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隐藏的秘密被揭破

作品:《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听着这丝毫不容置疑的口吻,几道黑影面面相觑,瞬间便又隐于暗中。

穆彧却以极慢的速度微微眯起眼,低低的笑了出来。眼光徐徐扫过眼前女子的脸,那一刹那,他的眸光竟是比星火还要刺目。

“小野猫终于舍得现出真身了?”他说这话时的样子实在太过高深莫测,也不知究竟是讪笑还是嘲弄,就连语音中也带着一股子怪异的味道。

原来一个人真的可以在眨眼之间变幻出两种不同的样子来,虽然会让人觉得有些诡异,却也是十分有趣的不是么?至少在他看来是非常非常非常的有意思呐!

“想不到上次竟然只是伤了一条走狗!”花阴挑起凌厉的眉尖,目光像是针一般,侧首细细地打量着他,冰冷的双眸里却刹那涌上了尖锐的杀气。

听及这话,穆彧的眉眼冷凝了起来,话语中虽带着笑意,眼里却分明闪烁着冰冷的寒光。“小野猫就这么想要本少死?”

“那是你该死!”她答得言辞简明,但也毫无疑问的冰冷无情。

“哈哈……”穆彧却忽地意外低笑出声,笑得慵懒而邪气,话也说得意味不明:“本少就喜欢你这种心狠的籹人!”

花阴冷冷一睨,毫不留情的回道:“可我却很不喜欢你这种藏头露尾、装腔作势的娚人!”

穆彧闻言也不在意,仍是低低地笑着,而后才漫不经心的问道:“小野猫不把你的伙伴一起招出来么?”

花阴冷冷地道来,“要杀你,我一个就够了!”声音坚定,仿似掷地有声。

“很好!”那一袭黑衣着深的神秘男子负手而立,细长的黑眸很快便又恢复了最初的平静无波。

“本少也正想领教一下敢把这话说得如此狂妄的钕人究竟是如何的邪乎。”他饶有兴趣的说着。

“你很快就会看到的!”淡淡的声音从唇缝中挤出,她那一双漆黑冰冷地眸子顿时便射出两道寒光。

夜幕中,月影朦胧,花树摇曳。

只是顷刻之间,两人便交上了手。

浓郁的杀气氤氲在蓝黑的上空,四周寒光四起。

两条身影矫若游龙,乍起乍落,在如墨的夜色里翩然起伏。一个强势出击,招招俱是致命;一个躲闪还击,直指对方要害。

“小野猫果然没让本少失望!”见着那抹瘦小的身影正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朝他袭来,穆彧腾挪躲闪之余,还不忘语出调侃。

“你也不算太差!”花阴冷冷笑一声,一脸的冷漠,眼眸一扫,当下便不由分说地挥掌再次袭了过去。

由于她的攻势实在太过凛冽,一招一式都带着十足的杀气,穆彧只能选择躲闪退让,直到身后已退路可退,他才倾力回击,杀意随之弥漫,直击要害。

可花阴却是乘风凌虚般避开了他所有的攻击。力道顺势而去,她忽地做了个虚招,摆脱了牵制,然后纵身一跃,闪至穆彧的身后。

穆彧揉身回防,可惜动作却始终是慢了半拍,眼前一道寒冽的掌力划过,他反射性的合击双手阻挡,岂料花阴此击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伤他,而是……他脸上蒙着的那块黑布。

穆彧很快便察觉上当,刚要撤回抵挡的双手,面上的黑布就已经被扯落一角,随即露出一张完美的侧脸来。

他猛然回击,迅速将黑布重新裹上。可就在这短短的一秒钟内,花阴狠辣的招式却又向他的面门挥了过来。眼见避之不及,他猛地提气侧身,堪堪避过,那一掌打在他的肩上,似是听到骨骼作响的声音。

喉间霎时涌起一股血腥味,他二话不说的咽了下去,对打之余,一面将身上的暗器全都掷了出来。

就在花阴退身闪避的一刻,他立马趁机一跃而起,朝另一处飞身即去。几个轻盈的起落之后,偏如惊鸿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

人影虽已远去,那暗哑低沉的声音却仍是弥留在耳际。他说:“今日便到此为止吧,小野猫,本少还会再来找你的!”

花阴收势飘落,自街头站定,目光扫过那已消失的无影无踪的身影时,微微眯起的眼角划出些微的冷厉,寒凛冰冷的眼眸在黑暗中更显得犀利如剑。

刚刚这人究竟是穆彧本人,还是,又是另外一个影子,为何他的侧脸看起来会与某个人如此的相像?!

