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木水猫腻

作品:《独宠逆天狂妃

    “不就是来找家主的?”另一个侍女打了个哈欠。她昨天忙到很晚,根本就没有休息好,现在都快困死了。

    先前的那个侍女明显有些得意:“那你可就猜错了,据我所知啊,太子殿下表面上是说来找家主谈事的,可实际上却是大小的……”

    两个侍女渐渐走远,柳楚玉从墙角走出来。她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晋级之后出来透透气,竟然听到了这样一番对话。

    想起刚才那两个侍女的对话,柳楚玉皱了皱眉。宴储齐来了,还要见她?

    柳楚玉摇了摇头,转身向外面走去,她可不想见宴储齐,还是先出去躲躲吧。

    于是,某些人注定是要扑个空了。

    出了门,柳楚玉一时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就随意地在街上走着。看着街道两边忙忙碌碌的人们,柳楚玉心中感叹不已。

    很久不逛街了,柳楚玉一上走走停停,边走边看,也着实是把这街上的摊子逛了一逛。

    “老板,这个怎么卖啊?”柳楚玉拿起一个致的糖人,心很好地问道。

    看着眼前致的糖人,柳楚玉不感叹,真是神奇啊,一个普通人竟然也能够做出这么漂亮的东西,真是心灵手巧。

    很久不吃这个东西了,还真是有些想念呢。

    “只要两个铜板。”摊主长得慈眉善目,一边制作糖人,一边笑眯眯地说道。

    柳楚玉挑了挑眉,摸出两个铜板递给卖糖人的摊主,拿着手中的糖人继续往前走。

    她尝了一口,却皱了皱眉。这糖人现在吃起来倒是觉得有些腻了,太甜。柳楚玉顿时觉得索然无味,看了看这咬了一口的糖人,最终还是没有扔掉。

    人家摊主用心做出来的,不知费了多少心,即使是不喜欢,扔掉也到底是不好的。

    走着走着,柳楚玉突然发现前面有两个悉的身影。但是她和那两个人离的有些远,街上的人又太多,柳楚玉也有些看不清楚。

    她皱了皱眉,不动声地跟了上去,而前面的人丝毫都没有察觉。

    离得越近,柳楚玉就越是确定,当其中一个人转过头对另一个人说着什么的时候,柳楚玉就看得更加清楚了。

    这两个人她都是认识的。

    前面的两个人正是木家小和水家小。柳楚玉皱了皱眉,这两个人怎么走在一起,她们应该并不怎么才对。而且,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发现这两个人走在一起了。

    柳楚玉一下子感到了奇怪,这两个人以前都不会在一起的。

    柳楚玉直觉这里面可能有什么问题,但她也想不出来会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前面木家小和水家小,柳楚玉始终不能放心,决定去查一查这其中有什么问题,木家小和水家小之间到底有什么事。

    刚想到要查一查木家小和水家小之间可能会有的问题,柳楚玉突然意识到,自己手下的报部门还只有一个大体的框架,还没有正常运转起来,这会导致她很被动。

    < ='-:r'><r>r_('r1');</r></>

    如果朝凤佣兵团的报部门运转起来,那么她就能够及时得到很多消息,提前做准备。

    她要的是一点儿风吹草动都别想逃出她的眼皮子。如果报部门弄好了,她可以轻松很多,像木家和水家的事也瞒不了她。

    所以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把朝凤佣兵团的报部门弄好,使之尽快运转起来。至于木家小和水家小之间有什么问题,还是暂时先放一下好了。

    柳楚玉看了看木家小和水家小的背影,准备先出城去朝凤佣兵团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才。

    挑选出来之后还要筛选训练,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她得尽快理好才行。

    柳楚玉在考虑这些的时候,表面并没有什么变化,继续沿街逛着。

    走着走着,柳楚玉停了下来,此时她已经走到了城门口,但是却看到一群人围在那里。

    围在那里的人很多,而且多是些男人,有些人还在冲着里面指指点点,嘴里还不停地说着什么。

    因为人实在是太多了,把那里围的很严实,所以柳楚玉并看不到里面的形。

    她走过去,拨开人群一看才知道,原来人群里面是一位女子在卖身葬父。

    柳楚玉看了看,那女子长得非常妖娆,面若桃花,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更是令人着。而且她的身段也很好,前凸后翘,凹凸有致,她身上那件朴素的衣服也挡不住她衣服下的好身材。

    这样的女子绝对会让很多男人着,看周围那些男人看着她的那种眼神了就知道了。

    芙蕖一声不响地跪在地上,一身素白的衣服反而让她显得更加人。她忍受着周围那些男人那些恶心的目光和下的话语,脸苍白,面无表。

    “美人,跟了哥哥我吧,你葬父需要多少钱,尽管和哥哥说,哥哥给你出。”周围围着的一个男人一脸垂涎地说道,显得更加猥琐。

    “哎,你小子知不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啊,这小我先买了你知不知道。”另一个男人梗着脖子说道。

    猥琐男人斜着眼睛看了刚才说话的中年男人一眼,不屑地骂道:“你说买了就买了,就你那点儿钱还想要美人儿,做梦吧你。我说你怎么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样也好意打美人儿的主意。滚蛋吧你。”

    中年男人也不是好惹的,手一挥,后面跟着的家丁就恶狠狠地冲了过去,两个男人带来的人就这样打了起来。

    两个男人闹得热火朝天,争得不可开交,而卖身葬父的那个女子却一点儿反应也没有,依旧默默地跪在地上。

    刚才的那两个男人也只是一角而已,周围的那些男人都肆无忌惮地看着卖身葬父的女子,个个垂涎口水,猥琐的眼神和嘴里不停冒出的下话语都令人生厌,实在是恶心的不得了。

    那些男人也都纷纷出价要买人群里那个卖身葬父的女子,但是给出的的价格非常的低,完全不够丧礼需要的钱,眼中也全是鄙视,还在女子的身上到揩油,手脚和嘴里都不干不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