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迷幻

作品:《独宠逆天狂妃

    不多时,柳楚玉都不用集中注意力认真的听了,因为惨叫声此起彼伏,同时还伴随着大喝声,打斗声。

    柳楚玉脸一变,看着枭说道:“难道宫里还有别的东西?”

    “恩。”应了一声,枭带着柳楚玉加紧了行走的速度,同时解释道,“这个宫虽然可以困住大多数的人,但也只是一些不入的实力的人而已,对于实力强的人这个宫形同虚设,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为什么宫会有削弱魂力的作用,而且还是全方位的削弱。”

    枭向着柳楚玉解释道,柳楚玉听完枭的话,陷入了沉。按照枭的说法,也就是之前这个秘境开启的时候,宫是没有这些变化的,而此次开启,宫却有了很大的变化,所以此次的寻宝,过程中的危险也会变得大了很多。

    “不过,你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难道你以前来过?”柳楚玉考了一会,又反问道。

    “没有,这是我第一次来,只不过之前的一次开启,我师父来过。所以我才知道里面的一切构造。”枭看着前方的,没有回头,却是一一解释道,“只不过现在看来,这个秘境似乎是经历了不知道的变化,所以恐怕这里的部构造已经和师傅和我说的不一样了。”

    听完枭的解释,柳楚玉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光是我师傅,就连柳家等的大家族也会有着相关记载,因为这个秘境会不定时的开启,而且秘境开启的时候也会有征兆,所以每次的开启,我们都会以前至少一个月的时间知道。”

    柳楚玉没想到这个秘境居然是不定时的开启的,而且之前也开启过无数次,原本柳楚玉心里想的是这个秘境应该是第一次开启,而且类似的秘境也应该是只能开启一次的。

    而且柳楚玉更加没想到的是柳家也会有这样的记载,之前在柳家这么长时间,柳楚玉也没有在柳家的人口中得知这些事,看来在柳家,这种事也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

    “那现在怎么办?”柳楚玉对这个地方是完完全全的不清楚,不过即使现在这个地方有了变化,但好歹枭也是对这个地方或多或少的有着了解的,所以,柳楚玉下意识的询问枭的想法。

    “继续走吧!”枭看着柳楚玉笑着说,“怎么了?怕了?”

    “怕?你在说什么笑话!我怎么会怕?!”柳楚玉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脸上的表瞬间变的异常彩与丰富。

    枭看着小脸上表丰富的柳楚玉,不轻笑出声,说道:“没事,不用担心,还有我呢!”

    柳楚玉看着枭认真的脸,想要嘲笑的话语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只是暗自嘀咕道:“谁要你来保护了”

    枭看着柳楚玉低下去的头,揉了揉后者的秀发,待柳楚玉不满的抬起头,哈哈一笑,突然间豪气的说道:“走吧!即使有万般阻挠,也阻挡不住我们的步伐!”

    “这里我们是不是来过了?”柳楚玉皱着眉头问道。

    枭看着墙壁上留下的一个小小的印记,用手触摸了一下,然后肯定的说:“没有,这个印记不是我们留下的,肯定是有人搞鬼!”

    < ='-:r'><r>r_('r1');</r></>

    话说着,枭眼中急剧涌起一阵煞气。这个搞鬼的人心是真的太歹毒了,如果不是枭用的是自己的门方法做下的印记,恐怕此刻两人也已经认为这个地方是来过的了。

    柳楚玉见状也是心通透,明白了前因后果。只不过柳楚玉在得知这个宫有了变化之后心里一直弥漫着一层阴影,挥不去的阴影。

    所以,柳楚玉想了想,不确定的说道:“你说有没有可能是这个宫自己产生了神智?是它模仿我们的手法给我们制造阻拦?”

    枭听着柳楚玉的分析,脸上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变化,但心中却是心急速涌动,考着这件事的可能。

    “总之,不管是因为什么,我们还是先从这个地方出去再说,这里给我的感觉很不舒服。”柳楚玉在这个地方转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而之前听到的惨叫声现在也停止了,仿佛真是柳楚玉出现的幻觉而已。

    枭默默地点了点头,走在柳楚玉的前面,同时脚下的步伐更快了。柳楚玉紧紧跟在后面,可柳楚玉一直都有种感觉,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

    在柳楚玉两人走后,这个被伪造的印记,突然空间一阵扭曲,然后一个黑的身影出现在这里。

    黑影体型庞大,不像是人类。而且因为有着黑雾的原因,也看不清其面貌,只能看到两个灯笼似得的眼睛,散发着妖的红芒。

    柳楚玉在前方似有所感,猛地回过头,却什么也没看到。

    “是我想多了?”柳楚玉忍不住自言自语道。

    “怎么了?”枭听到了柳楚玉的自语,连忙回过头问道。

    “没事!”柳楚玉笑了笑,表很是轻松的说道。

    “看!出口!”就在枭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柳楚玉指着枭的背后说道,枭回过头,果然是宫的出口,连接着一个陌生的地方。

    两人连忙快步走出这个宫,这个地方真的是太过诡异了,以两人的实力,都不想在这里多待一分钟。

    走出宫,柳楚玉回过头,看着这个巨大的宫,心不感叹,这里真的是太诡异了,而之前那种被盯上的感觉在走出宫的时候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柳楚玉真是不苦笑,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太多?

    不过看枭的表现,应该是没有这种感觉,所以柳楚玉也就没有说出来。

    走出宫后,呈现在两人面前的是很多的岔口,有大有小,但无一例外的,就是所有的岔口都是隐藏在浓浓的黑雾中,看不清到底有多远,尽头在哪。

    “你选吧!咱们走哪。”枭看着无数的岔口,将选择权交给了柳楚玉。

    柳楚玉看到这些岔口也是有些头疼,天知道前世的她就有选择恐惧症,现在让柳楚玉在这么多的口中选出一条来,真是一个巨大的挑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