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等待中的煎熬(三)

作品:《白莲花开

    晚上,白莲自己打车去上课。

    白莲和张妈两人第一次联手,成功说服了秦朗在床上老老实实地躺着。与其说成功说服,倒不如说成功威胁,白莲说了,如果今晚秦朗执意要开车送她去上课,那她就罢课。

    今晚是英语老师的课,他让大家做一份模拟卷。

    最近,所有老师的复习模式基本都是一样的,刷题、讲评、再刷题……

    只是今晚,同学们在刷题的时候,有点心猿意马。因为,今天公布成绩的除了泱国美院外,大洲美院、溣大传媒也十二所院校也在下午3点公布了校考成绩。班上至少三分之二的学生牵涉其中。

    通常情况下,艺术生高考的专业分和文化分的比例是5:5、6:4、或者7:3,越专业的院校,艺术分占比越高,而且艺术分是敲门砖,如果某所院校的校考没通过,那意味着考生连这所院校的报考资格都没有!

    在各大院校公布成绩之际,谁还有心思刷题?

    有通过校考的同学,自然欢欣鼓舞,没通过校考的同学,不免唉声叹气,同时,又将希望寄托在下一所校考院校上。

    说到成绩,同学们又七嘴八舌议论起来,校考的各种趣闻轶事、各种遗憾、考试的得失与感悟,似乎随着成绩的公布,第一次找到了倾诉的出口。

    英语老师见怪不怪,他一改往日的不近人情的模样,今晚,他既没有强行让大家安静,也没有抽出时间讲评,而是将答案直接发给大家,让大家自己订正,他自己则主动退出教室,在走廊外的课桌椅上坐着,随时准备为前来询问的学生答疑解惑。

    贵小菲今晚出奇的安静,她既没有问白莲的成绩,也没有说自己的校考。

    倒是坐在后边的李沁然,见英语老师走出教室,立马偷偷猫过来,跟白莲后桌的小雨挤坐在一起,拿着笔头轻轻地敲了敲白莲的后背,小声问道:“小仙女,你泱美过了没有?”

    白莲转过身,难过地摇了摇头。

    “不会吧?连你都没通过?!”李沁然难以置信地叫道。

    白莲又点了点头。

    李沁然得知白莲没有通过泱美的校考,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泱美属北方院校,它的画风跟我们南方完全不同,我们南风画院培训的侧重点在龙中美院,你去考泱美,肯定很吃亏,而且,泱美考全身像,素描考6个小时,想想都很恐怖!所以,当时我果断放弃泱美。”

    李沁然果断放弃泱美?白莲咬了咬嘴唇,默默转回身子,心里暗暗发笑,当时,李沁然同学因为校考报不上名而窝在床上抹眼泪,最后,还是王梓汐的外卖拯救了她……

    李沁然的大嗓门,立即在班上掀起轩然大波,众多同学纷纷加入泱美校考的议论中。

    “听说原来22班的古木拿到了泱美的合格证,造型专业,第388名。”小雨说起古木,小脸写着满满的崇拜。

    “泱美的造型专业总共就招100人,而且是按专业排序录取,古木排名388,位列d圈,几乎没戏啦。”李沁然对于校考的录取规则,了然于心。

    “是啊,听说古木的文化课也不行,泱美的文化分切线蛮高的,从历年的切分看,文化分至少要上420分,而且,语、数、英都有限分,以古木的文化成绩看,他的专业纵使进入a圈,也是徒劳。”小雨的同桌万事通也加入议论的队伍。

    “别小看古木,听说他校考后就去状元学堂文补了,说不定到时候他的文化课成绩就上去了呢。”小雨继续为古木站队,在她眼里,能通过泱美校考的,绝对是她值得崇拜的偶像。她自己参加了6所综合性大学的美术校考,截止今日,有4所大学公布了校考成绩,她都没通过。

    “状元学堂也没那么神奇,去年,我们学校的小燕子,专业特别强,文补的时候也去了状元学堂,高考的时候,只考了299分,连本科切线分都没达到。”李沁然反驳道。

    李沁然本来也缠着她妈妈要上状元学堂,可她妈妈舍不得花那个钱,母女俩为此僵持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她妈妈给她找了几个反面的例子,她才死了心,其中一个实例,就是小燕子。

