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暗中起杀心

作品:《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东方夜却冷笑道:“我……若不亲自动手,又如何能……能将西番这条大鱼引出来?”

云阳有些无奈,侧过身子将帕子放下,大咧咧地往身旁一坐,说道:“这东方胜果然是有些本事,人不在京城,手也能伸得这么长。”

他想借用东方谋的手除掉他家主子,与西临、西番之人共谋也就罢了,竟然还插手到他家主子的婚事上。甚至于,让西临国替换和亲公主,并且还在花朝身上下控魂术来对付他家主子。

“这……回可总算是遇上对手了!”唇角轻启,东方夜意味深长地轻言道,黯沉的眼中划过一抹辨不清意图的幽光。可这话中所言却不知道究竟指的是那五王东方胜还是西番之人。

“但主子却是输得彻底了。”云阳迎上他淡白无华的脸,翻个了白眼道。

虽然说这一次是两败俱伤,东方胜与西番人也没能捞着什么好处,但东方夜毕竟是受伤了。在他看来,没赢,不就意味着输了么!?

“没、输。”东方夜果断的开口,因身受重伤本就疲惫不堪,此时却淡淡一笑,眼角随之飘起一缕奇怪的情愫,低低柔柔地缓缓回答:“我……不是还赢……赢了一个娘子吗?”若非有东方胜在暗中推波助澜,他如今娶的应该就是真的西临国公主了吧。归根起来,他其实还是应该感谢东方胜呢!

云阳闻言,又翻着白眼哼了一哼:说到底,他家主子这么去快找东方胜拼命,最主要的还不是因为忍受不了有人借以控魂术伤了他家娘子么!哼哼!偏偏还为自己找个那么别扭的借口。

想了想,他又侧头,有些好奇的看着东方夜,问道:“看王妃的样子,似乎真的对自己中了控魂术毫不知情呢。不过,不是说控魂术是西临国的秘传之术,百无一失的么,为何会对王妃半点作用也没有?”他觉得奇怪,难道是他们家王妃太厉害了,根本不受控魂影响?!

本能地蹙眉抿唇,东方夜苍白无力的神情里居然渐渐有了一丝肃然,默不做声。

“主子……”云阳张了张嘴,还想继续说什么,东方夜正抬眉瞪他,“不是早……早跟你说过,在私底下,你只是我的师弟,而不是什么手下……”

这少年不过是他儿时救过一命,从此便一直跟随他左右,后来同一师门下学习,他学的剑术,他学的医术,学成之后,仍是未改初衷。

“好吧。师兄。”云阳双肩微耸,不由低声唤道。忽而间,他的眼神里饶有趣味地亮了起来,笑吟吟的问道:“师兄,您说王妃真的能帮你治伤吗?”

其实,东方夜的伤对他而言也不算是真有难度,适才不过是见花朝对东方夜甚为恼火,所以才把话说得重了一些。

东方夜微微喘息,嘴角却是浮现一丝傲然,“她说能,自然能。我的……娘子怎么会真的舍……舍得让我受苦呢!”

“是啊。看起来王妃的心里似是对您在意得很呐,您这一受伤,差点就要把人家吓哭了。”瞧着东方夜受了重伤还一脸嘚瑟的样儿,云阳棱了他一眼啧啧嘴,继而又出人意料地调侃道:“不过,想起王妃刚才那凶起来的模样就跟河东狮吼似的,啧啧,也亏您受得了。”

然而,待他忿忿说完,却并未听到东方夜的任何回应,他侧头望去,就见在人后一贯寒凉森冷的他此时笑若游丝,眼神深邃。

“师兄……”云阳担忧地轻轻皱起了眉头,略有失神地看着他的笑脸。

或许,恐怕连他家主子自己都还不知道此际他脸上那样的神情意味着什么,可是他刚刚却看得分明,那苍白的眉宇间分明沾染着一缕毫无察觉的沉溺。

“嗯?”东方夜浑然不知地看他,满眼探究的神情。

云阳精致的俊脸巴巴地皱起,轻轻地问:“师兄,您确定您如今还站在戏外吗?”

东方夜眉头一皱,冷冷问道:“你、你想说什么?”

稍作迟疑,云阳动了动嘴,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我怎么觉得您早就入戏了还不自知呢?”

看着他仍是一脸不解、沉默不语的样子。云阳只得暗自哀叹,换了一句直接明了的话,“您是不是对王妃动心了?”

