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神秘的黑衣人

作品:《独宠逆天狂妃

    呵呵,一想到这里,庄妮眉就高兴得不得了,眉飞色舞地看着柳楚玉,只要柳楚玉这个废物答应下来,那魔兽就是自己的了。

    柳楚玉挑了挑眉头,淡定无比地应道:“好,众人为证!”

    还没等庄妮眉反应过来,柳楚玉就来到一个灵炉旁边,着手开始炼制丹药。

    周围看热闹的弟子们都开始嘲笑柳楚玉,废物自己往火坑里面跳了。

    他们很多人炼丹三年五载还没有十分的把握能够炼制二品的丹药,柳楚玉可是一个废物,还妄想一次炼成二品的丹药,真是白日做梦。

    可是看着柳楚玉炼丹的众人,渐渐地表情开始丰富多彩。

    只见柳楚玉轻车熟路地开始挑选处理药材,有条不紊地将药材加进灵炉里面,加药材的顺序却是大不相同,精妙的手法让人无法想象,而这居然是她第一次炼制丹药。

    不一会儿的时间,柳楚玉就已经炼制好了丹药。

    而这话时候的弟子们,包括庄妮眉都捏着一把汗,直直地看着柳楚玉的灵炉,想要知道柳楚玉到底炼制了什么样的丹药。

    柳楚玉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弧度,伸出手去直接一下子揭开灵炉的盖子,炉里面的丹药顿时展现在众人面前。

    “天哪,成功了!”

    “妈呀,竟然是四品丹药!四品啊!”

    灵炉一开,霎时间全场惊呼,每个月都难以置信。

    柳楚玉炼制的哪里是二品丹药啊,这分明就是四品丹药,而且色泽红润,香气逼人,明显是四品的完美品质。

    这样的丹药,怕是庄妮眉自己都炼制不出来。

    弟子们顿时都围着柳楚玉的灵炉看,而庄妮眉一看见柳楚玉居然炼制出了四品的丹药,整个人的脸都变绿了,手垂在衣袖里面紧紧地掐着。

    没想到这个废物能够炼制出四品的丹药来,可恶!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柳楚玉的灵炉之上,庄妮眉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脚下轻抬,缓缓朝着炼丹房的门口而去。

    柳楚玉淡淡地撇了正准备逃走的庄妮眉一眼,响亮的声音溢出薄唇:“装你妹,愿赌服输!”

    随着柳楚玉的声音响起,弟子们霎时间都看向庄妮眉,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庄妮眉,庄妮眉不由得站直了身子。

    她现在可不能逃走了,毕竟还有这么多的弟子看着。

    “拿去!”心不甘情不愿的拿出她仅有的三颗三品丹药,庄妮眉恨得牙痒痒塞给柳楚玉,然后气愤地转身走了。

    柳楚玉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三颗三品丹药,手一挥,三颗丹药便收了起来,回身把灵炉里面的四品丹药收起来,打开丹药房的大门离开。

    这个时候,已经夕阳西下,在柳楚玉的身上洒下了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像是初升的太阳……

    已经接近秋天的天气喜怒无常,寒冷气候总是突如其来。

    柳楚莹和林娇娇在破露的草房里面被寒冷侵袭,没有床,只得躺在地上,被冻得瑟瑟发抖。

    以前对柳楚莹唯命是从的丫鬟和家丁拿着两个发霉的馒头,还有两碗汤水,嫌弃地推开了草房,那家丁一把将馒头扔在了地上,本来就已经发霉的馒头一落地就沾满了沙石。

    “哼,看你们现在这个样儿,恶心死了。”那家丁捂住自己的口鼻,远离已经半个月没有洗澡的林娇娇和柳楚莹。

    而端碗的丫鬟也站在家丁面前,讥笑道:“呵呵,这母女二个,就是千人骑,万人上的贱人, 还有那个柳楚莹,你可不知道她那天回来的时候,简直就是个淫娃荡妇,我呸!”

    丫鬟直接一口唾沫星子吐在了林娇娇和柳楚莹的脸上。

    “走吧走吧,省得惹上什么不干不净的毛病。”家丁不耐烦地说道,说着就要往外面走去。

    “也是,走吧。”丫鬟应道,直接把手里面的汤往地上一扔,汤汁洒了一地。

    柳楚莹看着家丁和丫鬟的背影,通红的眸子中满是憎恨与不甘。

    可是,她更加的憎恨柳楚玉,就是因为这个废物,自己才落到这步田地,迟早有一天,她会千倍万倍地讨回来,让柳楚玉那个贱人生不如死!

    林娇娇在门关上一喝,赶紧捡起地上发霉的馒头,递到柳楚莹的身边,说道:“楚莹,来,吃饭!”

    柳楚莹黑着脸,啪的一声把林娇娇递过来的馒头打掉,愤怒的吼道:“就这玩意,能吃吗?就是给狗狗也不吃,你居然拿给我吃!”

    林娇娇有些厌恶地看着柳楚莹,两个人已经四天没吃饭了,早已经饿的饥肠辘辘,要不是这没出息没脑子的柳楚莹,她林娇娇这步田地。

    林娇娇懒得理会柳楚玉,离得柳楚莹远远的在一边啃生硬的馒头。

    这个时候,毫无症状,一道黄色的光芒充斥在这件破落的草屋里面。

    柳楚莹翘起头,戒备地看着。

    等到光芒散去,出现了一个黑衣人,气势如虹,只是出来的瞬间林娇娇两人便是血气上涌脸色煞白。

    林娇娇立马跪在地上叫道:“饶命啊!饶命啊!求求你,不要杀我。”

    柳楚莹一看见林娇娇的反应,以为这人要杀自己,赶紧往后退去。

    “你想不想恢复自己的灵力?”声音沙哑,却充满磁性。

    柳楚莹一听,双眼迸发出希望,赶紧跑到黑衣人身边,抱着他的大腿急切地说道:“想,想,求求你帮帮我,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那黑衣人怪笑了一声,笑声邪佞,贯穿了一片漆黑的夜。

    就在这个寒冷的夜晚,所有的事情都发生了改变,风呼啸而过,人心叵测!

    第二天,晨光初露。

    柳楚玉早早地起来在院子里面修炼灵力。

    这时候翠玉匆匆忙忙地跑回来,气喘吁吁地说道:“小姐,小姐!柳楚莹她和三夫人,居然出来了!”

    柳楚玉闻言眉头微微一周,随即释然了,柳楚莹两人是不是出来了,有没有什么事情,都和自己没有关系。

    翠玉见柳楚玉没有多大的反应更加着急了:“小姐,柳楚莹她不但出来了,家主还让她参加家族比赛,这可怎么办啊!她一定会报复小姐你的啊!”

    柳楚玉笑着看着翠玉,依旧照常做着自己的事情,淡淡地说道:“知道,放心,最后谁吃亏还不一定!”

    翠玉不解地看着柳楚玉,也不再说什么,看到自家小姐淡定的样子也心安了很多。

    柳楚玉这段时间一直在自己的院子里面修炼,日子过得格外充实,有空的时候练习制作丹药,现在也算小有成就了。

    家族比赛的日子将近,柳楚玉倒是把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