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一代奸臣

作品:《首席国医

    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西风一路。

    秦硕等人来到拦截下来的面包车前。仔细对比一遍,尽管与监控视屏上面显示的有一点出入,但大部分外形特征都一样。

    特别是车前杠那里有一处像是被碰撞过后凹下去的地方,几乎如出一辙。

    “是这一辆车了,有没有找到人?”陈军问道。

    “军少,我们拦下来的时候,车里只有一个司机,一个人都没有。现在正在对司机进行严型逼供,不过那小子嘴硬得很,打得都快要吐血,还是不肯开口。”

    说话的人染着一头绿毛,还带着耳环。

    这种形象,无疑是道上的人。只是,他在陈军的面前,没有一点嚣张气焰,反而态度很尊敬。

    秦硕正准备跟绿毛询问几个问题,聊天信里又开始轮番轰炸。

    这种情况,秦硕不理都不行。

    如果不是什么大事件,聊天群那帮家伙也不会轮他轮得这么厉害。

    走到一边拿出手机,秦硕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各位大大,有什么指教?我这边情况急着,如果治病的话,恐怕要等一会。”

    孙思邈:“知道你此时正担心你小情人的安全,所以在下面给你找了一个人上来。”

    秦硕解释道:“不是小情人……”

    不过秦硕的解释很快就被群里聊天信息给覆盖,其中秦硕注意到有一条入群的信息。

    “大奸臣秦桧加入本群,与各位都不是好友,并且持有十大奸诈之人标签,谨防上当受骗。”

    这么明显的前缀,要是被骗到,也只能说是群里的人智商开始欠费了。

    孙思邈:“给你找了个本家上来。”

    秦硕:“我与他没关系……”

    葛洪:“我问过判官,并且将你们的祖宗十八代关系查了遍,你们确实是本家。”

    秦硕简直是无语了,就算姓秦,他以前还以为自己跟秦始皇一个姓,那多霸气。后来才知道,原来秦始皇不姓秦。

    现在倒好了,与大奸臣秦桧同一个本家,让他有点蛋蛋疼。

    不过,姓什么这个不是由他决定,所以在这个问题,也没有再去纠结太多。

    秦硕:“事先说明,就算是本家,可他就算患有烂菊花症,甚至患有绝症,我都不会替他治疗。”

    秦桧:“曾曾曾曾曾孙子,你这话实在是太伤我老人家的心了……”

    秦硕:“大奸臣,别乱喊,小心我在你身上扎一针,让你连字都打不了。”

    秦桧:“曾曾曾曾曾孙子,你这话说得太大逆不道了,我得去告你。”

    秦硕翻个白眼,发了一条信息出去:“各位大大,能不能把这家伙移出群,与他同在一个群,有辱我脸。”

    葛洪:“想要找出你的小情人,必须要这家伙才行。虽然是著名的大奸臣,可是他懂很多逼供的方法。”

    想到李思思的安危,就算秦硕不想与大奸臣秦桧呆在一起,最终还是要接受他的存在。

    比起严刑逼供,秦桧的本事可以排在历史前三。

    过了几秒,秦桧发了一个红包。

    秦桧:“曾曾曾曾曾孙子,这是我多年来整理出来生前使用过的刑法。你看一遍后,然后把这些全部忘掉。”

    秦桧是一个脸皮极厚的人,现在是在聊天群里面,秦硕又不能揍他。至于他爱怎么称呼,心里不爽,也奈他无何。

    秦硕:“既然要忘掉,那我看来有什么用?”

    秦桧:“如果动用我以前用的刑法,放到现在就是犯法。所以,你得融合中医针炙术来进行,这样子才能够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利用银针在人体几个最痛的穴位扎几针,再控制他的神经,任何话都会自动说出来。”

    够狠!

    秦桧:“不要以为我以前逼供只是拷打,事实上,击打的地方,全部都是按照人体穴位来拷打。所以,在逼供方面,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不愧是一代奸臣!

    秦硕看到秦桧在炫耀他的“伟迹”,真恨不得给他一针,管他是不是本家。

    将秦桧发来的逼供方式全部接收,当然,秦硕要忘掉的是利用棍子、铁链、铁块这样的逼供工具。想要问出李思思的下落,必须要用针炙之术。

    秦桧有一点说得对,把人打伤打残,这是犯法。

    但银针逼供,就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退出聊天群,秦硕说道:“那个司机在哪,带我去看看。”

    秦硕见到那个司机时,他被揍得奄奄一息。检查一遍后,没有生命危险。

    绿毛道:“放心,逼供这方面我们算是专业,绝对不会弄出人命。就是这小子嘴硬,都打成这样子,就是不说出其他同堂。如果这一次不是军少的事情,这小子我都准备收来当手下。”

    地上放着一些棍子,还有蜡烛之类的工具,这帮家伙还真会玩。

    “我来吧。”

    陈军问道:“这小子嘴这么硬,恐怕不会这么容易说。”

    秦硕轻笑两声,“可能这家伙平时经常被严刑逼供,所以这种方法对他来说,根本起不到一点作用。”被打开司机年纪与他相仿,倒是身上的肌肉很发达。这种坚实的肌肉,敲上几棍对他还真没什么用。

    从身上掏出银针,秦硕接着道,“让你们见识一下新时代的审讯手法,无痛无后遗症,但效果相当显著。”

    绿毛对陈军很尊敬,可是别人就没有这种待遇。见到秦硕拿银针来逼供,带着轻蔑道:“这玩意能问出什么来?刚才我用火烫过,还夹过他手指,照样不动于衷。”

    秦硕淡声道:“有没有用等下就知道了。”

    如果不是陈军在场,绿毛肯定不会让秦硕审问,简直是浪费时间。

    脑子里过了一遍秦桧总结出来的拷问方式,将接下来要施针的穴位记住。

    秦硕走到司机前面,手脚被绑住,被打得一阵虚脱,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嘴里吐了一口唾沫过来,不过没有吐中。

    秦硕笑了笑:“还能够吐口水,还有力量。既然你喜欢吐口水,等下我就让你吐个够。”

    手中银针快速出手,一针在翳风穴,一针在大迎穴,最后一针在下半穴。这三个穴位,如果平时施针治理,对面部神经麻痹及痉挛、牙痛、下颌肿痛有一定的效果。

    可是在秦桧的逼供方式里,融合了银针,情况就不一样了。

    三银下去,伴随着秦硕轻捻几圈过后,司机嘴巴合不上来,不断的流口水。脸部抽搐,就像是中了风的人一样,根本就控制不住。

    秦硕手里捏了一银针,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接下来各位还得捂住耳朵才行,分贝太高,怕会震到各位耳膜。”

    两针在脚底处。

    当针一捻完就看到司机脸很红,接着大叫起来。

    “啊!”

    “痛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