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长枪饮血

作品:《独宠逆天狂妃

    羽水瑶眼睛一眯,抬手击退几个试图袭她的人,整个人身形一动,犹如鬼魅一般向着莱斯特而去。

    莱斯特只觉得白影一闪,眼前就突然出现一张俊美的面孔,惊得连忙想要后退。

    羽水瑶出手快如闪电,一掌击中莱斯特的口,莱斯特被击得飞了出去,口出一阵剧痛,握着血饮枪的手也经不住的一松,羽水瑶趁机将血饮枪接住。

    莱斯特险险的稳住身子,没有摔倒在地上,嘴角滑下一丝鲜血,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

    忍住疼痛,莱斯特抬眼一看,血饮枪已经落入了羽水瑶的手中,顿时怒道“你居然敢伤我?!是活的不耐烦了吧?来人啊!给我杀了他!”

    莱斯特的话音未落,数道身影便扑上羽水瑶,漫天的火焰向着羽水瑶而来。

    羽水瑶手中法诀一掐,一股水便涌了出来,将羽水瑶牢牢的罩在里面。

    灼热的火焰燃烧了好大一会儿,突然一股冰冷的水冒了出来,将火焰全数扑灭,羽水瑶丝毫未损的站在原地。

    莱斯特家族的人不可议的后提几步,怎……怎么可能,那样的火焰她居然没事?!

    羽水瑶挑眉:“不,我不是敢伤你,我的目的是杀你。”

    莱斯特的脚开始发软,他哆嗦道“你……你不能杀我,我可是莱斯家族的少爷!莱斯家族是不会放过你的!”

    羽水瑶懒得听他说完,手中长枪一点,注入灵力,血饮枪周身开始发出银的光芒,羽水瑶手臂猛力一挥,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便直袭莱斯特而去!

    巨大的杀意迫使莱斯特转身就想要逃跑,然而还没跑两步,那股巨大的力量就已经来到了身后,莱斯特等人只来得及发出一句惨叫,便被那股强大的力量分成了好几半,他们尸体前几道深深的沟壑还在冒着烟。

    羽水瑶扫了一眼莱斯特等人的尸体,将血饮枪往肩上一搭,面无表的飞身离去。

    第二日,羽水瑶将血饮枪放入空间中,出了门。

    站在街上,羽水瑶寻了一家栈,慢悠悠的喝着茶,不动声的将对面桌的人的话收入耳中。

    一人神秘兮兮道“你听说了没有?莱斯家族里的公子莱斯特被人杀死了!今天早上才发现的!死相很惨啊!凶手到现在都还么有找到!”

    另一人回道“怎么不知道啊,现在城里都炸开了锅了!大家族的公子被人杀了,怎么可能会收得住消息啊!”

    之前那人道“现在啊,莱斯家主震怒啊,已经放出了狠话要抓住凶手啊!”

    另一人道“可不是!现在恐怕啊,没什么好日子过咯,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做啊不过你想啊,莱斯家族行事一向恶劣不堪,这次莱斯特被人杀,很有可能是仇杀啊!要我说啊!他就是活该,谁让他们平时作孽那么多,现在报应来了吧!”

    之前那人连忙用筷子敲了敲他的碗,压低声音斥道“你胡说些什么呢!小命还要不要了?!这是我们能说的呢?赶紧吃饭!”

    被这么一提醒,那人也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左看右看后,发现没有什么特别的人,这才放下心来埋头吃饭。

    羽水瑶端着茶杯挡住自己的脸,嘴角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轻轻的抿了一口茶,羽水瑶起身结账。

    街头上,原本就多的人,今天更是多了不少,羽水瑶放眼望去,突然看见公示台上贴着一张纸,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张悬赏单,莱斯家族贴出来的,嗯,还是关于自己的。

    羽水瑶看了眼悬赏单上那笔异常丰厚的将赏,不明觉厉的笑了笑,从人群中出去了。

    回到房间里,羽水瑶刚坐下没多久,房门就被扣响。

    “进来。”羽水瑶道,这个时候来找她的估计也只有皇汀意了。

    门被人推开,果然一身淡金的皇汀意便出现在门外。

    皇汀意一脸笑容的踏了进来,道“我还以为你不会在。”

