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忧思重重

作品:《独宠逆天狂妃

    这些方法每一个都是一般人,甚至是很有毅力的人都无法忍受的,没一会儿就有人受不了了。

    等这一关结束之后就只剩下了十二个人,也就是说最后进入暗杀堂的人只有十二个,这十二个人也是之后暗杀堂的骨干和核心。

    暗杀堂建立起来之后,柳楚玉继续发展朝凤,朝凤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吸引了很多的人加入,朝凤再一次迅速的发展了起来。

    就在柳楚玉这边朝凤发展的如火如荼时,上次将朝凤灭团的水家和木家坐不住了。

    在水家府中,一密室,水家家主水成天和木家家主木罗正在秘密见面,当然,还有各家的高层人员。

    而与柳楚玉有着小小摩擦的水家四小水茹和木家三小木染雪也在其中。只不过她们两个只是过来听取一个特殊的任务的。

    “木兄,关于朝凤佣兵团这件事,我们可是得想出个万全之策啊。”水家家主水成天是一个明的中年人,看上去就像一个书生,但真正了解他的人才知道,水成天就是个恶魔,不光生意上吃人不吐骨头,杀起人来也是眼睛都不带眨的。

    “水兄,此事有些奇怪,那神秘人明明跟我们说君怀玉死了,那最近朝凤佣兵团怎么又冒出来了?而且还搞出了这么大的动作。”

    木罗坐在水成天的右手侧,此时一贯冷静明的脸上却是露出了惊慌的神。要是被悉他的人看到,恐怕会大跌眼镜。

    “你先别急,那个神秘人实力虽然不怎么样,但从他身上我却能感受到一股危险的感觉。”水成天实力是六段上阶,比木罗要早半年进入这一阶层,所以实力要比木罗高。

    “我觉得此事有很大的蹊跷,这样吧,今天晚上你我二人前去朝凤的新址查探一番。看看究竟是在搞什么鬼!”

    木罗想了想,点了点头,然后又不放心的问道:“如果真的是君怀玉没有死,那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将她与新建的朝凤一起湮灭!”水成天眼中划过一丝戾芒,说出的话令在场的人都不打了个冷z。

    木罗眼中同样是划过一丝狠厉的光芒,心中冷笑不已。

    水茹与木染雪不知什么时候在一起之后,就一直形影不离了。现在她们两个也是坐在一起的。

    两人都同样是受到家主的命令,前来听取一个任务,而之前的会议,两个人虽然没有参与,但也在旁边听着了。

    “染雪,你说君怀玉是不是真的没有死?他还活着对不对?”水茹趁着大厅里的人都在表凝重的商量事的时候,地问木染雪。

    “我也不知道,不过他没死不正合了你的心意么?”木染雪眼神中带着戏谑,调侃道。

    水茹脸微红的转过头去,“讨厌死了”

    木染雪看到水茹娇羞的一幕,不由得微微一笑。水茹喜欢君怀玉,木染雪是知道的。在朝凤与水木两家斗争的时候,水茹就喜欢上了这个对手。

    在外人眼里,君怀玉风倜傥,俊朗非凡,而且实力强胜,还建立起一个足以抗衡京城三大家族的势力,这样的人不成为万人才怪呢!

    < ='-:r'><r>r_('r1');</r></>

    水茹就是被君怀玉去芳心的众女子中的一个,只不过名为君怀玉实为柳楚玉的朝凤幕后大老板是不会知道的,就算知道了也不会理会的。

    水茹就注定了一生悲剧的下场。

    “茹!染雪!过来!”

    就在水茹害羞着,木染雪正打算调笑的时候,水成天突然叫到。两个人楞了一下,但还是走了过去。

    “父亲,木叔叔。”水茹来到水成天跟前,向着两个人问候道。

    “染雪也是越来越漂亮了,今天叫你们来,是有一个任务的。”水成天笑眯眯的夸了一句木染雪,然后切到了正题。

    水茹和木染雪认认真真的听着,之前的娇羞和戏谑已经无影无踪。

    “你们知道君昊么?”水成天沉了一会,问道。

    水茹与木染雪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知道。万斋堂少主嘛,怎么,这次的任务和他有关么?”

    “没错。众所周知,万斋堂是奉天大陆上最大的丹药铺,其势力遍布整个大陆,所接触的层面也比我们高的太多太多,所以,”说到这里,水成天与木罗对视一眼,又继续说道,“你们两个要争取得到君昊的心!”

    此言一出,水茹和木染雪顿时惊讶了。虽然君昊至今还是单身,但也不见他有喜欢的人的样子,而最近和他走的比较近的,就是柳家那个废柴五小,柳楚玉。

    “我知道,或许你们心里已经有人了,但是为了家族利益,你们必须牺牲小我!只要有了君家这一大助力,我们的家族将会一跃成为奉天大陆上有头有脸的势力!”

    “没错,染雪,你也要为家族考虑考虑,你们都是家族中最优秀的人,理应为家族着想。”木罗也劝说木染雪道。

    木染雪与水茹对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光亮。

    “好!我们同意!”

    水家。密室。

    水成天满意的看着水茹和木染雪两个人,与木罗相视一眼,然后说道:“既然茹和染雪已经答应,那么我们也就去准备我们应该做的事吧!”

    “没错!以这两个丫头的魅力,对付一个君昊,还不是手到擒来!”木罗同样说道,“既然如此,水兄,我们现在就去准备准备吧!”

    水成天一边吩咐着身旁的人事,一边随着木罗走出了密室。很快,众人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密室。

    偌大的密室会议室中,只剩下了木染雪和水茹两人,空的会议室将两个人的身影映衬的异常孤和柔弱。

    “茹,你怎么样?”木染雪有些担心的向着水茹问道。“实在不行的话,你就跟水叔叔说明,就说你心里有了人,这个任务我自己完成也行的!”

    “不了,染雪,谢谢你。虽然我喜欢的是君如玉,但我也只能是想想了,我们根本不可能的。”水茹发了一会呆,回过神来后冲着木染雪勉强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