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花朝的怀疑

作品:《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于熙熙攘攘的街口,花朝百无聊赖地坐在路边的一处石阶上,目光呆滞。

她这样坐了多久?已经记不得了。只是站起的时候,双膝以下酥麻无力,差点跌到,攀着石阶旁的栏杆,她满腹郁结。

离开?为什么如此简单的两个字,此刻对她来说是那么的艰难呢?她明明从一开始就决定了要走的呀,现在竟然会生出这般不舍的感觉来。

不舍?是究竟不舍得那座带给她温馨安逸、有家的感觉的府邸,还是不舍得某个时常带给她欢声笑语、嬉笑怒骂的娚人?

应该是后者占据的成分较多吧!?花朝咬着红唇,下意识地揪住胸前的衣裳。其实花阴的话一点都没错,她早早就踩到了那根底线,只是从来不愿意承认而已。这样莫名的坚持,除了有情,还会是为了什么?她自嘲地笑了,她果然还是他们家族中最另类的异类呐。

是有情,所以才会有这样强烈的郁结,正是因此,如今也才会生出那样浓烈的不舍。然而究竟有没有到认真爱上的地步呢?她一时想不明白,依旧十分茫然的站在石阶处发呆。

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道水墨色衣颀长的身影,那个人伸出手去,在她眼前轻轻晃动,叫嚷道:“喂,你这个女人怎么一个人呆在这里?东方夜那个家伙呢,他为何没有陪你?”

花朝终于回过神来,这才看清了眼前的人竟然是舒玉末。她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你没事吧?”舒玉末有些担心,静静看着她略微黯淡的小脸,有些不解。他昨天见到她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变成这样了呢?站在这样热闹的街头她也能如此失神?感觉像是没魂了一般。

花朝只是轻轻摇头,并未多说什么。

可舒玉末却瞅着越发觉得她不对劲,眨着眼睛想了想,有些怀疑道:“该不会是东方夜欺负你了吧?”

突然听到这让她满腹郁结的名字,花朝面色一滞,思绪放佛被一抹一闪而逝的恍惚所惊扰,双眸再次暗淡下来。

舒玉末看着眼里,又见她不说话,无疑是当她将他的猜测全数默认了。

他顿时急了,眉尖一挑,细长的双眼睁得圆圆的,因昨日打架而变得淤青紫肿的俊脸也紧紧皱着,不雅地叉腰道,“小爷就说东方夜这个家伙不可靠吧,这世上的好男人那么多,你做什么偏要嫁给他哩?要不,等我找到大哥以后,你就跟着我去西番吧?我家里的几位哥哥可比东方夜好多了,他们个个都……”

就在舒玉末还在喋喋不休为他家里的兄长做推销时,花朝已是颇为无奈地抬脚走人了,心里无力地叹气。唉,果然是有交谈性、障碍呀,他难道不知道她是被人强逼着来这里和亲的么?

“欸,小爷还没说完呢……”舒玉末在她身后嚷道,几步奔在她身边,继续嘟嘟囔囔着:“你也别嫌我烦,小爷说这么多可都是为了你好,小爷劝你还是尽早想清楚了,东方夜跟你一点都不合适,我家的几位哥哥都……”

又来了!花朝抚额,回头瞪他,这孩子被谁教坏了话这么多?她不胜其烦,不想再听他这么念叨,索性快步朝前走着。

可舒玉末仍是紧跟着,仔细看着她后,轻轻问道:“生气了?”他瘪瘪嘴,“小气。好吧,小爷以后不在你面前说东方夜的坏话就是了。”

花朝沉默不语,头也不回地加快了脚步。

舒玉末起了疑心,觉得她今日的反应实在太反常了,追上前去闷闷的问道:“小爷说了这么多话,你都不搭理一句。是小爷哪里得罪你了么?”

花朝脚步一滞,却不曾回头,语气不善的回道:“你没有得罪我,是你们西番人得罪我了。”

“嗯?”舒玉末愣了愣,这一下子有些不明白了,侧头问道:“我们西番人怎么就得罪你了?”他心想着这次来京的西番人也只有他们三兄妹,既然不是他,那就是……

“难道是我二哥和七姐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吗?”他拧着眉不解的道。可是,二哥和七姐素来秉性最好,从不与人为恶的呀,如何就惹到人生气了呢?

“不是他们。”花朝淡淡地开了口,一句话竟然没换一口气,“是一个总是身穿黑衣面蒙黑布没脸见人说话又阴阳怪气的家伙。”虽说因为穆彧是西番人而迁怒舒玉末确实有些不厚道,可说到底穆彧的出现总归是听从西番王的命令,或许舒玉末对此并不知情,但他终究是西番王的儿子。

舒玉末一手挠头,皱着一张俊逸的脸,满脸迷糊。他们西番有这样一个人吗?

思索无果后,他问:“他叫什么名字?”

“穆、彧。”花朝双眼平视前方,一字一字依次从她口中挤了出来。

“穆彧?”舒玉末似乎很吃惊,再次皱起了俊脸,小声嘀咕着:“他什么时候来京城了,这个小爷怎么不知道?”而且穆彧好像一直都挺正常的,并没有她说的这般怪异吧?!

