秦硕只是瞥了一眼,没敢再继续看下去。

    大半跑过来,今晚又没得睡了。

    “我昨晚不是说了,难得有个人可以让我睡一个安稳觉,我肯定要借这几天好好多睡几个晚上。”于绮晴翻个身,趴在,双手撑着下巴问道,“我今晚要是不来,你会不会想我?”

    “不会。”

    秦硕翻个白眼,“我正巴不得你不过来,这样子我可以睡一个好觉。”

    于绮晴咧着嘴,冲着秦硕露出一个人的笑容,“可是现在都十二点你都没有睡,敢不承认不是在等我过来?”

    “真没。”

    “哼,真伤心,人家可是一直惦记着你。这不,刚参加一个活动晚会,一结束就跑过来了。”

    秦硕不想与于绮晴扯太多,他明天还得继续参加医学盛会。

    打个哈欠,秦硕说道:“反正这房间就这么大,什么东西放在哪一个位置也悉,你自便,我先睡觉。”

    不过,于绮晴趴着不起来,的面,秦硕不知道该怎么。

    这时,于绮晴坐起来,拨弄一下参加慈善晚会弄出来的发型道:“我看你还不能够太早睡,我得卸妆,等会还要洗头发,肯定会弄很久。你现在睡的话,等下还是会吵醒你。”

    “我睡得会比较沉的。”

    于绮晴站起来,将头发上的一些头饰拿下来。

    同时,还将外衣。

    因为里面只有一件,她把外衣来,让秦硕呼吸慢慢的变得有点急促。到底是一个人的,三番四次如此主动,而且在他的面前不设防,或许于绮晴真的想做点什么。

    “她都这么主动了,我要是不回应的话,会不会太笨呢?”

    心里想着,可是秦硕还是有点紧张。如果他是一个场高手,恐怕早在于绮晴第一个晚上过来时就已经把她给拿下了。

    偏偏他是场新手——或许连新都称不上。

    当于绮晴将外衣时,秦硕发现一点,在她的往上的腰间,有一个小小的刺青。

    “咦,怎么那天晚上没有见到?”

    努力回忆一下,那天晚上秦硕真没有在于绮晴的身上发现有什么刺青的东西。不过,想了想,应该是那天晚上,于绮晴的主动让他太过于紧张,加上当时利用银针替她冶疗,拿了被子盖上,也没有去理会太多。

    < ='-:r'><r>r_('r1');</r></>

    那一个刺青是一个图案,不是花,而是一只蝴蝶。

    秦硕觉得很好奇,可是没有开口询问。

    于绮晴回过头道:“今晚要不要进行针炙治疗,我觉得那天晚上让你针炙过后,整个人轻松很多。今晚出席那个活动,下午就进行各种彩排,累了一天,快要虚脱了。”

    于绮晴一边捏着肩膀一边走到秦硕的面前,“要不你替我扎两针,今晚我可以睡一个好觉。”

    于绮晴站在面前,秦硕一低头,她那两团柔软的,就可以看到一道深深的沟壑。

    “要不要摸两下?”于绮晴一脸妩媚的问道。

    “咳。”

    秦硕呛了下,连忙道:“你的病,我之前说过,一个星期治疗一次就好了。而且,像针炙这个,也不是进行得越来越多次就是好的。”

    “哦,那就算了,我去洗澡。”于绮晴伸了个懒腰,“因为我来得比较匆忙,还得借你的衬衫一用。至于裤的话,等我洗完澡后,还要麻烦你替我手洗一下。”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是男人呀,替女人洗裤,这不是应该的吗?”

    这话如此不合理,可是却让秦硕无言以对。

    因为于绮晴要卸妆,又要洗头,吹干,一大堆事要做,最后折腾到一点半才搞定。

    等到于绮晴躺在后,秦硕洗完她的裤,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其实他可以发飙将于绮晴赶出去,但想一想,这是两败俱伤的想法,最终只能够放弃这个念头。

    其实,藏着那点私让他没办法发飙。

    毕竟,这是一个女人。

    一个漂亮的女人,不管她再无理取闹,还是要满足她的要求。

    毕竟,秦硕心里还是想着要进行一次教导这种事。

    到了晚上,于绮晴大概是晚上的活动太累了,很快就睡着。然而,这个女人在睡觉后,睡姿可不是那么优雅。将被子踢开后,整个人像只八抓鱼一样过来。

    可是,因为连都没有穿,只是穿着他的一件衬衫,这样爬过来,衬衫往上拉了,一条光滑的大白出现在秦硕的眼前。

    “于大明星,醒一醒。”秦硕拉了下,可是于绮晴嘴里发出一声嘤咛的声音后,却没有动静。

    没有办法,秦硕只能够把她推以一边,将被子重新把她盖好。

    这个女人,别看每次都这么主动,可是在睡着的时候并非是不设防。只是想不通,为什么一个连睡觉都一直进行着防备的人,偏偏对他没有一点设防。

    “这是一个头疼的事。”

    拍拍额头,发现时间已不在了,再这样下去,他还没有让于绮晴进行教导就虚脱,反而会因为神不够而虚脱。

    看着睡中的于绮晴,秦硕稍微往边上挪一下。

    与这个女人,最好还是要拉开一点距离,不然她晚上再挪过来,就真的不好受了。

    可是刚挪过身位,发现于绮晴又将被子打开,这一次,她可是整一个被子都掀开,又条大长暴露在空气之中。

    秦硕舔了舔嘴嘟囔道:“于大明星,一直都是你我的,我不作为,就真的不是男人了。”

    身体动了下,秦硕伸手摸向于绮晴的大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