    “本科线摸不到,专业再好,然并卵!”万事通有点幸灾乐祸,小燕子的实例,让她更加确定,她留校学文化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小雨以前跟小燕子在学校同一社团呆过,对于小燕子的画功,她早就佩服得五体投地。听万事通这么说话,小雨有点不高兴,她立即反驳道:“也不能这么说,小燕子后来去意大利那不勒斯美术学院了,听说,那不勒斯美术学院在全世界的排名,比泱国美院和龙中美院都靠前呢。”

    “真的假的?200多分还能上世界名校?”边上另外一个同学也开始插话。

    “如今社会,只要有钱,一切都有可能!”万事通不痛不痒又冒出一句。

    小雨生气地瞪了万事通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人家那不勒斯美术学院拼的是专业,如果你专业不行,那你钱再多,也上不了!”

    “如果你腰包不鼓,专业再强,一样样走不出国门。”万事通不甘示弱。

    李沁然见小雨和万事通争得面红耳赤,也开始发表自己的高见。

    “腰包不鼓,别说走出国门,要走进美院的校门,也一样行不通。咱大泱国最烧钱的院校排行榜,第一名是泱国戏曲学院,排在第二位的就是泱国美术学院,听说一年下来的费用,少说也要十几万泱币。”

    “怪不得我们都考不上泱国美院,原来,我们都是好小孩,为父母省钱呢。”万事通抢先说道。

    周边的同学听闻,哈哈大笑。

    “反正学艺术都烧钱,其他美院虽然没列入烧钱院校三甲,但费用也不低,尤其是油画和动画专业……”

    李沁然对于学艺术烧钱的事最有体会,她的舍友余语的妈妈擅于记账,对余语集训每花的一分钱都记得清清楚楚,余语的妈妈还经常拿钱说事,说余语再不争气点考个好点的院校,对不起她砸下去的那些钱。

    李沁然见过余语妈记的账目,不看不知道,看了吓一跳!其实,李沁然花的钱,相比余语,只会多,不会少。都说学艺术烧钱,那学美术到底要烧钱到什么程度?带着这些问题,李沁然认真寻问了度娘……

    万事通接着李沁然的话说道:“所有的艺术院校在招生简章里都写明,本院校的费用较高,家庭经济条件不好的学生慎报。总之,一句话,没钱不要学艺术。”

    万事通的话音刚落,小雨就叫嚣开来:“万事通,你的话也太绝对了吧?什么叫没钱不要学艺术?咱班上的千姿月,家里不宽裕,但她不是学的好好的吗……”

    李沁然赶紧捂住小雨的嘴。

    可边上万事通的嘴,李沁然还是没有及时堵上,她说:“从高一到高二,千姿月的美术成绩在年段是数一数二的,那省联考的时候,千姿月才考了221分,而临时来学画的白莲却得了省状元?这就是经济实力的差别!因为,有钱的白莲去全国最好的美术培训机构—南风画院集训,而没钱的千姿月只能留在学校集训。”

    万事通的话一出,原本喧嚣的教室立即安静下来。

    人前不揭短,人后不责过。

    万事通怎么能在班上公然说千姿月家里穷呢?

    这是说话的大忌!

    而心直口快的万事通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但多数同学的目光还是集聚到千姿月的身上。

    千姿月坐在第三排第一桌,多数同学,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白莲回校这么久,还没跟千姿月好好说过话,一来她们都很忙,二来嘛,白莲和千姿月两人都相对内向,而且,白莲第六感直觉,千姿月有意躲着她,毕竟在南风画院,千姿月不光彩的事,白莲作为当事人之一,最清楚不过。

    千姿月的头发,已经长及肩膀了,随意散乱的头发,遮住了她大半张脸,从白莲的角度,看不到她的任何表情。

    白莲想等下课的时候,过去安慰安慰她。

    白莲正准备继续刷题时,千姿月的同桌惊惶失措站了起来,大声喊道:“啊!千姿月她……她要割、割脉了!”