——

半个时辰过后,花朝果然从外带着一株云阳从未听过的曼陀罗花赶了回来。

并不理会云阳眼里的好奇与讶异,她自顾自的将药剂工具准备好,然后将两个小厮遣了出去,只留云阳在房内帮忙。待房门重新关好后,她又转而至榻前,面有忧色看着东方夜,“可能还是会很疼,你要忍着点。”

他苍白的容颜上仍旧不见一丝红光,却眨着眼睛傻傻一笑,吃力的道:“有娘子在,小夜夜不怕。”

花朝应了一声,接着用白布掩住口鼻,麻利地将秀发尽数包入白布之中,讲究地净了手。封住东方夜的穴道,她持刀试探皮肤的反应,随即手法轻盈迅速地以小刀剖开东方夜的左胸伤处……

云阳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几乎连眼睛都未眨一下,整个过程中,这个小小的女子镇静沉稳得让他叹服。他暗叹了口气,心里说不出是震惊还是什么的,但不得不承认,她的手法丝毫不逊于他自己。

待到最后一步,好不容易将那枚暗器取了出来,花朝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一把扯下包着口鼻和黑发的白布,道:“缝合伤口的事情由你来做。”

“是。”云阳好不容易才从中回过神来,虽未多言,但看着花朝的眼神里明显有什么不同。

等包好伤口,喝完药,东方夜终是疲惫不堪地闭眼睡去。

而他这一睡,竟是两天一夜。

东方夜并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或许是几个时辰,也或许只是很短的时间,醒来的时候,窗外依旧是那黝黑无光的夜幕。

室内烛光摇弋,温暖柔和。

东方夜很是虚弱的睁开双眼,眼中除了女子小小朦胧的身影,再无其他人。他眨了眨眼,就看到——她趴在他身边,似乎睡着了。

东方夜侧头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任由视线越来越清晰的将那张瘦小的身形倒映在眼帘。

他微微勾起唇角,勉强抬起手,就当手指刚要去拂过她那张因熬夜而失去了平日光华的脸颊时,却攸地停滞了下来。

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云阳的话来——

“您是不是对王妃动心了?”

动心?动心?这怎么可以……

仿佛醍醐灌顶一般,他勉强扬起的笑意瞬间全然退去,转而幻化成诡异的平静与漠然。不仅如此,原本稍微恢复几分血色的脸,复又渐渐苍白无华,双唇紧紧抿起,一双瞳孔黯淡地收紧,瞬间冰封所有的情绪。

最初听到东祈皇让人去西临国为他求亲时,他就没想过真的把一个女人留在自己身边,只是不料,最终会替换成她。

他知道这都是东方胜与西临国一些人推波助澜的,他也知道花朝在迎亲的途中就被人施了西临秘术。所以劫亲之时他就想过要直接杀了她。

谁知,他又因一时兴趣,将她留了下来。他倒想看看,东方胜选中的这颗棋子,是不是真的那么好用。

可是,他的感觉似乎就在花朝进九王府的那一刻起,就逐渐发生了变化,渐渐偏离了轨道。她的每一次举动,都让他大感意外,对她的好奇心也愈来愈重,兴趣也越来越浓,甚至不知不觉间,早已经违背了一开始的初衷。

他明明早就下定决心,等到对她的新奇感消失,他就会亲手杀了她的。可从什么时候起,这股决心就变了呢?

动心?绝对不可以!

他东方夜怎么会容许这么一个例外、甚至日后还有可能会成为他弱点的出现呢,这种存在,绝对不能留。他的心只能是他自己的,谁也不能操控!

既然她对他的影响已经无法忽略,那么,就只能选择让她迅速消失了……

“杀了她!”东方夜很缓慢的眯起眼,脑海中似听见一道冷彻心扉的命令声缓缓滑过他的心间,杀心暗起。

掌心随即不然而然的凝成了一道浑厚的气体,他缓缓扬起手来,直接朝花朝的天灵盖袭击而去……

------题外话------

(_)哈哈~我发现今天这章内容,断得实在太是地方了……

——————————————————————————

后来,东方夜想起西临国控魂术一事时,依旧满心疑惑。

“不是说有人在和亲的途中对娘子施了西临秘术么?为何会对娘子毫无影响呢?”东方夜眼巴巴的望着花朝,一脸好奇地问道。

花朝颇为不屑地哼了一声,“什么秘术,不过就是一种低级的催眠术罢了。我连兽和人都能驾驭,还会怕这么小小的催眠术么,切……”

“娘子不愧是小夜夜的娘子,就是厉害!”吧唧一声,东方夜狠狠地、非常傲娇的猛亲了她一下。
本章已完成! 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最新章节第五十八章 暗中起杀心,网址:http://www.963k.com/141/141824/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