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蔷薇之约的低俗示爱

作品:《戏精每天都在作死

    一进门就有竹林泉水,氛围和配乐昏暗幽静。

    木墙上挂门了上镜的花花草草,简单时尚。

    并且邀请了日本主厨和甜品师长,食材也都是进口的。

    周围的环境哽咽还不错,性冷淡工业风,一些饶有个性的橱窗骄傲地呈现在职视野之下,不管你怎么看它,都有种我行我素的个性。

    整体的环境是比较幽暗的,日料店的装潢风格就是一股东瀛味儿。

    经理一边讲解:“这个地段,包括客流量,我们都有科学的计算,这个地方挺好,因为我对这里很有感情,我以前就主宰这里附近,而且小学都在这里附近。”

    据悉经理是日本某个顶尖大学的高材生,专修酒店经营这一方面——

    本市好多超级酒店都对他抛橄榄枝,他毫不犹豫地选中这一家日料。

    不知道帝君庭用了什么手段把人留住,经理很快就给出答案:“我很感谢大少给我这个机会,投资这家日料店,给我发挥管理的机会。”

    “蔷薇之约,意义非常深重,应该是为了等某个人吧——”

    “你说这家蔷薇之约日料店是帝君庭投资?”月倾颜收紧下颌:“所以这是你的产业?”

    该死,她就说,一年前帝都都没有什么日料店叫蔷薇之约这种恶俗的名字,原来是帝君庭新投资的资产。

    “你不是喜欢日料?”

    月倾颜噙着好笑:“我什么时候说过?”

    “你没亲口说过,但是我看到你朋友圈发过想吃日料的消息。”

    “我发个朋友圈感叹一下,你就砸钱开店?帝君庭,你钱多没地方花了吧?”

    帝君庭一副阔少好欠揍的模样。

    月倾颜咽下夸张表情:“那要是我发想吃甜点、想喝奶茶、想吃西餐、想玩大摆锤……你是不是都要把甜点屋、奶茶店、西餐厅、欢乐谷都盘下来?”

    帝君庭宠溺地凝视他,喉咙咳一声:“事实上,奶茶店、西餐厅、甜点屋、欢乐谷还有你喜欢的服装品牌……我都已经买下。”

    这股满满的霸道地主气息,偏态的宠溺味儿,她怎么这么开心呢?

    月倾颜才不承认被某人的无底线偏宠心动了,充斥着铜臭味儿的低俗示爱,她才不要这么肤浅。

    可心脏为什么不自控地狂跳?

    月倾颜恼羞成怒地打断:“怎么还没到?我好饿。”

    这个话题就此枪毙。

    雕刻着繁绘花纹的屏风,玄关柜上一个白陶瓶,种着一株铜钱草,生机而精致。

    砖墙块块沧桑感,朴实原木造型简单的灯具互相搭配。

    另一面墙挂画大量留白,寥寥两笔细致让人回味,为这一角落带来一丝禅意。

    不需要过多刻意的装饰,亚麻质感的浅色布艺沙发,手工编织的羊毛地毯,榻榻米上,两人席地而坐。

    少顷,食物上座,

    松叶蟹采用简单的烹饪方式,肉鲜甜。

    三文鱼据说是挪威原产地直送,三斤以上,看着都吃不完。

    不过味道细腻鲜美,富有弹性很爽口。

    ……

    每一种食物都让人口齿迷香,帝君庭将大财阀发挥到极致,满桌食物尝一口都饱了。

    他为她夹菜,她吃菜,他看她。

    第570章名贵的卡地亚手帕擦嘴

    月倾颜抬眸看他空空的盘子不解:“你不饿?”

    帝君庭长指伸来,名贵的卡地亚手帕擦拭她的嘴角。

    “古语有云,秀色可餐。”

    月倾颜:“……”

    帝君庭收回手,把尊贵帕子袖兜,看着她的眸色狼一样兴味儿:“古语有用,叫礼尚往来。”

    月倾颜被他盯得后脊背抽搐:“你想说什么?”

    “我喂了你。”

    “所以?”月倾颜佯装听不懂:“要我帮你叫人伺候你用餐?”

    帝君庭邪恶地坏笑:“你喂我啊!”

    “有手有脚,不能自己吃?”

    “挑了好多鱼,举得手酸。”

    月倾颜撩起阴测测的狞色:“既然手没用,不如砍了吧!”

    帝君庭:“……”

    “大病初愈,真不舒服……”

    月倾颜噎下脾气:“好吧,要吃什么,我帮你夹。”

    帝君庭瞬间绽开惊艳世俗的笑颜。

    狂狷的轮廓,帝王尊贵的男人,如画册中走出来一样俊美。

    店门外,华贵妇人不悦:“他出多少,我加倍,让我进去。”

    经理不断赔罪:“夫人,实在是本店今日全满,望您谅解。”

    “全满?”帝夫人望向分明是空荡的日料店,喉咙淬着郁结:“怎么,铂金卡也不管用?”

    从钱包掏出一张铂金卡,金灿灿地晃眼。

    经理擦了把额头的冷汗:“夫人,因为您没有提前预约,本店确实已经全满。”

    “胡说。”帝夫人身后的姑娘,趾高气扬地站出来:“里面分明没有一个客人,开着门做生意,居然不让客人进去,什么意思?”

    “……抱歉,夫人,下次一定为您预留一个雅间。”

    “道歉有用,要警察干嘛?”娇蛮的女人下重锤:“知道我们是谁吗?知道被你拦在外面的夫人是谁吗?”

    经理头疼,能来这里消费办得起铂金卡的客人,身份都不简单。

    经历也不想得罪贵宾,只是比起他们,里面的人更是得罪不起。

    孰轻孰重经理还是拎得清。

    “夫人,实在对不起,这次是本店考虑不周……”

    “四倍。”华丽的妇人开口。

    “啊?”经理一头雾水。

    “我出四倍的价钱,把里面的人赶走!”

    经理严肃地回绝:“抱歉,夫人。”

    “好啊,你竟敢拒绝我干妈?”

    “……”

    傲慢千金怒不可遏:“知道你面前的人是谁?”

    经理:“小姐的干妈。”

    傲慢千金:“……”

    脸阴沉,要爆炸了!

    “听过帝太子的大名?”

    经理点头:“知道。”这家店都是帝太子撤巨资开的——

    傲慢千金更耀武扬威的嘴脸:“擦亮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这位便是帝家唯一的夫人,帝君庭帝太子的母亲。”

    经理赶紧恭敬:“夫人好!”

    “知道了,还不请我们进去。”

    经理顽固地不放路:“本店已满,夫人等下次吧。”

    “你——”夏羽西气得暴跳如雷。

    扬手一巴掌要挥下,被帝夫人拦截。

    “算了!”帝夫人眯起精明,善解人意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仗势欺人,既然里面满了,我们换一家吧!”

    “干妈?”

    “我说换一家!”

    夏羽西霎那偃旗息鼓,不敢忤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