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战双灵蛇

作品:《独宠逆天狂妃

    双灵蛇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七寸之被攻击,顿时更怒,挣扎的更是厉害,藤蔓险些被它全部震开。

    柳楚玉急忙再掐了一个诀,又是无数得藤蔓冒了出来,将双灵蛇绑得更紧了。

    柳楚玉再次凝数十道风刃,弹了过去,这次,她可不再像之前那样了,每片鳞片中都会有缝隙,只要将着风刃切进去,里面便全是肉,她就不信,没了鳞片的保护,这双灵蛇还能抵挡这风刃!

    空中闪过数十道蓝光,斜斜的鳞片缝隙间,一时间,鲜血狂飙,双灵蛇疼的嘶吼一声,蛇躯猛的一震,藤蔓再也绑不住了,溃散开来。

    双灵蛇的蛇瞳慢慢的爬上了血丝,口中“嘶嘶”作响,蛇躯崩得死紧,忽然整个身躯像弹弓一样猛得向柳楚玉弹了过去。

    快!双灵蛇的速度太快了!呼啸而来的风,夹杂着臭味,刮得柳楚玉脸颊生疼。柳楚玉猛的一惊,来不及躲了,双灵蛇的那张血盆大口便已经到了面前。

    “娘亲!”小月惊叫,想要帮忙,可是之前那次技能已经将它的灵力全数弄光,现在完全无能为力。

    柳楚玉扬起手就是一掌拍了过去,双灵蛇被击得痛吼一声,柳楚玉逞机向一旁跑去!谁知眨眼间,那蛇尾就重重的甩了过来,柳楚玉当即感觉整个背都快要被抽断了的感觉,一口血就喷了出来,砸在地上!

    柳楚玉疼的整张脸都皱到了一块了,快速的爬了起来,手中一招,几十道风刃齐齐出现,手指再一弹,风刃上便齐齐的带上了燃烧的火焰,柳楚玉手势一转,风刃全数飞了出去!

    风刃斜着双灵蛇的鳞片,火焰迅速的燃了起来,一时间,焦臭味让人作呕。

    双灵蛇这次是真的疼得厉害,整条蛇在四周横冲直撞,想要把风刃震出来,霎时间,落石阵阵,双灵蛇的动静渐渐的越来越小,最后不动了。

    四周被双灵蛇弄得凌乱不堪,乱石、断木、鲜血洒了一地。

    柳楚玉松了口气,这要是再不死,她都要没办法了,忍不住又是一阵咳嗽,血沫子被咳了出来,看来被那一尾巴伤得不清。

    双灵蛇的躯体将堵得严严实实的,柳楚玉绕过双灵蛇,试图走过去,刚过了蛇尾,谁知突生异象,双灵蛇的蛇尾突然猛的甩了过来将柳楚玉整个人卷了起来!

    它装死!柳楚玉心里只来得及闪过这个念头,就生生的被卷了起来,整个人被箍得死死的,连动动手指掐个法诀都办不到!

    蛇尾越收越紧,柳楚玉忍不住的发出一声闷哼,脸逐渐变得青紫,双灵蛇张开它的血盆大口凑了过来,它想要吞了柳楚玉!

    “娘亲!”不远传来小月的惊叫声,眼看着蛇嘴就面前,臭味熏得柳楚玉想作呕,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能死在这里,柳楚玉想着。

    忽然从远方飞来一物,带着墨的光猛的了柳楚玉和双灵蛇之间,只听一声闷响,双灵蛇的头颅居然被直接穿透了!当场 w!

    柳楚玉只觉得身上一松,整个人就掉了下去。

    坐在地上慢慢的缓过了劲,小月见柳楚玉脱了险,跑了过来,窝在柳楚玉的肩头,担忧的问道“娘亲,你怎么样了?”

    柳楚玉微微摇了摇头,起身看向救了她的人,却不由的愣了一下,道“老头儿?”

    < ='-:r'><r>r_('r1');</r></>

    不远的那个人,一身破破烂烂,鞋子拖拖拉拉的穿着,腰间别了一个酒葫芦,一张胡子拉碴的脸,不就是之前她救下的那个酒鬼吗?!

    酒鬼嘿嘿的笑道“臭丫头,今天,你很狈啊。”

    柳楚玉也不在意,勉强的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谢谢你出手相救。”

    酒鬼随意的摆了摆手,道“说这些干什么,不用不用,来来来,跟我走!”说罢,转身便走。

    柳楚玉也不担心,既然救了她,那么就不会害她,提步跟了上去,问道“去哪里?”

    酒鬼仰头喝了一口酒,道“当然是我住的地方了!难不成,你还想在外面被野吃了啊!”

    柳楚玉不再多问,跟着他走,小月蹲在柳楚玉肩膀上,小声道“娘亲,他好坏,还威胁你被野吃!”

    柳楚玉有些哭笑不得的摸了摸小月,暗自道,他要是有这个想法,那么一开始就不会救她了。

    走了一段时间,柳楚玉一行人来到了一个黑漆漆的山洞前,山洞口下用草帘子给遮住了。

    酒鬼走上前,掀开了草帘子,道“进来吧。”

    柳楚玉低头钻了进去,酒鬼打了个响指,洞猛的燃起了火焰,洞顿时看得一清二楚。

    酒鬼仰头喝了一口酒,得意的挑挑眉道“怎么样?不错吧?”

    柳楚玉环顾了四周,洞的空间很大,居然还有石,看起来很干净,柳楚玉惊讶的挑了挑眉,道“没味道。”

    闻言,酒鬼顿时炸了,怒道“我也是一个爱干净的的人!”

    柳楚玉扫了扫酒鬼的那一身,转来了目光,不发表任何言论。

    酒鬼气得膛剧烈的起伏了几下,哼了一声,走到一旁的石桌面前,伸手拿出极柱草药,扔给了柳楚玉,道“赶紧拿去炼丹,治治你身上的伤,看看你,那一身的伤,像个什么样子!”

    真是别扭的人,柳楚玉暗道,接住草药盘膝坐在石桌旁,取出来灵鼎,点起火焰,开始炼丹。

    柳楚玉将草药溶进了灵鼎之中,全神贯注的炼丹。

    石洞里安静至极,只有灵鼎里不时的发出几声翻滚的声音,小月乖乖的窝在柳楚玉的肩头,没有说话,连酒鬼也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喝着自己的酒。

    不多久后,灵鼎里传来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丹药已成。

    柳楚玉打了个响指,火焰顿熄,指尖一并,两枚丹药便飞了出来,柳楚玉伸手接住,收了灵鼎,将其中一枚送去嘴里,丹药入口即化,很快就化成一股暖进了经脉里,不多时,伤好了不少。

    小月早就闻到了丹药,馋得口水直,跳着想吃,柳楚玉将其中的一枚送入小月的口中,小月兴奋的一口吞掉。

    柳楚玉道“谢谢你的草药,很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