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重建朝凤

作品:《独宠逆天狂妃

    坐下,柳楚玉开口问道“都来了?”

    “嗯,现在就只有这些人了。”说起来的时候,莫渊想脸还是有些暗淡。

    “嗯”淡淡的应了一声,柳楚玉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底下的一帮成员。

    现在的他们,没有了当的张扬,没有了以往的骄傲,只剩下了失落和彷徨。

    朝凤被灭,虽然已经报仇,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先前听说朝凤还有秘密基地的时候他们还抱有一丝希望,但后来得知那只是引出叛徒的缓兵之计,就又一次失望了。

    柳楚玉看着眼前这些毫无斗志,神怏怏的人,先是问了一个问题。

    “有哪些人是一开始就加入朝凤的?”

    虽然不明白柳楚玉问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但朝凤的老人们还是站了出来。

    “很好。那你们回想一下,当建立朝凤的时候,我有什么?”

    柳楚玉看着依稀有些印象的人,问到。

    这些老人们眼睛一亮,转而考起来。

    柳楚玉没有停顿,继续说道“当建立朝凤的时候,我也是一无所有,没有人,没有钱,甚至当我的实力也很弱,根本不足以服人。”

    “那是朝凤最艰难的一段时期,但我们挺了过来。而且我们发展的也越来越好。”

    “那个时候,谁也想不到我们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所以!”

    话到最后,柳楚玉停了一下,看着已经有些恢复信心的朝凤成员们,说出了最后一句话“我们也会再次铸就辉煌!”

    底下的人因为柳楚玉的承诺而沸腾了。朝凤不仅是一个佣兵团了,更像是一个家。他们对于家的归属感是很强的,这次的事件对他们的神打击很大,而柳楚玉的这番话,使他们又重新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而且,现在我们不是自一人,我们有逍遥,我们有彼此,所以,我们更应该将朝凤的重建工作做的更好!”

    柳楚玉的这一席话将他们的信心重新拾了起来。尤其是莫渊想等朝凤的干部成员,此时也不为柳楚玉在心中竖起了大拇指。

    其实莫渊想等人也是有些担心,怕朝凤就这样完了,但索,柳楚玉撑了过来,并且成功的稳住了所有人的绪,这点,莫渊想承认,自己做不到,那就更遑论百骑和妲疾了。

    “好了,话已至此,你们可以选择去留。”

    柳楚玉说完之后便离开了。留下一群人抉择自己的命运。

    柳楚玉先是找到了芙蕖,并将其约到了清风楼。

    “芙蕖,最近逍遥的产业怎么样?”柳楚玉面有些不好看的问到。

    芙蕖坐在柳楚玉对面,手中拿着一份类似于报告之类的东西,说道“最近逍遥的产业都在被打压,缺少了楚清楚启两个得力干将,逍遥的况越来越不好。”

    “在打压逍遥的势力中,为主的就是水家和木家,柳家疑似有动作,却还未出手。”

    “就目前来说,逍遥的多方产业都被打压的很是凄惨,对方似乎知道我们的标志,专挑逍遥的产业下手。”

    “不,他们不是看穿了逍遥的标志,而是逍遥的所有产业都抢了他们的生意,他们不得已的反击而已。”

    柳楚玉淡淡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没错,如果这么简单就可以看出逍遥的标志,那他们之前的小心翼翼就没有意义了。

    < ='-:r'><r>r_('r1');</r></>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芙蕖问到。

    “我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柳楚玉揉了揉太阳穴,开口问道。

    “都办好了?”芙蕖回答道,“难道您是想?”

    柳楚玉没有说话,而是起身,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风景,片刻后说道

    “芙蕖,你觉得这风景如何?”

    “远层林尽染,近姹紫嫣红,风景秀丽,不错。”

    虽然不知道柳楚玉为什么要问,但芙蕖还是回答道。

    “那你想不想有一天可以将这大好风景掌握在自己手里?”

    芙蕖这次真的是惊讶了。她没有想到柳楚玉居然会有这么大的野心。但同样,芙蕖被柳楚玉的这句话起了心中的豪。

    “愿为公子效犬马之劳。”芙蕖微笑着回答。

    柳楚玉没有说话,而是继续看着外边,没有回头,吩咐道“将朝凤剩下的人全部安排进入天上人间,以天上人间为基础,重建朝凤!”

    是。

    柳楚玉盘膝坐在房间中,打坐吐纳。这几日一直为朝凤的事奔b,后来又着手理逍遥的事,柳楚玉都没有好好修炼,实力一直没有提升。

    凉如水,清冷的月光洒满房间,照在柳楚玉的脸上,显得格外圣洁。

    久之后,柳楚玉收工,轻吐一口气,睁开了眸子,却意外地发现了一个人。

    “枭?”柳楚玉一睁眼,在房间里发现了枭的踪影。

    “你怎么在这里?”

    “怎么?我不能来看看你吗?”枭反问道。同时,枭还走上前一步。

    “站住!”柳楚玉条件反射般的后退一步。

    “咳咳。”突然,枭突然咳嗽了几声,并捂住口,后退了几步。

    “你怎么了?”柳楚玉连忙问道。

    “没事,前些日子受了点伤,不过无碍,养段日子就好了。”枭略微有些虚弱的回答道。

    虽然隔着面具,但柳楚玉还是觉得枭的脸会很苍白。

    “真的没事?我听你说话很虚弱啊。”

    柳楚玉还是有些担心的询问道。

    “怎么,担心我啊?”虽然有些虚弱,但枭还是轻佻的挑逗着柳楚玉。

    “先别闹!问你正事呢!”柳楚玉严肃的冲着枭说道。

    “对了,和你说个事。”停止了调笑,枭严肃起来,冲着柳楚玉说到。

    “老阁主被抓走了!”

    “老阁主?”

    柳楚玉显然对这个老阁主兴趣不大,所以继续追问着枭他的伤势问题。

    “你的伤真的没问题?”

    枭无奈又宠溺的摸了摸柳楚玉的头,扰乱了三千青丝,在柳楚玉微愠的目光中,说道“老阁主就是你的师傅,也就是炼丹公会的挂名长老,木长老!”

    这下柳楚玉是真的惊讶了。她那个便宜师傅虽然与她相时间不长,但教给她的东西却是异常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