他一时反应不过来,满脸都是错愕,只能少根筋地询问:“他对你做什么了?”

“他想杀我,就在昨天晚上。”花朝从鼻子里冷冷“哼”了一声。

“啊?”舒玉末张大嘴巴,闻言不由一惊,忙又问道:“好端端的他为什么要杀你呀?”

花朝不理会他的一惊一乍,暗暗咬紧牙关,恨恨地道:“还不是因为一个多月前撞破了他与东方谋那点见不得人的事,所以才要杀我呢。”她冷冷地想,虽然穆彧昨天没能在花阴手里占到什么便宜,但他们的账要算起来也还真不少呐。

“你一个月前就见着他了?”舒玉末侧头望她,满脸都是极度不可思议的表情,颇为费解道:“这不可能呀,一个月前小爷还和他在西番好好呆着呢,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京城里呢,难道他会飞不成?”

花朝终于有所反应,停下脚步,直直看着他,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我在骗你?”

“当然不是了。”舒玉末连连摆手。

花朝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舒玉末有些为难地站在一旁,犹豫一阵,终于苦着脸道:“我实话告诉你吧,其实这次我父王原本只是派了我二哥和七姐来京城找我大哥的,不过因为我太不放心大哥,所以就偷偷跟着来了,后来被父王及时发现了,便非得让穆彧带着我回去,我费了好一番劲求他,又得二哥和七姐一起帮忙求情,他这才肯放过我的。”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们可是行了一个多月的路程才到大京城呢,即使穆彧后来真的也跟过来了,那也不可能比我们早一个月到吧。所以我就想着,你会不会根本就认错人了?”

“他昨夜亲口告诉我的,难道还能有错?”花朝一怔,随即不以为然道:“他不是有很多影子替身吗?”

翡玉舒撇唇说道:“穆彧从来都只是一个人,哪里来的影子替身?虽然他这人有时确实有些神神秘秘的,但也从来没有像你说的那么古怪呢。再说,穆彧还得帮我父王打理西番诸多琐事,怎么会有空跑来这里。”

花朝听着,轻轻地皱了皱眉头。

舒玉末瞥见她面上仍有怀疑的样子,不由说道:“你要是还不信,我带你去见我二哥和七姐,他们也可以一起作证。”

花朝侧头定定地看着他,神情肃然,一脸探究:“你说的当真?”

“那当然,小爷可从来不骗人呢!”舒玉末清楚的说道,答得极其认真。

花朝在他坚定且明亮的目光里注视了好半晌,终于转回身去。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只是她听错了而已?她紧紧抿着唇角,一边费劲地思索,耳边却又听到舒玉末在一旁不满地说道:“依小爷看,肯定又是你们京城里的哪个人在打着我西番的名义做坏事呢。”

“哼。这京城里的人果然是太坏了!”他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脱口而出,“他们先是想拉拢我父王,见我父王不肯,便把我大哥劫持走,然后借以威胁我父王。如今却又有人借着西番人的名义做坏事,摆明是想挑拨东祈与我西番的关系。这里人人都说我父王狼子野心,暗中扩张势力想要脱离东祈。哼!全是一派胡言,胡说八道!我父王若是真有这个心思,早就出手了,何必等到现在,都是一些心怀不轨的人凭空捏造的罢了。”

花朝静静听着,漆黑的双眸里眼神渐渐深沉,思绪纷乱。

她不知道舒玉末的话里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但如今想着这近两个月以来事事都牵扯西番,也的确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或许……

她禁不住开始怀疑:会不会有可能这自始至终都是某人在借着西番故布疑阵,想要搅乱京中局势呢?如果是真的,那么,那自导自演这么一场戏的人又究竟会是谁?东方谋?东方胜?还是……

想起那个名字,花朝蓦地咬紧了牙关,心头仿佛锐利的银针刺过,良久不能说话。

舒玉末看着她继续漫无目的缓缓前行,不由上前一把拉住她,问道:“你还要去哪里,不回九王府吗?”

花朝脚下微微一滞,片刻之后,如常前行,对于他的话不置可否。

舒玉末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低声问:“你该不会真的与东方夜吵架了吧?”

花朝勉强摇头,神色寂寥。

就当舒玉末还想再问清楚她的事时,她隐隐瞧见了一道黑衣颀长的身影在对面街道的人群里一闪而过。

那道身影很熟悉,她蹙了蹙眉,是东方夜!

“我还有事,先走了。”她忙打断舒玉末的絮絮叨叨,匆匆忙忙地扔下这么一袭话后,便已迅速的朝之前那个方向跑了,待到舒玉末回过神来,惊呼了好几声她的名字后,她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处,久久地没了回应。

花朝一直于身后暗暗尾随着那道黑影,直至出了城门口,到了城南郊外,才一不小心把人给跟丢了。她只是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待到发现一处山底下隐逸着一幢别院后,她突然生出些莫名的不详预感来。
本章已完成! 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最新章节第八章 花朝的怀疑,网址:http://www.963k.com/141/141824/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