    羽水瑶不答,道“坐。”

    皇汀意也不气,很自然的坐了下来。

    羽水瑶倒了两杯茶,一杯推到了皇汀意的身前。

    皇汀意伸手接过,没喝,道“昨天真是不愉快。”

    羽水瑶摇了摇头:“不,虽然我想要的东西没有得到,但是也是饱了不少眼福,还是很愉快。”

    闻言,皇汀意笑了出来:“你的心很好。”

    羽水瑶冲他眨了眨眼“心好,身体才会好。”

    面对板着脸,一本正经开玩笑的羽水瑶,皇汀意忍不住的笑了出来,羽水瑶脸上也浮起一丝淡淡的微笑。

    笑够了,皇汀意状似无意道“天都在帮你,今天早上,发现了莱斯特的尸体,好像是被雷劈死的。”

    羽水瑶挑眉:“是雷劈的吗?为什么,我听说的版本是被血饮枪反噬而死?”

    皇汀意也是惊讶了一下:“哦?还有这种说法?看来都不准确啊?”

    羽水瑶道“我刚刚出去了一趟听见的,想必你也是吧?”

    皇汀意点头道:“是啊,今天早上城里莱斯特死的消息更炸了锅似的。”抬手喝了一杯茶,茶被里尚存的雾气将他眼中的复杂遮住。

    一开始听见莱斯特 w的消息时,皇汀意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风云,毕竟他之前才跟莱斯特发生过争执,更何况,风云那种格的样子,不太像能放过莱斯特的人。

    所以他一大早就跑了过来,忍不住的想要试探着他,可是他却是淡定自若的样子,回答的问题也很正常,甚至一点嫌疑都没的样子,难道真的是他猜错了吗?

    他倒不是为了替莱斯特找回凶手,那个家族让他感到恶心,他只是想知道是不是风云做的,而已。

    皇汀意抬眸,不经意就撞入了羽水瑶的眸子里,纯粹的黑,干净透彻,似乎连任何污秽的东西都能净化。

    皇汀意愣了愣,好干净的眸子,有这样干净眸子的人,会骗他吗?想到之前在他的试探下,羽水瑶的种种表现,那样的自然,心中不自觉相信了羽水瑶。

    放下自己怀疑的度,皇汀意脸上的笑容更加温和,明媚不已。

    羽水瑶不动声的打量着他,见他神有变,顿时心中了然,看来,他是相信自己了。

    没有再提那些事,两人说说笑笑的十分开心,皇汀意笑道“风云,当,若是早点到你,那我的人生恐怕就会多了很多的乐趣了。”

    羽水瑶嘴角抿起淡淡的微笑:“现在也不迟。”

    皇汀意更加温和了,张嘴准备说什么,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刺耳不已。

    皇汀意说话被打断,也不见得有什么不悦:“外面这么吵,是怎么回事?”这个栈的治安是不错的,闲杂人是不怎么容易进来的,今天居然这么吵闹,恐怕是有什么事了。

    羽水瑶的眉头皱了皱,轻摇了摇道“不知道。”

    两人都不是什么多事的人,便转过头,打算继续谈话,还没开口,就又被打断,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谈话已然进行不下去了,皇汀意颇为无奈的笑了笑道“出去看看吧。”

    羽水瑶脸冷淡的点头同意,吵得让人心烦。

    两人推开门,一前一后的出去了,站在走廊上,将楼下的况全部收入眼底。

    只见一群人,以一个身穿华服的男子为首,趾高气昂的排成一排,栈老板正愁眉苦脸的对着那男子说着什么。

    男子似乎是嫌老板太多话了,不耐烦的一挥手,把老板撇开,一转身,抬头不经意的看见了走廊上的羽水瑶两人。

    之前男子是背对着羽水瑶两人的,看不清他的容貌,此刻,他的样貌便全部露了出来,很好看的一张脸,只可惜却有那么几分的刻薄之意。

    羽水瑶挑眉,他是在看自己?

    皇汀意轻微的蹩了蹩眉,这人来者不善。

    男子对着羽水瑶不屑一笑:“你就是风云?”

