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花朝皇宫当众露诡异(一更)

作品:《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待到一群人散退之后,花朝与东方夜便也没有了再继续用膳的兴致,两个人索性打道回府。

一路上东方夜始终没再吭声,花朝看着他板着的俊脸,不由好笑的问道:“怎么又不高兴了,是谁惹着你了?”

东方夜撅着嘴,闷闷不乐的顺口就回道:“当然就是娘子你啊!”

“嗯?”花朝眨了眨眼睛,不解的看着他,面色有些迷糊。她刚刚似乎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吧?汗,她都有些跟不上这家伙变脸的节奏了。

东方夜忽然停下步子,故意埋怨道:“娘子竟然对一个外人那么好?”

原来这也是罪过!?花朝满脸黑线,无奈的叹了口气,不理会他的胡闹,笑着道:“难道我对你就不好吗?”

东方夜想了想,眨了眨幽亮的眼睛,低声道:“好……是好。不过,看着娘子对其他人也这么好,小夜夜心里很不舒服。”他浓密的眉毛拧做一团,小小声的嘟了嘟嘴。

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他好像变得越来越霸道了呐,而且对象似乎只有娘子呢,看着那些另她不自觉的发出善心以及笑脸的人,他就格外的讨厌,非常的讨厌,讨厌到真想要那些人直接消失掉。

花朝怔了怔,静静的看着他自刚刚便一直微微锁眉的俊逸脸庞上,正露出着无比真实的情绪,突然间笑出声来,有些揶揄道:“东方夜,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吃醋?”东方夜似明显的愣了愣,睁大眼睛,可眉头却越来越紧锁,“那是什么东西?小夜夜才没有呢!”

是醋意么?

原来这就是对自己十分在意的人时才会产生的嫉妒心与忌恨心理呀。他对他家娘子的感觉似乎在不知不觉间又提高了一个层次了呢……

他嘴上不自觉地反驳着,却在下一瞬便看见她了然的笑意,顿时懊恼得撇开脸,心虚得不敢看她。

明明就是吃醋了呐!花朝看着他一副完全不打算承认的样子,撇了撇嘴,只得开口解释道:“我刚刚出面帮个那少年,只是因为觉得他的来历可能很不简单,日后或许我们还会打上照面,仅此而已。”

“哦,是这样啊?”东方夜明白了的点点头,眼神又清亮了起来,心里面的那点介怀似乎也跟着这话消散而去。他扬着头望着花朝,微微有些得意的说道。“小夜夜知道他是什么人,不过小夜夜是绝不会告诉娘子的。”

吓!花朝噎了噎。

“东方夜,你给我记着。”她狠狠的瞪着他,气得想掐他一把,但见了他好不容易才放松的脸色,又万分不忍地忍下这个念头。

“嘿嘿。”东方夜见此越发得意的乐了起来,笑得也很真实,然后又抱着她腻了上去。

而就在花朝看不见得角度,他眼里却闪过了一抹幽光。

呵,原来竟是西番人么!?

两个人回到九王府,管家庄严正在门口等候,见了他们的身影,立马迎了上来,颔首说道:“王爷、王妃,刚才皇上身边的刘公公前来传旨,皇上让二位明日入宫参加宫宴。”

“哦。”花朝兴趣缺缺地应了一声,嘴里却是好奇的问道:“明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算起来,他们又有好些日子没有进宫了呢。

庄严恭敬地回道:“原来半个月前的宫宴因为五王爷身体不便而推迟了下来,听说这一回是因为西番的使者于昨日已经入京,所以皇上这才决定明日再举行宫宴。”

“原来是这样。”花朝双眼微眯,一脸了然。

她记得上一次入宫的时候,便听说了西番王世子遭人劫持,西番王恳请东祈皇下旨招他们入京寻人的事情,可没想到他们的人这么快就到了。

可想着这段时间以来几乎桩桩事情都与西番人有牵扯,她的神色便不自觉的凝重了起来,如今西番之人已公然入京,这京城内又不知道会引起怎样的波澜呢。

……

次日,宫宴。

花朝与东方夜一早便坐着马车入宫了。就在两人刚经过御花园的时候,却见到东祈皇身边的御用太监刘公公找了上来,他朝着两人拜道:“奴才见过九王爷、九王妃。”

“刘公公不必多礼。”花朝摆了摆手,然后问道:“公公亲自找来,可是有什么事情么?”

