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再见君昊

作品:《独宠逆天狂妃

    话说小月这家伙自从离不开酒之后就离不开了柳家,因为柳家地窖里存的酒数量大,质量好,所以小月对于离开柳家还有点恋恋不舍。

    柳楚玉将要带走的东西都收拾到了戒指中,然后让小月趴在她的肩膀上,一人一就这么走出了柳家大门。

    不过柳楚玉想走,却有人不想让她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走掉。

    “站住!”就在柳楚玉想着吩咐给芙蕖的事有没有遗漏的时候,一声刁蛮的娇喝声打断了柳楚玉的。

    柳楚玉无奈的转过身,果然,看到了一脸飞扬跋扈的柳楚莹。

    “有事?”柳楚玉根本就不想搭理她,不仅语气淡然,更是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你!”柳楚莹不噎了一下,但长年养成的刁蛮脾气让她发起了大小脾气。

    “我是问你,这几天你都没有回家,去哪找野男人了?”

    柳楚玉眼睛微眯,横撇了柳楚莹一眼,反击道

    “这和你有关系吗?想找男人,自己去找啊,不过我给你找也行啊!”

    柳楚莹原本蛮横的脸瞬间变了,她想起了当陷害柳楚玉不成,自己反被搭进去的事。

    没有理会发疯的柳楚莹,柳楚玉转身便走了。

    “站住!”柳楚莹丢了面子,自然不甘心,于是不顾自己与柳楚玉之间的实力差距,向着柳楚玉发出了一个魂技。

    柳楚玉没有回头,但眼神瞬间变得异常寒冷,身形闪b间,躲开了柳楚莹的攻击,而且以绝对的速度站到了柳楚莹面前,掐着后者的脖子,柳楚玉冰冷的说道“下不为例!否则,我会再次废了你!”

    随手扔下柳楚莹,柳楚玉离开了。

    走到清风楼,柳楚玉走进去,走到上次与芙蕖碰面的地方,坐了下来,等待着什么人的样子。

    快到晌午的时候,清风楼外走来一个面若温玉的公子哥,一袭白袍,玉树临风,一走来,不知倒了多少姑娘小。

    公子哥走进清风楼,走到柳楚玉这一桌,停了下来。

    “楚玉,好久不见。”

    “君昊,你来了!坐吧!”柳楚玉原本看着外边风景的眼睛收了回来,淡淡的笑道。

    来人正是万斋堂的少主,君昊!也是柳楚玉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这几天都去了哪里?我都没有看到过你。”君昊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惹得周围几桌的女士们红了脸。

    “没什么,就是去做了些事。”柳楚玉没有过多的回答问题,而是一笔带过。

    见到柳楚玉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君昊也不会找不自在,而是淡然一笑,毫无尴尬的揭过了这个话题。

    “那今天你找我什么事?”

    “我想请你帮我个忙!可以么?”柳楚玉看着面前的男子,说道。

    “你说!”

    “我想知道……”

    离开清风楼,柳楚玉带着刚刚找到的小月回到了天上人间。

    刚回到自己的房间,柳楚玉就被百骑告诉,芙蕖回来了,并且在找她。

    柳楚玉将小月交给百骑安排,便去见芙蕖了,

    < ='-:r'><r>r_('r1');</r></>

    “怎么样?”见到芙蕖,柳楚玉没有废话,开门见山的问到。

    “回公子,楚清说的没错,剿灭朝凤,此次打压逍遥,这两件事的背后确实有人搞鬼。而且不出公子所料,就是水家和木家。”

    “至于柳家,却是没有参与这两次的行动,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不过也有可能是他们做的太隐蔽,属下没有发现。”

    听着芙蕖的报告,柳楚玉一直在考。水家和木家参与这两次活动,柳楚玉心里有底,不过柳家到底有没有参与,柳楚玉从一开始的确信,变得动摇了。

    “柳楚青到底什么意?”柳楚玉现在倒是有点拿不准柳楚青的意了。按理说,像柳楚青这样唯利是图,阿谀奉承的小人,不会不对这两次的行动所带来的动心啊。难道中间出了什么变故?

    柳楚玉不清楚,却也只能暂时放下了。

    “好了,有事我还会叫你的,你去吧!”柳楚玉现在需要安静的考,所以,便让芙蕖离开了。

    芙蕖走后,柳楚玉考了一会,也没有考出个所以然来,便放弃了折磨自己,去修炼了。

    现在的柳楚玉于六段上阶与七段下阶的中间,这些日子的加紧修炼让柳楚玉实力又近了一步。

    不过柳楚玉还是不太满意。要知道,在这个吃人不眨眼的社会,实力决定一切!所以,虽然还有大把时间,但柳楚玉却是觉得浪费不起。

    柳楚玉在芙蕖离开后便一直修炼,连小月又跑出去喝酒也不知道。不过就算知道了,柳楚玉也没办法,这小家伙对酒已经上瘾了。

    次日。

    万斋堂。

    君昊躺在后院,悠哉悠哉的晒着太阳。

    突然,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传来,一个仆人打扮的男子快步走了过来。

    “少主,您吩咐的事,有眉目了!”

    君昊猛的睁开眼睛,从躺椅上立了起来。

    “说来听听。”

    “回少主,在朝凤没有被灭的时候,是有一个黑衣人进出过朝凤,并且也正是从那时开始,朝凤的财务管理,楚清楚启变得不太正常。”

    “对于那个黑衣人的身份,我们也进行过调查,不过很奇怪的是,没有任何关于这个黑衣人的信息。而且我们还在城中逐个进行了排查,也是没有发现符合的人。”

    “就好像这个人就是凭空冒出来,又凭空消失的一样。”

    听完属下的汇报,君昊皱起了好看的眉毛。

    “怎么会这样?”君昊喃喃自语道。

    “难道……”

    天上人间。

    柳楚玉坐在其中一个b间中,屏气凝神。

    渐渐的,柳楚玉进入了一种奇异的境界。耳不能听,眼不可见,鼻不能闻,封闭了六识。

    柳楚玉不知道这种状持续了多长时间,但是她却知道,这段时间,自身吸收魂力的速度很快,而且似乎对外界的感知更加清晰,更加敏锐。

    但这种感觉很玄奥,令人难以捉摸,更难以抓住这种机会。所以柳楚玉在退出这种境界后回想起来,有些后悔没有更久的于这种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