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柳楚青的心思

作品:《独宠逆天狂妃

    水家家主听了直皱眉:“新铺子?就是因为这个水家的生意竟然受到了这么大的影响,一些新开张的铺子都对付不了,水家要你们何用!”

    一听到这里,那些掌柜都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有大胆的掌柜小心翼翼地说道:“家主,这些新开张的铺子恐怕是有组织的。”

    “什么?!”水家家主皱起眉头,心中索。

    胆大的掌柜以为水家家主生气了,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书房里一时陷入沉默中,水家家主不说话,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水家家主皱眉问道:“你详细说一下。”

    胆大的掌柜开始还有些回不过神来,接收到水家家主的锋利目光之后,这才连忙说道:“我们只知道它们都以逍遥来命名,不知道有什么深意。”

    掌柜说完这句话之后,书房里又一次陷入了沉默中,谁也不知道水家家主在想什么。

    “你们都回去吧,我希望这种况不要有下一次。”水家家主直直地看着这些掌柜。

    这些掌柜虽然不觉得自己能够解决这种况,但是在水家家主的眼神压迫下,他们也只好擦着冷汗连连点头。

    掌柜们都出去之后,水家家主眯着眼,心里默念两个字:逍遥。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逍遥到底是何方神圣。

    除了水家,木家的铺子也同样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生意变得越来越不好。

    在木家家主的书房里,也上演了同样的一幕,当木家家主得知这一切的时候也很愤怒,同样对这些新开的铺子很是忌惮。

    得知这些铺子中有许多都是以逍遥为名,他们开始调查这些铺子背后的人是谁。

    这一切柳楚玉都还不知道,她还在巩固自己的炼丹和炼器技巧。

    从老阁主离开到现在,她的炼丹和炼器技巧都已经练了许多。

    再次炼制完一批丹药之后,柳楚玉把丹药装好。她擦了擦额上的汗珠,眼中含着索之。这段时间以来,她明显感觉到自己进步的速度越来越慢,而到了今日则是很难再有寸进。

    想到这里,柳楚玉决定暂时停止炼制,等再次见到老头儿之后,再跟他说明自己的况,看看他能不能看出这其中的问题。

    柳楚玉把炼制所用的东西收拾好,开始修炼。

    “楚玉。”正在柳楚玉修炼的时候,来了一个不速之。柳楚玉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丝不耐。

    她打开房门出去,就看到柳楚青正站在她的院子里。

    看到柳楚青明明看她很不顺眼,却不得不克制着自己的样子,柳楚玉心里也不怎么高兴。如果不是因为没有办法的话,她才不愿意留着柳楚青来膈应她。

    “不知家主过来有什么事啊?”柳楚玉面无表地问道,丝毫没有给柳楚青好脸看。

    柳楚青见柳楚玉的样子,心里气愤不已,恨不得立刻杀了柳楚玉,却只能忍住。

    “那个,楚玉啊,今天应该是给我解药的日子了吧?”柳楚青铁青着脸,却不得不装作好言好语的样子。

    虽然他已经吃了神秘人给的药,不会再有生命危险,不需要柳楚玉的解药了,但是为了引人耳目,还是来找柳楚玉要丹药了。

    < ='-:r'><r>r_('r1');</r></>

    他心里暗自想道,等到时机到了,他一定要杀掉柳楚玉才能解心头之恨。到时候他要柳楚玉跪在他脚下求饶,看看她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听到柳楚青的话,柳楚玉这才明白过来柳楚青的目的,怪不得柳楚青会过来找她呢,原来是为了过来要解药啊。

    算了算,今天确实是该给他药的时间了,柳楚玉也就没有多想。

    “原来家主是来要解药的啊,我说好好的家主怎么会到我这里来呢。”柳楚玉得知柳楚青的目的,再看到他铁青着脸,一副不愿的样子,忍不住讽刺道。

    听到柳楚玉的讽刺,柳楚青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花花绿绿的好看极了,一双手早已攥的死紧。

    柳楚玉看着柳楚青明明已经气急,但是为了解药而不得不压抑着的样子心中嘲讽。

    虽然她很是看不惯柳楚青,但是现在显然还不是惹急他的时候,只能先控制住他。

    “柳楚玉,你当可是答应过的,不会反悔了吧。”柳楚青咬着牙盯着柳楚玉。

    柳楚玉不置可否,只是随手把解药扔给了柳楚青。

    柳楚青接过解药,隐晦地看了柳楚玉一眼,然后拂袖离开了。

    等到柳楚青离开之后,柳楚玉才继续修炼起来。

    每次炼丹和炼器之后再修炼,修炼的效果总是会更好,魂力增加和运转的速度都会加快,柳楚玉也很享受这种感觉。

    感受到魂力在体经脉中循环,柳楚玉觉得很舒服。

    修炼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没有别人来打扰,柳楚玉一直沉浸在修炼当中,不知不觉天就已经黑了。

    突然,柳楚玉睁开眼睛,满眼警惕地喝道:“谁?!”

    虽然并没有看到人,但柳楚玉却很确定,此时房间里肯定还有另一个人。因为刚才在修炼的时候,她突然感受到了另一个人的气息。

    虽然感受到那个人并没有恶意,但柳楚玉还是不得不小心起来。

    “这么快就忘了我了?”在柳楚玉的注视下,一个男人从暗走出来,不正经地冲着柳楚玉说道。

    柳楚玉眼中闪过讶异,惊讶地看着来人:“你怎么来了?”

    男人挑了挑眉,径直走到柳楚玉的面前:“怎么,不欢迎我?”

    随着男人靠近,柳楚玉渐渐皱起了眉头。

    可柳楚玉越是排斥,男人却笑的越是邪魅,离柳楚玉也越来越近。

    眼看着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近,而且还有继续往前走的意,柳楚玉连忙叫停:“好了,别再往前走了,你来到底有什么事,快点儿说吧,说完就赶快走。”

    这大晚上孤男女的,像什么话,要是被人看到了,她真是再多长几张嘴都说不清。

    “生气了?”男人听话地停住脚步,嘴上却依然没有停,“我这段时间有些事要理,一直都不在这边,所以没有来找你。我都解释过了,你总该原谅我了吧。”

    枭有些贪婪地看着柳楚玉的面容,这么久没有见到她,他还真是有些想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