“皇上想见九王爷。”刘公公垂首恭敬的回道。

花朝与东方夜相视一眼。东方夜瘪瘪嘴,不满的嘟囔道:“你在前面带路,我和娘子一起去。”

“九王爷,皇上是想单独见您呢。”刘公公看着面前两人牵在一起的手,又补充了一句。

花朝微微蹙起了眉头,眼神里有一闪而过的不解。东祈皇这是什么意思,这宫宴马上就要开始了,为什么又要在这个时候单独见东方夜呢?

“那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就是了。”她想了想,最终对东方夜说道。东方夜瞥见她眼底里的安抚,这才有些不太乐意的点头答应。

他眨了眨眼,一脸不舍的说道:“娘子可不要到处乱跑哦,小夜夜很快就会回来找娘子的。”

“嗯。”花朝点着头应了一声,然后就看着刘公公领着东方夜前往御书房的方向走了。

而东方夜这一走,花朝顿时觉得无聊了。这皇宫对她而言虽算不上太陌生,但却也不是什么有趣的地方。

她百无聊赖的站在御花园内的一处花圃旁,将头靠在石阶旁的栏杆上,目光随意一扫,看到不远处那池塘内的东西时,眼前亮了亮。想不到这个时候还能在宫里内看到睡莲。

她双手环抱于胸前,怔怔的望得有些出神,直到一管低柔雅致的声音蓦地在耳边响起:“九弟妹。”

花朝闻声侧过看去,在身前看见了一抹熟悉的浅蓝色身影,瞬间扬起一脸温软的笑意。原来是六王东方谦。她出声唤道:“六哥。”

“九弟妹为何一个人在这里,小九呢?他去哪里了?”东方谦微微一笑,不由奇怪的问道,话语一如既往地温柔。

任谁都知道,自花朝与东方夜成亲以来,两人的感情便好得跟连体婴似的,整日里孟不离焦、焦不离孟。可这会儿,却竟然只有花朝一个人站在御花园内。

花朝缓缓回道:“听说父皇想见他,所以刚跟着公公走了。”

东方谦听着,忍不住蹙了蹙眉,柔和的双眼里闪过一丝深邃。

花朝并未注意,想着之前东方夜受伤的事情,她还没有正式向东方谦道谢呢。于是当下她倾了倾身,一脸诚恳的对着东方谦说道:“上一次的事情还得多谢六哥连夜告知于我,这才没酿出更严重的后果来。”

东方谦默了默,似乎这才想起花朝指的是什么事情。

他摇了摇头,温和的脸上是一腔柔软心意,轻轻缓缓地说道:“九弟妹不必跟我见外,这世上,能让我重视的人,也只有小九而已。”

顿了顿,他随即又问道,眉头不自觉地拧起:“小九身上的伤,现在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吧?”

花朝吟吟笑着,答道:“嗯,六哥放心,他的伤口早在几天前便已经痊愈了。”

东方谦又渐渐笑了起来,眉头舒展,终于呵出一口气来,柔声道:“好,他没事就好。”

待到不安的心终于落下,他才又正色问道:“小九可有告诉九弟妹,他上次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受伤的么?”

“这……”花朝略微踌躇,这事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虽然说她明显的感觉到东方谦对东方夜并没什么恶意,但东方夜却杀害东方胜这可并不是什么一般的小事情,若是传了出去,只怕东方夜这弑兄的罪名可就怎么都洗刷不掉了。

东方谦见她面色有些为难,脸上却笑意柔和地说道:“九弟妹既然不方便说,那就算了。只要小九平安无事就好。”

花朝顺从地点头,转而说道:“其实我也只是从他身边的小厮口中盘问出了一点消息,但事情的真相如何,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东方谦低不可闻地叹息一声,笑着无奈地说:“小九如今看起来虽然还像是个孩子,但性子上却偶尔阴晴不定,让人难以捉摸。难得小九如此喜欢九弟妹,还望九弟妹能多花些精力与他好好相处。”

花朝面上和暖地笑了起来,“嗯。我明白的。”这话说得确实是对极了,东方夜这家伙可不就是阴晴不定、难以捉摸么?

东方谦沉思良久,终于重新凝神认真看她,浅浅地笑了起来,轻轻说道:“父皇极有可能是知道小九受伤的事情,所以才找他了解情况去了。我现在便御书房去看看,九弟妹尽管放宽心在这里稍作等候便是。”

花朝浅浅一笑,点头应道:“好,有劳六哥了。”

说罢,那一袭淡蓝色华服的清朗男子含笑微微颔首,旋身缓缓离去。

然而,就在东方谦前脚刚走没多久,却又有另外一个男子靠了近来。

“那花很好看么?”