——

待到花阴只身赶到驿馆之时,东方夜已正巧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见花朝前来找寻他的身影,东方夜一时间欣喜若狂,可是感觉到她身上流窜着的诡谲气息,他怔愣了下来,终于迟疑着,小心翼翼地唤道:“娘子……”

花阴面无表情的瞥了他一眼,不带一丝情绪,只是冷冷淡淡的问道:“玩够了么?玩够了的话就回府吧。”

“好。”东方夜乖乖地点了点头。花阴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蹙了蹙眉。随即便见她不经意的背过脸去,转身要走。

东方夜凝着声,望着她的背影时,眼中闪过一丝难以琢磨的复杂神色,垂眼掩住眼底的漩涡,他将自己的一切都隐藏在谁也看不见的阴影之中。

抬脚走了上去,他紧紧的跟在花阴身侧,随她融入到愈渐黑暗的夜色之中。

清风徐徐。

夜色更深。

没有灯火,只有头顶淡淡地星光。

身侧女子的衣角上下翻飞,人却不紧不慢地走在前方,一直不说话。东方夜还未摸透情况,也就随她沉默地走着。

直到离王府只隔了一条街,他终是忍不住开了口,一边打量着她,一边问道,“娘子刚才是特意去驿馆找小夜夜的吗?”

花阴也不做声,仍沉默地继续走路。

东方夜看了很久,幽黑的双眸里瞳色更加深沉,却瞧不出什么波动,他复又抬头看她,小小声的问道:“娘子是不是还在生小夜夜的气呢?”

花朝依旧没有回答,一脸漠然不动的平静。

东方夜泄气一般的呼了口气,想了想,他忽然伸出手去轻轻抓起她的小手,握在手掌之间,并且紧紧扣住。

花阴似乎还是不太习惯他动不动就扣上她的手,表情身形都有些僵硬,低眉冷冷的命令道:“放手!”

“不放!”东方夜想也不想地一口回绝了她,话音坚定果断。

“放手!”

“就是不放!”

花阴平静无波的黑眸陡然一眯,拧着眉冷声开口:“东方夜,你这是想找死吗?”声音没有提高半阶,却莫名地让人不寒而栗。

可东方夜不但不惧,还朝她微微一咧嘴,赖皮似的嘻嘻笑道:“只要娘子别不理小夜夜,要打要骂小夜夜都受着。”

花阴仍在挣扎,睨望着他的眼底里闪过刹那的寒光,但很快又恢复到无波无澜。

东方夜笑了起来,眼角弯成一道漂亮的弧度,深深看着她不甘的小脸,那里有着渐渐挣扎渐渐妥协的表情。

“娘子放心吧,其实小夜夜刚刚并没有去教训舒玉末这个臭小子呢,只是去给他送伤药了。”他边走边说,鼓着明亮的双眼,眼神里分明写着“看吧,我今天很乖呢”。

花阴并不理会,面色却缓解了几分。

临近王府,里面黄色的灯火透射出来。淡淡的光线投在东方夜的侧脸上,将他衬得面如皎月。

花阴无意间扫视过去,视线便不经意的落在了他的侧脸上。

不知过了多久,东方夜转头看她,却见她原本微寒的脸此际异常的森冷。他不解地望着她紧紧盯着自己看的眼神,其内正透出了几许从未有过的深重寒气,冰冷刺骨。

他愣了愣,有点无措地问她:“娘子怎么了,这么看着小夜夜?”

花阴不回答,不着痕迹地一甩手奋力挣脱开他的手掌,然后,大步朝王府内走去,幽冷凌厉的命令声也随即在府里响起:“从此刻起,谁也不准靠近寝房半步!”

“娘子……”东方夜在身后开口唤她,眼神里明了又暗,暗了又明。他站在庭院里发呆,只觉得胸口被一种未知名的东西堵住了,像是一团丝凌乱地交错着,眼中便就浮起一丝难以解读的复杂恍惚。

好半晌,他才挥手将暗中的影卫招了出来,脸色瞬息冷去,冷冷道:“把今晚发生的事情给本王一字不漏的说出来……!”

——

室内。

一道小小的白色身影正纹丝不动的坐在榻上,双眸里原先的冰冷寒冽此际已恢复至一贯的清淡,冷厉慑人的戾气也早已褪去。一袭白衣似被镀上了一层光辉,她身上温暖而澄净的气息微微浮动。她是——花朝。

宁静的空气里,似乎一切都没变,又似乎一切都有所不同。

她咬紧秀气的红唇,扫视屋内的景象,神色里是诡异的平静,黑眸深得一望无际,却又有几分茫然。

原来很多事情并不是一味地想逃避就能逃避得了的呢,尽管在此时看来,是如此荒谬可笑的事情!她的唇边浮起一丝苦涩的笑意,浅淡的脸和那双漆黑的眸子渐渐浮现出的一丝黯然。

一双小巧的手,紧抓着被褥,其上有几道深刻的抓痕,显然是心中深深纠结、挣扎过后留下的印记。

良久,她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眉心紧蹙,神色里终于有正然面对的决心。

凝神屏息,她在内心底里一字一字缓缓问道:“我的体内是不是还有一个,你?”
本章已完成! 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最新章节第五章 隐藏的秘密被揭破,网址:http://www.963k.com/141/141824/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