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木水,灭!

作品:《独宠逆天狂妃

    “呵呵!”柳楚玉冷笑几声,“现在想起来问我想怎么样了?当灭我朝凤的时候为什么不想着问问我,想要怎么样!”

    “现在,呵!晚了!”柳楚玉表森然,语气冰冷的说道,“今天你们谁也别想离开这里!还有你们的家族,一个也逃不掉!”

    “年纪不大,口气倒不小!”水成天冷冷的说道,“想要留下我们,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说罢,水成天便不再废话,率先出手,攻向柳楚玉。木罗紧随在后,强烈的魂力b动漾在这片小天地。

    柳楚玉没有躲b,正面迎上水成天的攻击。而且同时爆发出自己七段高手的气息,只不过与上次不同的是,现在的柳楚玉已经不是七段下阶了,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柳楚玉实力更上一层楼,已经达到了七段中阶。

    水成天面一变,失声道:“不可能!你居然在短短两个月里,实力达到了如此地步!”

    紧随在后的木罗心下一惊,不由得停住了手,他想到了刚刚那个恐怖的气息,难道这是柳楚玉的师傅?

    “君怀玉!你朝凤原有的东西我们可以还给你,只求你们放过我们两家!”木罗想到这里,顿时出了一身冷汗,连忙说道。

    “晚了!”柳楚玉没有因为两人的停手而停止攻击,相反,柳楚玉的攻击更加的犀利了。两个人顿时有些狈起来。

    刷!一声轻响,实力稍差的木罗只觉得一阵清风在自己面前扫过,然后身子便不由自主的向着旁边倒下去。

    水成天在旁边看着木罗的身体倒下,倒吸一口凉气。先前,他可是完完整整的将柳楚玉攻击木罗的过程看在了眼里。所以水成天才会觉得恐怖。

    “下一个,就是你!”解决掉木罗,柳楚玉将目标放在了水成天身上。原本就应付的有些吃力的水成天在柳楚玉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下,顿时便摇摇坠起来。

    不多时,水家家主水成天也步了木罗的后尘,死在柳楚玉的手下。

    柳楚玉看着两个人的尸首,沉寂下来。片刻后抬起头,望着天上的明月,心中默默地说道:弟兄们,我为你们报仇了!你们在九泉之下安息吧!

    找来人手将水成天和木罗的尸体分别装好,柳楚玉集结起早就整装待发的众人,向着京城的方向冲去。在仔细的观察其方向,赫然便是水家和木家的方向。

    这一,注定无。

    一无话。

    第二日,有关水家和木家的事就沸沸扬扬的传出来了。大街小巷都在议论着,一时间朝凤成为全城议论的焦点。

    毕竟,能够将水家和木家两大家族灭族的,实力定然是很高的。而灭族的“凶手”,根本就不用想,肯定是朝凤。

    之前的恩恩怨怨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所以,现阶段来朝凤请求加入的人,又达到了一个顶峰。

    而就在整个京城因为朝凤灭族水家和木家一事儿闹得沸反盈天的时候,京城另一大势力,柳家却是一点动静也没有。不光京城百姓奇怪,柳楚玉也很奇怪。水家和木家,还有柳家是名义上的盟友,而失去了盟友,柳家怎么会白白咽下这一口气。

    < ='-:r'><r>r_('r1');</r></>

    柳楚玉很奇怪,不过柳家,现在是真的不能动,因为柳楚玉还要凭借柳家,找出神秘人。

    眼下所有的事,好的或者是不好的,背后统统有这个神秘人的影子,所以,柳楚玉现在是真的觉得这个神秘人就是个祸患,一日不除,柳楚玉就一日心中不踏实。

    现在在风口浪尖上的无非就是朝凤和柳家。前者继续保持高调的行事姿,扩大势力。而后者相对来说就低调的多了。

    此刻,在柳家的会议室,正在召开一场关乎柳家命运的会议。

    柳家所有的高层人员全部到场,甚至还有柳楚莹,柳楚楠等一众小辈。

    柳楚青端坐在首位,阴沉着一张脸,而底下的人也是大气不敢出,生怕被心不好的柳楚青当做出气筒。

    “你们觉得,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久的沉默之后,柳楚青开口问道。

    “家主,我觉得我们根本就没必要担心,我们和朝凤没有直接利益上的冲突,上次的剿灭朝凤的行动我们也没有参与,那君怀玉不会找上咱们的。”

    紧挨着柳楚青的,是一个身材臃肿的大胖子,满脸的肥肉,身体都快塞不进去椅子了。但是别看这个胖子长得令人感到恶心,他可是柳家经济命脉的掌控者。虽然实力不咋地,但是这头脑,做起生意来也是不输于任何一个人。

    而先前的话,正是这个名为柳楚风的胖子所提出来的。

    “那可不一定!”柳楚青听了柳楚风的分析后,脸稍有缓和,但还是没有完全的放下心来。

    “谁知道那君怀玉对付水木两家的原因究竟是不是为了报仇!而且我就是有种感觉,那君怀玉迟早会找上我们!”

    柳楚青此言一出,整个会议室落针可闻,寂静的令人感到害怕。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还有,自古以来就是一山不容二虎,我们柳家和朝凤虽然暂时没有利益上的冲突,但以后迟早都会有的,所以我们与君怀玉,注定不能共存!”

    这句话一出,满室哗然。柳楚风皱着眉头问道:“那依家主的意,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的意是,既然不能共存,只能灭亡一方,但是我们,绝对不会是失败者!”柳楚青铁青着脸,语气森冷的说道,“做事,要防患于未然!”

    “家主是说,我们将君怀玉,做掉?”柳楚风压着嗓音,低声问道。

    “没错!”柳楚青面目狰狞,狠狠说道。

    柳楚风抬起头,看向会议室外的天空。刚才还是阳高照,现在就起了风,黑了天。“要变天了”

    柳楚青听到柳楚风的话,点了点头,“对啊,要变天了”发出一声莫名的感叹,柳楚青就不在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