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野蛮刁妇

作品:《首席国医

    “啪。”

    清脆的巴掌声。

    不过没有打中赵清影,因为她让人从身后撞了下,身体往一边晃动,正好避过微胖妇女那一巴掌。

    “哎,你怎么打人的。”

    秦硕捂着头,“完了,我头刚被车撞了,医生说过不准再被任何东西伤到,不然就会有生命之忧。”

    秦硕一边说,身体一边摇晃着,“我现在头很昏,不知是不是要死了。我记住是你打我的,要是我死了,变成厉鬼也要拉你下来陪葬。”

    微胖妇女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又看着快要倒下去的秦硕急忙道:“是你自己走路不看路撞上来的,根本不关我的事。”

    秦硕翻着白眼,手脚在颤抖:“我是不是要死了,头顶怎么有这么多星星,还有你们是谁,怎么一个是牛头,一个是马面。你们是要来抓我吗,你等一会,我要认准刚才打我的人,她是凶手。”

    微胖妇女急了:“你死不要赖我!”

    秦硕佯装阴森森的语气道:“我不赖你赖谁?你放心,我一定会缠上你。最好保佑我没出事,不然回魂夜便是你下来陪葬的日子。”

    说完,秦硕还故意抬起双手,想扑过去,微胖妇女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亲家,你怎么了?”另外一个妇女连忙把微胖妇女给拉上来。

    微胖妇女站起来后,见到秦硕根本一点事都没,知道自己被耍,火气一下子就冒出来。

    “你敢耍我!你可知道我们到底是谁,只要一个电话,你分分钟都要被抓去蹲牢子。”

    秦硕沉声道:“我不管你们是谁,动手打人就不对。刚才这么多人看到你动手打我,还有监控为证,你想抵赖可不成。”

    “你——”微胖妇女气得直跺脚,但刚才自己确实是打到他,还有那么多人看到。

    微胖妇女狠狠瞪了赵清影一眼,“都是你这个小贱人惹得祸,我现在打个电话,让你不能在这里实习。”

    微胖妇女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老徐你现在在哪……什么事?你孙子来医院看病,医院派了一个实习的医生来扎针,都扎了三次都没扎中,血都流出来……你马上过来,把她给弄走,以后都不准来这里实习。”

    挂掉电话,微胖妇女冷笑道,“小贱人,让你乱扎针,现在就让你从医院滚蛋。”

    看着微胖妇女那张嘴脸,赵清影真恨不得将手中的针筒对着她的嘴扎过去,顺便把嘴给封住。

    赵清影不知道微胖妇女到底是什么来头,不过听刚才所说的话,大概她是不可能再继续留在这里实习了。

    叶天士:“这刁妇好生野蛮,实在是讨打。”

    徐大椿:“就是,真想掌她嘴。”

    李时珍:“连我在金鸡山采药都忍不住冒泡说一句,这婆娘就是欠艹。”

    叶天士:“李哥就是直性子人,这种婆娘,必须要派你出马。”

    李时珍:“我还在幽都金鸡山采药,叶兄,那婆娘就交给你了。”

    叶天士发了一个鄙视的表情:“李哥老是用药遁,还准备问他拿点药炼制丹丸。不过那婆娘的孙子只是伤风感冒,随便一颗丹药就搞定,哪需要吊点滴,西医就是坑钱,还是中医好。”

    徐大椿附和:“是的,让小秦出马,杀一杀他们的威风。”

    秦硕忙打字:“我不行,我是兽医。”

    叶天士:“有什么好怕的,我给你几枚丹药,随你怎么折腾都行。”

    很快秦硕就收到两个红包,一个点开后提示是“麻杏麻黄甘丸”两枚,另外一个是“九味香苏桑菊丸”。两种丹药他都没有听过,应该是叶天士独门秘制出来的。

    自从将老人给救活后,秦硕发现跟着一帮“鬼”在一个聊天群也不是一件坏事。

    微胖妇女的孙子有点胖,根据医痴叶天士给病情的诊断结果,只是伤风感冒,一枚“麻杏麻黄甘丸”就可以搞定。

    听到微胖妇女还在冲着赵清影骂骂咧咧,秦硕打断话道:“这位大婶,你孙子只是伤风感冒而已,要么就随便开点药,要么我给他一颗药丸服下,保证药到病除。”

    微胖妇女盯着秦硕,嘴角冷笑道:“就你这模样还会治病,你以为你是医生呀。”

    “我当然也算是医生。”

    “他是什么医生,就一个兽医而已。”

    听到一声讽刺的声音,秦硕回过头,见到刘杰明走过来。

    刚才在太平间门口遇到一次,现在又碰到,还真是阴魂不散。

    刘杰明看着秦硕,继续嘲讽道:“一个兽医也想医人,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秦硕表情沉下来,冷冷道:“那也好过你不学无术,靠走后门进入医大学。小心学艺不精,哪天真把人给治死,就等着洗干净屁股去坐牢吧。”

    刘杰明没有生气,反而阴声怪气道:“秦硕,要记住你的专业,你只是一名兽医,将来毕业后也是去为禽兽服务。救死扶伤这种崇高的事情,当然是我们西医科做的事情。”

    抬起头看着刘杰明面无表情道:“就算我日后是一名兽医,但你们学西医的也不要太嚣张。自古以来,中医才是医治根本的存在,几时轮到你们西医霸占鰲头。”

    “哈哈哈……”

    刘杰明大笑起来。

    “你居然说中医才是医治根本的存在?”刘杰明嘲讽道,“你如果说的是几百年前的中医我肯定无话可说,就现在大家都知道,中医没落,早就不复旧时。”

    刘杰明盯着秦硕一字一句道,“西医才是做为医术的传承,那些鼓吹中医论的,将来一定会被狠狠打脸。”

    “这话还真敢说!”

    高中的时候就知道刘杰明不学无术,要不是仗着有钱,根本不可能走后门进入帝夏医大学。

    “西医一定会代替传统的中医。”

    “我敢相信,未来十年,中医就会消失。就算不会完全消失,剩下的也不过是那些中医店。至于医院里面,西医独霸天下。”

    秦硕道:“刘杰明,把话说得这么满,到时不知是谁打谁的脸?”

    刘杰明冷笑一声,将目光在围观的众人脸上看一眼。

    “诸位,他将中医说得这么好,那么我请教大家一下,如果中医真的这么好,为什么他不学中医,而学兽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