忽然听到身侧传来一道陌生的男子嗓音,花朝微微一惊,不禁抬头寻视,就看见了一侧伫立着的高大挺拔的男子身影。他一身华丽精致的紫色华服,面容亦是俊逸不凡,与东方夜的光洁白皙不同,他高大强壮,肌肤黝黑结实。与东方谦的温软谦和不同,他是肃然刚硬,挺拔有力。

久久未听到身旁女子的回复声,那男子便又淡淡地问了一遍:“花好看么?”

花朝收回惊愕的目光,光看此人的模样,此际即使不用细想,她也大概能猜得出是谁了。于是,她转过身,眉眼淡淡地回道:“是啊,还不错呢。”

男子低笑一声,一般锐利的双眸熠熠生光,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不放。好半晌,他才不紧不慢地问道:“我与小姐是否在哪里见过?”

花朝略微一愣,好一会儿,才嗤笑一声,斜斜地睨着他,故意带着点讽刺:“五王爷的搭讪方式还真是特别。”

呵,瞧着他这特有的身形以及穿着专属皇室绣纹的锦衣,不是五王东方胜还能有谁?她现在似乎有些明白东祈皇为什么会专门挑选东方胜为兵马大元帅了,因为他看起来似乎天生就是个将才呢。

被识破的东方胜却丝毫不以为意,仍是细细看着她,神色深邃,问道:“你认识本王?”

花朝轻轻一笑,别有深意的说道:“我不过是猜想的罢了,试问一下在这宫里能长得像王爷这般英明伟岸的人有几个?”

东方胜看着她,眼中笑意更甚,却愈加严肃:“好一张巧嘴。”

花朝仍是专注于望着眼前的睡莲,嘴里径自冷笑着反问道:“难道五王爷不这么觉得吗?”好吧,看来她果然是深受东方夜的影响呢,这么面对于此人竟然都生不出半点好感来。

东方胜敛了敛眉,却不再和她打趣,认真地重复一遍,声音醇厚:“本王与小姐此前当真没有见过?”他怎么就觉得她很是面熟呢?不是面貌,而是身影……所以才会让他意外的想着移步上前来一谈究竟。

花朝侧头瞥他一眼,挑了挑眉,淡淡答道:“我不知道五王爷究竟是什么意思。但至少在我看来,今日的确算得上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东方胜眉头一皱,正经之下的面色越发显得肃穆。

就在这个时候,一抹女子清脆的娇笑声忽然在御花园内清晰的响了起来,接着就看见两个身着华服的纤柔女子身影落入他们的视线。

其中一个看起来双十年华,身着一袭淡紫色衣裙,衣袖绣着展翅欲飞的蝴蝶,外披一层白色轻纱,面貌华美艳丽,肤若凝脂、柳叶弯眉、举手投足间更是充满了万种风情!

另一个瞧着年纪似要比她小个四五岁,身着一袭贴身的男子改良版的锦衣,相似的五官却透露着一丝难得的英气。看来,这二人应该是一对姐妹花。

她们缓缓走上前来,恭敬的对着东方胜微微福身行礼,年岁稍大的那位女子清脆甜美的说道:“臣女见过五王爷。”小的那个则是笑得颇有些骄纵的叫唤道:“臣女见过王爷姐夫。”

“妹妹……”一听得这有些打趣意味的称呼,年岁稍大的那位女子便顿时红着脸瞪了她一眼。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间风情万种,就如她此刻,偏偏只是偷偷笑望着东方胜,便已是杏眼含情,粉颊带嗔。

可东方胜却偏偏似没看到一般,只是淡淡的挥手道:“两位姬小姐请起。”

而听着他这口中的姓氏,花朝这才恍然过来,心里已大致的猜出了这两位女子的身份。早在之前,她便听说东方胜与当朝大将军府的嫡女有婚约,想来应该就是眼前的这位身着淡紫色衣裙的女子了。能娶到这么一位娇滴滴的美人,东方胜果然好福气!