    < ='-:r'><r>r_('r1');</r></>

    羽水瑶没有答话,男人更不屑了,讽刺一笑:“怎么,我这还没有动手呢,你就被吓傻了?!还以为你有多大胆子呢!”

    羽水瑶心中疑,这人是谁,看他那样,好像觉得自己很高傲一样,清冷的声音在栈里飘:“你是谁?”

    栈里鸦雀无声,男子的脸上僵硬了,脸上抽了抽,想要发怒,但是似乎这样有辱自己的身份,强忍了下去:“我是莱斯家族的莱斯文!”

    羽水瑶不咸不淡的看了他一眼:“原来是这样啊。”莱斯家族?已经是第二次碰见莱斯家族了,真是阴魂不散。

    自报家门后,莱斯文就一直高傲不已的等待音羽水瑶的崇拜,此刻被她的话弄得脸上一僵,什么叫原来是这样啊?!平常人若是听见他们家族的名号,哪个不是卑躬屈膝的?!这人却还偏偏这么狂妄!

    莱斯文怒极反笑:“哼!果真是狂妄至极!不过我看你还能狂多久!”

    羽水瑶大概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果然,莱斯文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居然敢谋害莱斯家族的莱斯特!”

    闻言,皇汀意心中一动,侧头看了羽水瑶一眼。

    果然,羽水瑶心中冷笑:“你的证据呢?”

    莱斯文不屑的笑道“敢做不敢当了是吧?”

    羽水瑶冷视:“没做过的事,我凭什么要认。”

    莱斯文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几乎是恶狠狠的笑了笑:“那我现在就莱揭穿你的面目!如果资料没错的话,你是这个月才来我们梵帝城的,刚来的时候,你就把我们的守城士兵打了,之前在拍卖会上,又和莱斯特抢那件武器,却输了,你肯定是怀恨在心!”

    皇汀意有些不忍直视的别开了眼,原来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证据。

    香网的

    第六十八章神秘人再现

    闻言,小月生动的小脸顿时焉了下去,有气无力的应道“知道了。”说完便往外走去。

    看着小家伙走了,又瞥了瞥地上抢的正欢的三只,柳楚玉觉得脑仁有点疼,这日子,还真是闹腾。

    柳楚玉将三只打得死去活来的通通扔了出去,伸手按了按额角,觉得这日子真是太吵闹了。

    转身走到椅子旁边,柳楚玉正打算坐下调息一的灵气,之前的输出太大了,好好调整下有好的,忽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柳楚玉眼里顿时闪过一丝凌厉,这脚步声,不是她悉的人。

    门“嘭”的一声,被人毫不气的推开,看清了来人,柳楚玉皱了皱眉,柳楚青?他来干什么?

    “大白天的,不开门!你是见不得光吗?!”来人正是柳家家主柳楚青,对这个废物女儿,他一向是不屑的,大力的推开门,空气的动瞬间加快,房间里的空气顿时涌了上来,空气中里携带着清香味,直往他鼻子里钻。

    闻到那股清香,柳楚青的眼睛顿时瞪大了,心中震惊不已,这……这味道,这是高阶丹药啊!而且肯定是刚炼出来不久!难道……难道这废物居然会炼制高阶丹药?!

    柳楚玉显然也意识到了空气中还残留着来不及散去的丹药味,心下顿时涌起一些烦躁,这下不要脸的人又要来晃悠了。

    果然,柳楚青满脸光的对着柳楚玉问道“你会炼制丹药?!”口气一点都没有收敛,像是急于求证一般。

    闻言,柳楚玉挑了挑眉,道“会又如何,不会又如何?”口气冷淡,冷淡到几乎都有些狂傲了。

    柳楚青作为一个家主,自然心缜密,很敏锐的捕捉到了柳楚玉话里的重点,心里一阵狂喜涌了上来,炼丹师是多么难得的!现在柳家就有了一个,以后还用担心家族的前途吗?

