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你也会不好意思?

作品:《独宠逆天狂妃

    一招!就简简单单的一招!枭只是单纯地将魂力覆盖在右手上,然后以绝对的速度一掌劈在了闪电虎的颈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闪电虎痛苦的哀嚎一声,整颗硕大的头颅就被切了下来。

    枭站在原地,淡淡的擦拭了一下根本就没有沾上血迹的右手。然后转过身,向着柳楚玉走去。

    柳楚玉早在闪电虎冲过来的时候就睁开了双眼,然后亲眼目睹了枭杀死闪电虎的一幕,看到枭走回来,面不有些复杂。

    “看来你一直都走在我的前面,虽然我一直在紧跟你的步伐,但似乎从来都没有跟上过。”

    枭看着柳楚玉有些黯然的眼神,不微微一笑,说道:“我和你不一样,你是从小就身体有问题,直到最近才开始修炼,实力当然不会和我从小就修炼的人一样啊,”

    “所以,不必自卑,你已经走在了我的前面,相信过不了多久,你会和我一样强,甚至比我还要强!”

    柳楚玉听到枭的解释,脸才好看起来。淡淡的瞥了一眼枭,语气淡然的说道:“那是自然!”

    说完就继续恢复起魂力来。

    枭摇摇头,没有说话。

    时间没过多久,柳楚玉就恢复过来。因为是全系灵根,所以柳楚玉恢复起来也比别的人速度快。

    “给!”枭从自身携带的戒指中取出一颗丹药,将之递给柳楚玉。

    柳楚玉接过丹药,没有犹豫,将之放入口中,瞬间丹药化作一股热,从口中到腹部,最后全部的药力都集中在了丹田,形成一个小小的气旋。

    柳楚玉微微有些惊讶,问道:“这是?”

    “一颗丹药而已,用来恢复魂力的。”枭没有过多的解释,简单的说明了丹药的况,就扯开了话题。

    “对了,之前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么。其实我是寻找的我师父过来的,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在 w森林见过他,想必我又被师傅他老人家晃点了。”

    说到这里,枭也不露出了苦笑。

    虽然柳楚玉直觉觉得那颗丹药应该不会像枭说的那样这么简单,因为能够使柳楚玉如此特殊的体质依旧能感受到绝对的效果的,肯定不会是简单的角,甚至这枚丹药的等级可能达到了灵丹的级别,

    但是枭扯出的话题,柳楚玉也是非常在意,所以柳楚玉就顺着枭的话头接了下去。“你师父最近现身的地方是 w森林么?”

    “没有,我是不曾亲眼看到,只是听人说这里最近有一个酒鬼在,我就想着是不是师父,照现在的况来看,应该不是师父。”

    枭脸上带着遗憾,声音低沉的说。

    柳楚玉同样是叹了口气,没有说话。老酒鬼,也就是枭的师父,对柳楚玉的帮助也很大,所以柳楚玉也是很想找到他。

    但现在的况却是连枭这个嫡传弟子也找不到他的踪迹,所以柳楚玉也只能暗自叹息。

    “没关系,奉天大陆又不是漫无边际,要找的人,迟早会有一天找到的。”柳楚玉见到枭兴致不高,当下声音便软了下来,轻声劝w道。

    < ='-:r'><r>r_('r1');</r></>

    “当然了!”枭也就只低沉了那么一小会儿,然后便恢复了原状,“有楚玉的帮助,我肯定会找到师傅的啊!”

    柳楚玉见状,白了枭一眼,然后问道:

    “你说你来这里是因为你师父,那又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身边一个人也没有?难道你来这里还有别的事么?”

    枭看了一眼柳楚玉,淡淡的笑着说:“没错,咱们的小楚玉就是聪明,我来这里的确是有别的事。”

    “不过么,一会再给你说这件事是什么。总之这件事是很刺激的事!”枭话锋一转,又吊起了柳楚玉的胃口。

    柳楚玉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枭的冷笑话。

    “别生气嘛,相信我,一会等到了地方你就会知道,这可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枭看着柳楚玉脸变冷,不由得陪着笑,说道。

    柳楚玉也没有理会枭,而是转过身,盘膝坐上一块岩石,静静地调息着自身的魂力。先前枭给的丹药效果很强,直到现在柳楚玉也没有完全将其吸收掉。

    丹药的药力如果不能完全吸收的话,沉积在身体对身体也不好,而且也会造成丹药药力的浪费,所以现在柳楚玉得赶紧将药力吸收掉。

    枭看着柳楚玉盘膝坐着的优雅背影,眼底闪过一丝宠溺与温柔。然后枭也走到岩石上,盘膝坐在柳楚玉身旁,闭上眼睛,吐纳着。

    过了一会,柳楚玉睁开了眼睛,看着枭突然说了一句:“你不会是这几天都在跟着我吧?”

    其实柳楚玉也只是随口一问,但是枭的脸有那么一瞬间的破裂,所以柳楚玉就知道了,说道:“你果然是在跟着我!那你说你来找你师傅是假的了?”

    “不是不是!我真的是来找师傅的。只不过我的确是知道你来 w森林的。”枭面对任何人都是完美的隐藏着自己的绪,但唯面对柳楚玉,才会和平时不一样。

    “其实,你最近的行动我是都知道的,b括你重建朝凤,与水木两家发生的冲突,甚至你加入到杀手工会的事,还有你那次暗杀沈力的事,还有你这次接受任务来 w森林寻药,这些事,我都知道。”

    随着枭说出的话,柳楚玉的脸很彩,但也有点窘迫。

    “原来这几天你都在监视我!”柳楚玉最后在枭说完话的时候,质问道。

    “这不是放心不下你么。不过也没有全程在保护你了。我也有时候会有点突发况要理,所以就只能离开了,否则你也不会受到伤害了!”

    枭有点遗憾和愧疚的说道。

    这倒让柳楚玉有些不好意了。原本枭是来保护她的,结果她不光不领,还把人家的好心质疑了一番,瞬间柳楚玉觉得自己很无耻。

    枭看到柳楚玉破天荒的微微红了脸,还不好意的别过了头,顿时有点惊讶的说道:“你还会不好意啊?真是罕见啊!”

    柳楚玉听到枭的调侃,无聊的撇了撇嘴,不想搭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