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君怀玉!

作品:《独宠逆天狂妃

    外界的人都知道水家四小骄横跋扈,经常无理取闹,b括柳楚玉也是这样认为,所以柳楚玉对于木染雪这样一个安静的大家闺秀居然会跟水茹在一起也感到不可议。

    但事实上,水茹也是一个怀春 ,并且愿意跟她交朋友的,她也会真诚以待,而不像外面的人传的那样。

    木染雪就是水茹仅有的一个真心朋友。虽然一开始水茹并不想和她交朋友。

    木染雪看着水茹无神的眼睛,暗叹一声,将之搂在了怀里。“要是想哭的话,就哭吧!”

    水茹一开始只是稍微的抽泣着,到最后,就趴在木染雪怀里,失声痛哭起来。空无人的房间里,回着水茹心碎的声音。

    ,很快到来。整个京城沉寂在中。喧哗声早已退去,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时不时地经过几只野猫野狗。

    突兀的,两个黑影以常人所不能看到的速度一闪而过,带起了几片枯黄的落叶,打着旋,逐渐落地。而那两个黑影早已失去了踪迹。

    这两个黑影自然就是水成天和木罗了。两人白天的时候约定一起前去查探朝凤新址,想要查出朝凤又重新崛起的原因,最重要的是确定一下柳楚玉是否真的已经 w。

    如果柳楚玉没有死,又重新建立了朝凤,那就代表着她可能已经知道了上次覆灭朝凤的前因后果了,那水木两家就要倒霉了!

    水成天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所以,今天里才会和木罗两人出来查探一番。当然,木罗心中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现在的水木两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很快,水成天和木罗便出了城,一朝着朝凤新址进发。没多久,朝凤所在的山谷就出现在了水成天和木罗的眼前。

    现在的朝凤总部已经是经过无数的改装了,山谷入口已将修建了一道坚不可摧的城墙,虽然并不大,但花费却是不少。光是为了柳楚玉心中的以迫击为原型改造的大型车就花了不少钱,这还只制作了三辆。

    单是就攻击方面看,朝凤的入口绝对超过了京城城楼的攻击力,更不用说原本就是易守难攻的这个地方的防力了。

    水成天与木罗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要是之前的朝凤也是这样,光凭我们两家的实力,是不可能将之覆灭的。”木罗盯着露出一截的大型车,语气凝重的说。

    水成天也同样表凝重的点了点头。两人之后便没有说话,而是细细的打量着这座放在现代也是坚不可摧的城楼。

    虽然城楼不过十米高,不到百米远,但水成天和木罗硬是观察了一个多时辰才彻底的将之完完整整的看了一遍。

    看过之后,水成天啧啧称奇。自我感叹,如果当时有这个地方,朝凤根本就不会被灭。水木两家也不会有胆子来挑z朝凤。

    不过现在招惹了,所以必须有个了断。水成天与木罗同时运用起魂力,脚下生风,两人瞬间失去了踪影。

    < ='-:r'><r>r_('r1');</r></>

    山谷部,水成天与木罗一露脸,就发现了山谷部别有洞天,一栋栋攻击与防并存的三层小楼耸立着,而且在山谷深,两个人还感受到了一股气息,令两人z栗的气息。

    两人不面大变,身形在不经意间连连后退,直到退到了无法后退的山谷入口,水成天和木罗才堪堪的停下来。

    两个人面骇然,大口大口的呼吸,身上不停的渗出汗水,很快冷汗便打湿了后背。

    “这,这是?”水成天感觉喉咙里一阵干涩,声音嘶哑的说道。

    木罗同样也是大汗淋漓,面惨白。刚才那一瞬间,他就觉得仿佛有一座大山压在身上,喘不过气来,所幸现在那股压力已经散去。但刚才仿佛身在地狱的感觉,木罗可不想再来一次。

    “水兄,走吧,看来那君怀玉已经死了,刚才的气势也不可能是他释放出来的!”木罗心有余悸的说道。

    柳楚玉前去寻药的时候只不过才六段上阶,更何况还是刚刚晋升到了六段上阶,所以其他的人都认为柳楚玉死前只是六段中阶而已。现在只不过才过了一个多月而已,柳楚玉不可能直接变得如此厉害。

    能够仅凭借气势就把水成天和木罗逼退的,实力至少也要比两个人高上两个阶别,也就是至少是八段上阶的实力,打死水成天和木罗他们也不会相信,柳楚玉会在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实力飙升到如此地步。

    “走吧,刚才那位前辈应该没有杀心,否则我们就不会好好地站在这里了。”水成天回过身来,朝着山谷外面走去。

    “你们好自在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我朝凤佣兵团是软柿子么?”

    就在水成天和木罗想要走的时候,一道凉飕飕的声音在两人背后突兀的响起。

    两人瞬间身体僵硬,即使刚才两人有些心不在焉,感知力也没有平时那么灵敏,但也不会让人随随便便的近身,而现在这个况,只能说明身后的神秘人实力高的离谱。

    “前辈,我们没有恶意,”木罗没有敢回头,尽管现在他感受不到身后的人的任何气息,但他自动将这种况归结为身后人实力高深,点滴不露。

    “呵!”柳楚玉一声轻笑,冷冷的说道,“你们灭我朝凤,现在出现在这里跟我说没有恶意,如果是你,你会信么?”

    听到悉的声音,水成天和木罗迟疑的转过身来,当看到刚才自己毕恭毕敬对待的人居然是柳楚玉的时候,两个人的脸瞬间变得很彩。

    “君怀玉,你没死?!”水成天惊讶的问道,但瞬间又森然道,“你居然没死,不过,现在就是你的死期!”

    “等等!”木罗阻止了激动地水成天,“君怀玉,你想怎么样?”

    现在的柳楚玉实力出乎了木罗的意料,所以他没有轻举妄动。隐约的,木罗有种现在的柳楚玉和朝凤已经不是水木两家能够抗衡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