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杀机来袭(已修)

作品:《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走得近了,她紧咬着牙,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开,双腿竟然管不住地微颤起来。

视线内,那男子正朝着她一步一步缓缓走来,皎洁无尘的面容在黑衣的映衬下显得越发青白。他对着她笑,笑容却还有些苍白,伸手道:“娘子……跟我回家。”

花朝的眼中闪过某种很复杂的神色,面色冷了下来,立即转头离开。

东方夜步伐轻快,轻轻一纵,便绕到她身前,急忙拦住她:“娘子,不要走。”

“我们不是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吗,你为何还要跟着来?”花朝淡淡地开了口,面无表情。

她实在想不明白,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他为什么还是不愿意放过她呢?

东方夜不着痕迹地略微上前,想要去牵她的手,可还是被她躲开了。

他低眉看着她暗淡无光的小脸,急忙说道:“娘子,你先听我解释,有些事情并不是娘子想象的那样,是有人在设局针对我们,他就是想让娘子和我……”

“那又如何呢?”话未说完,花朝便打断了他,盯着着他苍白的脸,冷冷地道,“撇开其他事情不说,你想过要杀我,这总该是不争的事实吧?”

因为她当时正处在矛盾与挣扎之中,理智上有些混乱,所以才会那么容易就中计。可等平静下来过后,再仔细一想,自然也能发现其中的一些漏洞。

先不说整件事情太过凑巧,如果当时那个黑衣人真的是东方夜,以他的武功,在那么近的距离之内怎么会感觉不到庭院外的门后面还藏着人呢?他若是一心想隐瞒欺骗她,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让她发现他的伪装?

很多隐藏的细节都足以说明对方根本是故意引她去城郊别院,也是故意让她听到那么一袭对话的。

虽然,东方夜被就此误会确实有些无辜。可是,她与东方夜之间的矛盾,根本不仅局限于此。即使别院里的那个神秘人不是他,但他对她始终动过杀心,这是怎么也无法抹掉的事实。

她不是个心胸多么宽广的人,不可能凭他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也更加无法那般毫无芥蒂的与一个想杀自己的人在同一个屋檐下继续共存下去。

花阴的提醒并没有错,她从始至终都不该动那不该有的念头。而且,她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完成,如今她最想做的就是将自己那一半沉睡中的力量激发出来,然后与花阴融合,成为真正的驭兽之主。

“我……”东方夜脸色发白着,眉宇之间亦是平添了几分黯然。停顿了一会儿,他仍旧将她的身影紧紧锁在视线之内,一字一字说得极慢:“对不起娘子,我知道以前的事情都是我的不对,娘子就当再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好不好?”

花朝并不看他,话音冷淡如常,“东方夜,很多事情一旦发生,就不是一个句对不起可以解决的,裂缝已经造成,再怎么修补也还是会留下一条痕迹。”

说罢,她转过身去,本想就此离开,忽然又停住了脚步,她背对着他安静了好一会儿,终于沉声说道,“你回去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然后,继续行去。

“不要。”东方夜脸色一变,身姿僵直,字字坚决而掷地有声,“我……不想放开。我已放开娘子一次,此事决计不会再有。”

可花朝却不理睬他的话,径直走远。

东方夜连忙追赶上去,尽管他身负重伤,但身法轻盈,轻轻点地,转瞬间便又飘至她身前。

花朝停下脚步,冷眼直视着他,良久才淡淡说道:“别再做些无谓的纠缠了,我和你之间是不会再有其他可能的。”

东方夜心头猛地一紧,拔高声调,道:“不会的,我不相信娘子会这么快就把小夜夜就忘掉!”他们在一起这么多个日日夜夜,怎么能说忘记就忘记?!

“随你怎么想!”花朝瞪着他青白的额头上沁着的汗珠,还想再走,却又被他拦着。

她口中一声低哨,突然起了一阵惊呼,街道四下的兽类顿时动了起来,接着便是一阵慌乱,所有兽类向一处猛地集中,一时间里整条街道有如鸡飞狗跳。

东方夜脸色一凛,挥掌将攻过来的一匹黑马挥开,就在他忙着挥赶兽类之际,花朝却已是冷笑一声,在这场混乱的掩护之下飘身闪去。

东方夜看着她早已不见的人影不由急了起来,身上的伤口再次因为运功过猛而裂开,可他却浑然不觉,只是一字一字地喃喃说道:“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你原谅我?”