身侧女子的响音咋咋呼呼的,花朝有些不耐的蹙起了眉头,她原本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待一会儿,现在招来这么多人,看来是该重新换一个位置了。

就当她准备要转身离开之时,一道娇喝声在背后响起,质问的语气中隐隐透着一抹不善之意:“这位是哪家的小姐,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花朝回过头来,冷眼睨着那位刚才出口的、年纪更小的将军府二小姐姬菲,唇角浮起了一丝讥诮,冷笑道:“我似乎没必要告诉你吧!”

她自前来东祈国和亲,便鲜少在公众视线露过脸,除了后宫的那些女人之外,其他人大多只是听过她的名衔,却未见过她的本人,所以这会儿有人认不出她来,也并不见奇怪。

“你——”姬菲噎住,脸色有些难看起来,一面紧紧地打量着花朝,一面怀疑道:“本小姐怎么觉得你有些面熟呢?”

花朝不理会她,唇角染起一丝冷笑,也不做声。

怎么会不面熟呢?她们半个月前可是还见过面呐。从这两女子刚一出现,她便已经认出姬菲来了——这可不就是那日在城中街道驾着马、横冲直撞的骄横女将士么?

花朝心里刚这么想着,姬菲却似乎也已经记起了什么。她凝着眉,毫不客气的直指着花朝嚷道:“本小姐想起你是谁了,原来是你这个女人啊!”

花朝无奈摇头,实在不想与这种骄纵之人过多纠缠,抬脚走了不过两步。姬菲却奔了过来,已经拦在她身前,冷然喝道:“你站住!本小姐话还未说完,你竟然就想走!?”

花朝嗤笑一声,冷冷地说道:“这里是皇宫,可不是你将军府大院,走与不走,都我的自由与权力,姬小姐你还无权干涉!”

姬菲被她这言语气得怒不可遏,满脸铁青,正待发作,一旁缄默了半晌的将军府嫡小姐姬烟立马上前劝道:“妹妹,不可以对这位小姐如此无理。”

姬菲不为所动,看着花朝的目光中转而轻蔑而不屑,重重哼了一声,道:“本小姐警告你,你最好别起什么坏心眼,有些人可不是你这种女的就能随便肖想的!”

“姬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花朝不由地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出声质问。她是肖想谁了?

姬菲半是嘲弄半是冷哼地嗤笑了一声,满是讥讽之意直指她道:“像你这样的女r,本小姐可是见多了。面上装作一副正义无知的样子,背后其实还不是伺机的下之人。本小姐好心告诉你吧,我姐姐才是五王府的准王妃,你最好别……”

姬烟原本并不打算阻止,可见着东方胜的脸色因着妹妹的口无遮拦而隐隐发沉,她只得趁机迅速捂住了她的嘴。

“姐姐干嘛不让我说……”姬菲用力掰开姬烟的手,恨恨的一跺脚。

姬烟犹自拽着她,小声地示意道:“不要再说了,五王爷可还在这里呢。”

姬菲顿时回过神来,偷偷瞥了一旁的东方胜一眼,却见他似面有不悦般的冷着脸,她这才闭上叫嚷的嘴巴。

姬烟面色稍霁,然后转身过对着花朝仪态万千地微福,话音轻柔:“都是小妹年幼无状,刚才多有得罪,姬烟在此替她向这位小姐赔礼道歉。”

花朝却视若无睹般,甩了甩衣袖。

她一早就看出了姬烟的纵容之意,这下又见她故作模样、毫无诚意的道歉,只得冷笑数声。对于姬菲刚刚指责她东方胜,为她冠上这莫须有的罪名,她更是觉得无语至极。

还真以为捡个锣盖就是宝了,像东方胜这种四肢发达的男人完全不是她的菜,好吧!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姐妹二人,那包含讥诮的眼神,似乎是很想用嗤之以鼻来表达对她的不屑,唇边的冷笑继而突然绽开道:“姬小姐这声道歉就算了吧,我还真是不敢接受。比起姬小姐的眼光,我还是更欣赏我家夫君的出尘脱俗,噢!你们应该还不知道本人早就已经成亲了吧,差点就忘了告诉你们一声,我夫君也正好姓东方呢!”

说到这里,她似看到御花园的入口处现出了一抹再熟悉不过的颀长身影。就在这道影子出现在另外三人眼底时,她忽地就笑了起来,道:“喏,他已经来了。”

------题外话------

(╯□╰)怕今日更文的时间会太晚,所以先发一半,还有另一半字数晚上更。
本章已完成! 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最新章节第一章 花朝皇宫当众露诡异(一更),网址:http://www.963k.com/141/14182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