    白莲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只见千姿月右手拿着一把小刀,压在左手腕的动脉上,只要稍稍用力,后果将不堪设想……

    英语老师闻讯后,也冲了进来,看到千姿月的架势,急忙阻止:“千姿月!把刀放下!”

    听到英语老师的叫喊,千姿月的手本能地用力了一点,血沿着刀口流了出来……

    班上围观的同学惊叫声一片!

    班长吴小勇急忙跑去报告班主任。

    英语老师也惊呆了,他屏着呼吸,轻声细语劝道:“千姿月,别做傻事!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做傻事……”

    白莲的心也提到嗓门眼儿。但她知道,围观的人越多,对千姿月越不利。她环视了一下周围的同学,说道:“你们都回自己的座位吧,让我跟她好好聊聊。”

    英语老师也示意大家抓紧离开。

    千姿月的同桌直接将她的座位让了出来。

    很快,千姿月的边上,只剩下英语老师、白莲和李沁然。

    白莲小心翼翼地在千姿月边上坐了下来,轻声叫唤:“小月月。”

    千姿月仍然低着头,两眼直直地看着左手腕上不停渗出来的血。

    “小月月,泱国美院下午公布成绩,我没有拿到合格证,心里难过极了,说真的,晚上来上课前,我还哭了一场!8个月的集训,我们,还有我们的家人的付出都无比艰辛,谁不想考个好成绩呢?”

    千姿月的肩膀抽搐了一下。

    看来,白莲猜对了!千姿月想不开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万事通说她家里穷,而是校考成绩不如意!

    找到症结,一切都好办!

    白莲轻轻地将千姿月散落在脸上的头发撩到耳边,继续说道:“泱国美院没过,不是还有其他美院吗?纵使我们这次上不了美院,以后,我们还可以通过考研、进修等途径,再上美院。条条道路通罗马,不是吗?”

    千姿月的眼泪,吧嗒吧嗒掉在手上、桌面上。

    “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今年,我们要在龙中美院相聚,虽然,龙中美院的校考成绩还没出来,但我们自己要有信心,对不对?”

    “是啊,小月月,小仙子说的对!我们自己要有信心!哪怕你真的想死,也要等到龙中美院的校考成绩出来后再死,万一考过了呢?要是你死了,却又占了一个录取名额,你就是到了阴曹地府,也会被几十万的美术生戳脊梁骨。”李沁然边说边轻轻拉开千姿月握刀的手。

    千姿月没有反抗。

    李沁然一把夺过千姿月手上的小刀,话锋骤变,骂道:“千姿月,你不作会死啊!多大的事值得你以命相抵?你死了,你妈怎么办?我看你是学画学傻了!全世界的人都可以选择死,你千姿月没有资格!”

    白莲狠狠地瞪了李沁然一眼,示意她不要火上浇油。可李沁然正在气头上呢,不让她把话说完,直接把那把小刀赏给她算了!

    “你妈妈从牙缝里省下钱供你学画,你打算回报你妈妈一具冰冷的尸体吗?你是不是认为,你没在南风画院集训,你妈妈对不起你?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妈妈对不起你了吗?如果你足够优秀,那你为什么不去争取南风画院的免费生啊?”

    “李沁然!你能不能少说两句?”白莲又瞪了李沁然一眼。

    李沁然根本没把白莲的话当回事,相反,她教训得更起劲了。

    “你羡慕白莲是不是?她家有钱,人又聪明,学什么是什么,这些光环,让人羡慕嫉妒恨。你知道现实中的白莲过得多辛苦吗?一个不曾拿过画笔的三无小白,高二期末才转为美术生,集训期间的苦,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白莲为何能后来者居上,你心里就没有个逼数吗?你看到白莲拿刀吓唬人了吗?”

    千姿月哭得更凶了。

    正在这时,何老师急匆匆地冲进教室,见千姿月已脱离危险,便站在讲台上,庄严地说道:“李沁然同学说得对,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也没有过不去的坎,同学们,最近是各专业校考成绩公布的密集期,请大家一定要放宽心,坦然面对自己成绩,不骄不躁,静下心来学文化课,备战两个月后的高考!专业校考已经过去,我们要着眼于未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