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幻魂草

作品:《独宠逆天狂妃

    看来炼制属于自己的武器果然是有必要的,有了这件武器,她杀魔的时候明显比之前更快更轻松了,柳楚玉暗自想道。

    回去的时候,柳楚玉把自己的魔召唤出来,把魔核全部给自己魔吃掉了。它们果然很喜欢高级魔的魔核,柳楚玉都能够感受到它们的好心。

    不过,柳楚玉还是被自家魔埋怨了一顿。它们怪她自和魔z斗,都没有召唤它们出来帮忙。

    看着自家魔傲娇的样子,柳楚玉轻轻一笑,知道它们不是真的怪她,其实是担心自己,便好好安w了它们一番。

    在柳楚玉保证下次一定带它们一起z斗的时候,她的小魔才终于原谅她。

    柳楚玉觉得差不多了,就走出了魔森林,去了佣兵团。

    到了佣兵团,看到柳楚玉的人纷纷和她打招呼,她也笑着一一回应。

    柳楚玉首先去找柳楚肃和柳昊烨,但是去了柳父的院子却发现他们不在。

    这时得知柳楚玉来了的莫渊想出现了,他一猜就知道柳楚玉来了之后肯定会先来这里。

    “他们已经走了。”莫渊想对柳楚玉说道。

    柳楚玉点了点头,知道柳父和柳昊烨应该出发去经商了,但心里却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什么时候走的?”柳楚玉转过身,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绪。

    “前两天刚离开的。”莫渊想一边说一边拿出一封信递给柳楚玉,“离开前给您留了一封信。”

    柳楚玉接过那封信,拆开来看了起来。柳父在留给柳楚玉的信上说自己出去经商了,而且留下了地址,让柳楚玉放心,最后嘱咐柳楚玉好好照顾自己,注意安全。

    看着这封信的容,柳楚玉默默无言,然后重新把信折好。

    莫渊想一直看着柳楚玉,柳楚玉不问他,他就一直沉默不语,只是目光中有着关切。

    抬头看到莫渊想的目光,柳楚玉微微笑了笑说道:“我没事。”

    “对了,我上次让你们寻找的草药怎么样了?”柳楚玉想起自己上次让莫渊想帮她找幻神丹的最后一样草药幻魂草,不知道进展怎么样了,于是便开口问道。

    提到这里,莫渊想的神有些惭愧:“对不起,团长,已经发出去消息了,但是目前还没有人找到。”

    “没事,这不怪你,幻魂草确实没有那么好找,让他们继续找吧。”柳楚玉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安w莫渊想。

    其实她也早就有所准备,如果幻魂草真的那么好找的话,她自己早就找到了,也不用让莫渊想帮她找了。

    但是要炼制幻神丹又必须要用到幻魂草,如果不尽快找到幻魂草的话,她体的毒素也无法彻底清除。

    “团长,你放心,一旦找到的话,我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莫渊想认真地说道。

    柳楚玉闻言点了点头:“这些你自己看着办吧,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告别莫渊想之后,柳楚玉就回到了柳家。

    回到柳家之后,难得没有人打扰,柳楚玉打算修炼。

    她在魔森林除了试验武器,也还是有别的收获的。她觉得困住自己已久的瓶颈已经有所松动了,只要抓住时机修炼,就能更上一层。

    < ='-:r'><r>r_('r1');</r></>

    柳楚玉告诉下人这段时间别让人来打扰她,然后就陷入到了修炼之中去。

    修炼的时候,柳楚玉已经渐渐地感受到了那种奇妙的感觉,她把自己沉浸进去,越来越多的灵气聚集在她的身边,而她体的魂力也越来越浑厚。

    柳楚玉引导着它们,压制着体的魂力,让体的魂力变得更加纯,最后终于到了一个临界点,隐隐的好像有什么就要破体而出。

    最后,魂力终于像沸腾的热水一样躁动起来,然后喷涌而出。

    柳楚玉全身都沐在强盛的魂力之中,暖洋洋的十分舒服,最后才终于归于平静。

    她晋级了。

    “太子殿下,您怎么来了?”柳楚青跟在宴储齐的身后,笑容满面地说道。

    宴储齐微笑着说:“柳家主不用这么气,我这次过来是有事要和柳家主谈谈。”

    “哦,那可真是我的荣幸,太子殿下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柳楚青眼睛一亮,有些巴结地说道。

    宴储齐有些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左右看了看问道:“楚玉呢,怎么没看到她?”

    其实宴储齐说是这次过来有事和柳楚青谈,但实际上主要是为了来看柳楚玉的。

    柳楚青是个老狐狸,而且一直在观察着宴储齐的举动,见他自从进门开始就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的,这会儿又突然听到他问起柳楚玉,自然就猜到他的心了。

    他眼睛一转,笑眯眯地说道:“太子殿下,楚玉最近在忙着修炼呢,您要是想见她,我现在马上派人过去叫她过来。”

    说完就冲着一旁的下人招了招手:“快去,把大小叫过来,就说有贵来了。”

    “哎,不用了,既然大小忙着修炼,还是不要打扰她了吧。”宴储齐微笑着拦住下人。

    下人停在原地,看看宴储齐,又看看柳楚青,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听谁的才好了。

    柳楚青笑着看了宴储齐一眼说道:“太子殿下,您真是体恤她。不过,楚玉也闷在屋子里修炼了好几天了,是该出来透透气了。”

    “柳家主说的有道理。”宴储齐点了点头,没有再阻止。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叫大小过来。”柳楚青转向下人说道。

    下人喏喏应着,连忙跑了。

    “太子殿下,您请。”柳楚青这个老狐狸恭恭敬敬地说着。

    宴储齐明显心很好地向屋里走去。

    ……

    “哎,听说太子殿下来了,你知道吗?”一个侍女有些兴奋地对另一个侍女说道。

    和她一起走的那个侍女明显对她说的话没有什么兴趣,板着脸警告道:“太子殿下来不来反正和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你可不要打什么不该有的主意。”

    “什么不该有的主意,你可别乱说。哎,你知道太子殿下这次来是来找谁的吗?”那个侍女眼睛亮晶晶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