    心里的算盘打得哗啦啦的直响,柳楚青脸上的不屑早就消失得一干二净,挂上满脸的愧疚,道“玉儿,这么多年了的,父亲才来看你一次,父亲心里好生愧疚啊。”

    柳楚玉眉头皱紧,被那一句玉儿给恶心到了,道“别这么叫我,怪恶心的。”

    柳楚青脸上的表一僵,他原本以为,这废物女儿,常年没有人过问,今日他这么一过问,恐怕会让她感动得涕泪四,为他效力,可谁知,这度完全是相反的!

    柳楚青心中的怒气登时涌了上来,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忍了又忍,这才强制的没有让他自己爆发。

    稍微的整理了下心,再次抬首时,柳楚青脸上的愧疚显得更加浓烈,道“玉儿,你是不是还在怪父亲?父亲也是……”

    柳楚玉不耐烦的打断道“逼不得已?我知道了,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废话真多。

    柳楚青的眼里闪过几丝戾气,像是忍不住了一般,张口就要骂出来,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吹过来一阵风,还没有完全散尽的丹药味再次涌上鼻尖,柳楚青额角上的青筋跳了又跳,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深吸了一口气,柳楚青道“玉儿,别怪父亲了,父亲现在已经在弥补了,我已经将你的母亲搬了出来,以后我们可以……”

    “别提我母亲!”柳楚玉突然厉声喝道。

    柳楚青没有料到这废物女儿敢这样跟他说话,一时居然没反应这过来。

    柳楚玉双眸冰冷似雪,她斜眼扫着柳楚青,一字一顿道“因为你,不,配!”

    三个字重重的砸到了柳楚青的心里,他原本就是高高在上的家主,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多少人不是赶着巴结他,其中不乏那些名门闺秀,他都看不上眼,可如今,居然有人跟他说,他配不上一个!这让他怎么能忍得住?

    当下柳楚青的脸瞬间就拉了下来,全然不再管柳楚玉是不是炼丹师,能不能说服她进家族效力,咬牙切齿道“狗东西!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本家主说话!”

    柳楚玉冷眸看过去,道“狗东西自然不会是人的种了。”

    柳楚青当即呼吸一滞,气得险些直接呼吸不过来,伸手扶住门框,深深的吸几口气后,这才勉强找回几丝理智,道“别以为老子不敢把你怎么样,老子告诉你,杀你,就宛如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闻言,柳楚玉着唇角,漫不经心的应道“哦。”

    柳楚青再次被气得七窍生烟,眼里的杀意越来越严重,很不得当场就把柳楚玉给当众解决了,可是他偏偏不能这么做,他一个家主,杀害女儿,与小辈较量,这种事,怎么都不会好听,严重的,会直接把柳家拉下水,纵使柳楚青再怎么七窍生烟,也得生生的忍住。

    柳楚青狰狞的笑着道“小畜生。你等着吧!”

    柳楚玉冷淡的扫了他一眼,然后移开了目光,全然是不屑的模样。

    柳楚青的拳头使劲的拽着,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一场相当不愉快的见面就这么结束了。

    是,漆黑的空中,几点微弱的星光闪耀着,偌大的柳府里一片寂静,忽然,柳楚青的房间爆发住一阵破碎声。

    柳楚青抬手震碎一张木桌,脸阴郁非常,柳楚玉那个贱人,敢这么对他,不活扒了他的皮,实在难解他心头之恨!

    忽然,柳楚青转头,厉声喝道“谁在那里!”下人都被他赶跑了,这里是不可能有别人在的!

    原本空无一人的窗户的位置,此刻却站着一个人!

    柳楚青眯着眼睛,怒道“好大的胆子!连这里都敢来!找死!”

    来人穿着一身黑衣,脸上带着一个银的面具,他道“你恨柳楚玉对吗?”难听,沙哑的声音传入柳楚青耳朵里。

    柳楚青一愣,立马警惕道“你怎么会知道?”

    男人道“因为,我也是厌恶她的人啊。”

    柳楚青显然没料到男人会这么回答他,当即愣了一下。

    男人又道“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上多恶心啊,真想亲手了结了对不对?”

    柳楚青眼底颤了颤,恨意更加明显,咬牙道“那是自然,那个小畜生,我很不得活剥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