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比试

作品:《独宠逆天狂妃

    柳楚莹一直巴结在皇后的身边,恨不得自己钻进去皇后的双眸之中,余光却瞥见了一幕,走在最后的柳楚玉跟坐在轮椅上的七王爷晏褚慕正有说有笑的,这一幕在柳楚莹的眼中看来是十分的碍眼。

    “这种贱货,竟然敢勾引七王爷,看我怎么收拾你。”柳楚莹自顾自的喃呢着,皇后一直走着突然听见了柳楚莹说些什么。

    “柳楚莹,你在说些什么?”皇后有些诧异,柳楚莹听见皇后询问自己,心生一计,视线撇到柳楚玉的身上,眸低渐渐地被一片算计的神色晕染开来。

    “皇后娘娘,莹儿想给皇后娘娘介绍一个人。”柳楚莹笑盈盈的说道,看起来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哦?是何人呢?”皇后很是自然的接过了柳楚莹的话题,一片好奇,一直走在最后的柳楚玉听见这话,心中咯噔一声,心中渐渐地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渐渐地在心底晕染开来。

    “回皇后娘娘,是莹儿的姐姐,柳楚玉,她第一次来皇宫,想为皇后娘娘施展才艺助兴。”柳楚莹说的情真意切,皇后自然很是高兴急忙应声说好。

    柳楚玉一直站在人群的最后,功力那么好,自然能够听见皇后和柳楚莹的对话,不由得心下一阵冷笑,竟然想用这种办法来整蛊自己,也不看看自己是谁?只是,恐怕自己一露面,从此再也没有消停的日子了罢。

    “柳家嫡出柳楚玉,上前来。”皇后娘娘身边的嬷嬷一声传唤。

    柳楚玉叹息一声,视线瞥向柳楚莹,只用柳楚莹一人可听到的耳语说到:“柳楚莹,这是你自找的。”说完便缓缓走上前。

    柳楚莹正得意于自己的阴谋得逞,不想耳边传来这样一句话,瞬间变得周身冰冷,心头对死亡的恐惧在身体里面弥漫开来,手中抓紧了绸缎的手帕,脚步却是缓缓退后两步。

    “你是柳楚玉?”皇后娘娘开口。

    “是的。”柳楚玉不卑不亢,她对这皇宫之中的礼节心知肚明,只是要自己给这皇后行礼,那是妄想。

    “这柳家姑娘竟这般不知礼仪,见皇后娘娘不知行礼,真不知这柳家家主是怎么教的?”人群之中有人缓缓议论道。

    柳楚莹听见这话,也是狠狠地跺脚:“等你回去看家主怎么教训你,哼。”

    不再等众人说什么,就听见柳楚玉开口:“没有准备,那便用笛子演奏一曲,劳烦嬷嬷给窝一支笛子”

    柳楚玉表情平静如水,淡淡地看着皇后身边的嬷嬷。

    “这里有。”人群最后的七王爷开口,说完让贴身丫鬟将玉笛奉上。

    柳楚玉拿过笛子,没有多说,轻轻的放到嘴边,悠扬的笛声很快传出去,众人也只是咂咂嘴,原来柳家嫡女也并不是犹如柳楚莹说的那般无能。

    柳楚玉笛声一转,调子不再悠扬,反而变得急促,众人正诧异间,听见另外一只笛子响起,顺着生源找去,这才发现是晏褚慕,俩人合奏天衣无缝。

    柳楚玉看向晏褚慕的视线渐渐的变得柔和,只是笛声忽然又变得悠扬,众人正陶醉间,忽然听见周围的树木一阵晃动,放眼望去众多鸟禽正缓缓向着柳楚玉飞来,整齐有序的队伍令人咂舌。

    这样的表演,在场的人可是从来没有看过的,就连整个奉天大陆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精彩绝伦的表演。

    看得在场的所有人长大了嘴巴,而柳楚玉和晏褚慕两个人四目相对,无比的深情款款。

    晏褚齐被柳楚玉的表演所惊艳,这样的女子,要是配自己那个残废加废物的七弟,还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面,糟蹋了。

    柳楚莹现在气得连面部表情都异常的扭曲,她可是从来不知道,她这个废物姐姐,居然还有这样惊人的才艺。

    这个小贱人,今天怕是有备而来,就是想在太子殿下面前表现,来勾引太子殿下。

    哼,像她这样下贱的人还梦想着变成太子妃,未来的皇后,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一会儿定要把柳楚玉这个贱人打回原形。

    而柳楚玉和晏褚慕两个人合奏一曲,配合得却是十分的默契,很快,一曲就结束了。

    柳楚玉把借来的笛子还给旁边的宫女。

    “献丑了!”柳楚玉淡然的说道。

    这才让沉浸在刚刚表演里面的众人回过神来,皇后满脸的笑容,带头拍手说道::“好,本宫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惊艳的表演,看来柳家的人个个都是深藏不露啊!”

    紧接着全场响起了如雷贯耳的掌声,都在夸奖柳楚玉。

    可是旁边不免有些人看着眼红,在一边说着柳楚玉的坏话。

    “切,不就是会点雕虫小技嘛,在那边高傲个什么!”一个挽着流苏头的小姐说到。

    “就是就是,还不是一个废物,在那边还和七王爷眉来眼去的。简直就是该死,像这样的女人,就应该被浸猪笼!”杨家的小姐直接给柳楚玉一个白眼,口无遮拦的说道。

    柳楚玉在接受了皇后娘娘的夸张之后,可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这表面上是在夸自己,但是无疑是把自己往风口浪尖上面推。

    晏褚慕关注着柳楚玉的一举一动,连细微都动作都被他收入眼里。

    看着柳楚玉面对皇后娘娘的夸张,处事不惊的样子,晏褚慕眼光里面闪过一丝赞许,嘴角微微上扬。

    正当柳楚玉要下台的时候,柳楚莹走到了柳楚玉的面前,看着柳楚玉得意一笑。

    转身,跪在地上说道:“皇后娘娘,刚刚是我这个姐姐的表演。既然姐姐的表演这么精彩,我这个当妹妹的自知不如姐姐,可是,我又不好扫各位的兴,还希望皇后娘娘您做主,让我们姐妹在这里比试一番,也好让大家看看我这个姐姐的实力!”

    柳楚莹说得时候,还特意加重“实力”这两个字。

    在场的人可是都知道,柳家的大小姐,从小就是一个废物,连一个属性都没有。

    柳楚莹这样说,无非就是想让柳楚玉当众出丑。

    不过他们就是爱看这样的热闹,而那些小姐们可是巴不得柳楚莹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柳楚玉,让她勾引了太子,让她们连在太子殿下面前表现的机会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