……

当日,从九王府内传出两条传言。一是,九王妃突发疾病,于府内就医静养,九王府至此闭门谢客。二是,痴傻多年的九王爷因太过忧心王妃的身子,大受刺激之下突然神智转醒。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两条传言便传至整个京城内外。至于事实真假,谁也无从得知,只是九王府的大门确实一直紧闭着,就连皇宫以及各个王府派上前去探望的人员也全都被避之门外。

只是,就当京城里的众人在针对此事议论纷纷之时,身为当事人的花朝却已离开城内,对此毫不知情。

……

夜色如墨,于城北的幽谷里,依旧山风阵阵,清香四溢。

此际,花朝正静静的在一处平坦的草地上盘旋而坐,她小小的白色身影融入其中分外醒目!

打坐很久之后,体内的力量仍是毫无半点苏醒的迹象,花朝忍不住有些急了起来,在心中问道:“怎么试了这么久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再等等看,练功在于循序渐进,这种时候更该要心平气和,急躁不得。”另一道声音冷冽如常。

“好吧。”花朝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地应了声。

此处毕竟与她的那个世界格局不同,这么快想要找一个合适的地方闭关确实有些难,整个京城内外,也就这个幽谷比较隐蔽而开阔些,只要无人打搅,用来练功还是很不错的。

似忽然想起了什么,她蓦地又问道:“对了,你之前不是说过力量觉醒的时候绝对不能遭受任何中断的么?若是等下到了关键时刻又被什么意外的事故终止了的话,那我们的体内会不会因此分裂出第三个人格来?”

那道声音暗嗤了一声,冷冷的回道,“你觉得可能吗?”

即使她那半力量又一分为二了,可觉醒的那部分也会融合到她身上去,怎么会再次分解开来呢。

“嘿嘿。”花朝不好意思地干笑两声,选择保持缄默。她果然又天马行空了。

忽然间,她似感觉到腹内升起了一道异样的感觉,如一股火热的焰火般,气势仿若热浪直扑而来,灼热逼人。

“感觉好像来了?”花朝心中一喜,不免有些激动。

“嗯,”那道声音依旧平静,说道:“你先闭上眼睛,凝神静气,身心合一,慢慢接收。”

“好。”花朝深吸了口气,缓缓闭上双眼,然后按照她教的步骤一一去做。

渐渐地,体内散发出的灼热感越来越显着,她外散的气息也越来越浓,一股淡淡的气体于无形中包围着她,散射出耀眼的光芒。就连四周的一草一木似也有所感应,谷间山风徐徐,洋溢着诱人的幽香,香气高远。

“不好!”那道冷冰冰的声音蓦地响在心底。

偌大的山谷里猛然间起了一瞬的沉寂,而风过,沙沙的响声亦不绝于耳。

“怎么?你感觉到什么了么?”花朝心里一惊,轻轻皱起了眉头,光是从她的语气上听起来就有不对劲了。

“有人来了,好浓的杀气!”那道声音比之前还要冷厉几分,透出愈发凌厉的气势。

花朝现在是力量觉醒的关键时刻,自然不敢掉以轻心。可她心中多少还是受了点这话的影响,眉头皱得愈发紧,“是针对我们来的吗?不会真被我这乌鸦嘴说中了吧?”

“这里除了我们,似乎没有其他人。”那道声音淡淡地回了话,语气平稳得没有一丝波折。

所以,很肯定来人就是来找她的。

花朝依旧闭着双眼,眉梢却隐隐抽动,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有心呛她?!

“现在该怎么办?”心中还是有淡淡的担忧,她低声问道。若是这个时机再被终止,那下次又不知道该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契机了。

“急什么,不是还我么!”心底的声音再次响起,那是她一贯的冷漠镇定。

花朝觉得这话在理,但很快又发觉不对,复又问道:“可是,你不是在体内吗,怎么出来?”她们总归是同一个人,同一个身体,可现在现身的人是她,那另一半的人格自然不能当众出现。可若……

她才刚这么想着,便听到那道声音说道:“我们转换一下,你回体内。”

“那我岂不是还是要被中断了?”

“不会,只要你别再昏睡过去就好。”

“当真?”

“你是在怀疑我?”那道森冷的声音依次从心底震荡而起。
本章已完成! 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杀机来袭(已修),网址:http://www.963k.com/141/141824/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