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害人终害己

作品:《独宠逆天狂妃

    那春风散可是强效春药 可是这半个时辰过去了,柳楚玉怎么还和没事人一样。

    正当柳楚莹想着是不是药效不够强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全身燥热无比,手不自觉的开始脱衣服。

    林娇娇大惊,赶紧阻止柳楚莹脱衣服的手,惊慌道:“楚莹,你怎么了?楚莹!”

    柳楚玉眼神清冷的看着这对母女,寒意满满的说道:“自作自受!”

    林娇娇再笨也知道柳楚玉这话的意思,身体瑟瑟发抖,声音尖锐地喊道:“柳楚玉你个贱人,废物,我和你拼了!”

    说完,张牙舞爪的跑到柳楚玉的身边,伸手就要打柳楚玉。

    柳楚玉连看都没有看柳楚莹一眼,右手掌心向着林娇娇,一道灵力化出,直冲向林娇娇,眼中划过一抹嘲讽,强弩之末罢了。

    灵力生生打在林娇娇身上,林娇娇在柳楚玉身边五厘米的地方飞了出去,撞在墙上昏死过去。

    柳楚莹虽然中了春药,可是还保有一丝理智,从地上爬上来,气急败坏地说道:“柳楚玉你个贱人废物,去死!”

    柳楚玉目光转向柳楚莹,五指成爪直接把站起来的柳楚莹吸了过来,邪肆的笑意蔓延:“这么喜欢废物,那我就让你成为废物好了,不用感激我。”

    在柳楚莹惊恐的眼神中,柳楚玉素白的手掌一把抓住了柳楚莹的灵根,没有丝毫犹豫,紧紧握住用力,直接捏碎了柳楚莹的灵根。

    “啊啊啊!”灵根被捏碎,柳楚玉痛苦地叫了出来,脸色煞白,不甘心地看着柳楚玉,逐渐却也感受不到痛意,体内的燥热愈发强盛,意识彻底被控制。

    不一会儿,中了春风散的柳楚莹已经脱得差不多了,嘴里面还不停地嚷嚷:“啊!好热,好热啊!我要男人,男人,给我男人~”

    柳楚玉如看死人一般看着柳楚莹,既然她的好妹妹这么急切的要男人,作为姐姐的,又怎么可以不帮忙呢!

    下一秒,柳楚玉惦着衣衫半解的柳楚莹,一瞬间消失在茶楼里面,来到了京城最大的乞丐聚集地,柳楚玉没有任何表情,直接把柳楚莹往地上一扔。

    旁边那些乞丐一看已然赤裸着身体得柳楚莹,立刻双眼放光口水直流。

    柳楚玉冷冷地看了柳楚莹一眼,随即转身离开,身后传来了衣服撕碎的声音,还有柳楚莹因为舒服所发出的娇喘。

    害人终害己,不作死就不会死,柳楚莹,若是你没有起害人之心,今日也不会落到这样的地步,这是你自找的,怨不得我!

    柳楚玉没有再去茶楼,直接回到了院子,翠玉看见柳楚玉完好无损地回来了,这才把自己悬在嗓子眼里面的心收回肚子里。

    而找到林娇娇和柳楚莹已经是事情发生的第二天了。

    柳楚莹一身伤痕的被带回柳府,林娇娇看着自己的女儿,只知道一个劲地哭。

    柳楚青找人看了柳楚莹,却是没有在意柳楚莹的伤痕,首先让大夫诊断的是柳楚莹还有没有灵力。

    不一会儿大夫退了出来,说柳楚莹的灵根被毁,已经不能在修炼灵力。

    柳楚青当时脸一黑,直接命人把柳楚莹和林娇娇赶到南边破旧的草房里面,没有允许不得出来,直接将两人关了起来。

    母女两人在草房里面,连床都没有,林娇娇终日只能对着废物的女儿以泪洗面,饱尝辛酸。

    柳楚玉这几天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潜心研究炼丹术,因为柳楚莹和林娇娇的那件事情,让柳楚玉对这个世界的炼丹术非常感兴趣。

    本来只是想着自己的储存戒指里面有一个书阁,应该会要有炼丹的方法,惊喜的是,她随便找找居然有五六本炼丹的书。

    柳楚玉仔仔细细的都看了一便,可是却发现了不少的问题。

    《盛典炼丹》这本书里面写的是炼丹中要使用文火,而且再加入冥茨的时候要先用火气叱干,方可炼丹。

    可是《奉天炼丹》里面,却说要用温火,冥茨要先冰封一个时辰。

    剩下的,各有不同。

    这让柳楚玉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脑海里面突然闪过一个人的身影,居然是枭,柳楚玉顿时收回心思,自己都被惊讶到了,这个时候怎么会想起枭,赶紧甩甩自己的脑袋,重新回到炼丹的问题上。

    既然这样,那就只有自己动手去实践了,只有这样才知道到底是哪本书中的炼丹方法正确。

    不过在炼丹之前,柳楚玉还要出去一趟,购买炼丹药材。

    换了一身男装来到药铺,柳楚玉看了一下里面炼丹的药材,还马马虎虎,算不上太好,也不看价格,柳楚玉玉指一点:“这个,这个,还有那个,都要双份。”

    指了几个药材,柳楚玉示意掌柜。

    柳楚玉这话一出,旁边等待着的掌柜亮眼放光,满脸殷勤地跑到柳楚玉的身边,点头哈腰的说道:“哎呦,我说我今天左眼怎么一直跳,原来是您这位财神爷来了啊!”

    说完,看着店里的伙计没有动静,呵斥道:“还不快去给这位公子把药材都包起来,都是双份的,快点!”

    小二哥得令赶紧去办。

    这掌柜的呵斥完店里的伙计,立刻眉开眼笑地转过身来给柳楚玉倒茶。

    不一会儿功夫,伙计就把东西包好了,掌柜的高兴地走到柜台上面去,啪啪啪的开始开始算账,半晌抬起头来对着柳楚玉笑道:“公子,您买的这些药材一共是七百八十七两,你要怎么付钱?”

    柳楚玉手一挥把药材收进储存戒指里面,拿出君昊给的金色牌子,递给掌柜的。

    掌柜的一看,赶紧双手接着,恭敬的样子像是在接圣旨一样。

    柳楚玉付完钱,没有停留踏步就走了出去,没有再看掌柜一眼,一路脚程飞快。

    一到柳府,柳楚玉就直直地朝着炼丹房的方向而去,心情有些雀跃起来,今日她便要验证出来究竟哪本书所记载的方法正确。

    炼丹房与炼器房就有所不同了,里面烟雾缭绕,充斥着丹药的香味,却安静的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