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东祈皇的意思

作品:《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灵萱公主本以为东方夜听到此话,多少会跟她客套一番。谁知他竟顺着话直言道,“是啊,本王也觉得确实好巧。”

他的表情有些高深莫测,冷漠的嗓音里也不知是讪笑还是嘲弄。只是忽然眼神犀利,幽深的黑眸里显示的似乎是早已看穿了她的所有心思。

灵萱公主被他这么一说,顿时便有些心虚了。

她并不敢抬头看东方夜,只是涨红着脸地垂着头,娇声问道:“不知九王爷今日是否有空?”

“抱歉,本王还有要事赶着回府,恐怕难有闲暇与灵萱公主在此闲聊。”东方夜不紧不慢地说道,言词虽已尽量地委婉,但还是拒绝得很明显。

灵萱公主素来是个心高气傲的,在北冀国被还从来没有人敢不把她的话当回事,这下被东方夜连着拒绝了两次,嘴上虽然未说,但心里对此多少有些不满。

“九王爷每次都借口繁忙,莫不是为了刻意拒绝本公主而找的托词?”她失望的看着东方夜,微微噘着嘴,俏丽的脸上染着微红的薄晕。

东方夜本就有些不耐烦,听闻此言也不想再多费唇舌,冷冷淡淡的回道:“灵萱公主误会了,本王的确有诸多要事在身,公主若想玩,还是找其他有空闲的人吧。”转过身时,已是毫不掩饰目中的轻视与厌恶。

关于灵萱公主的心思,他也不是看不出来。只是,在很早以前他与女人之间便极少有过交集,本身也对女人这种生物很是厌恶,直至花朝的出现,才有了例外。可而今,对于面前这种既厌烦又喜纠缠的女人来说,那就更是没有好感了。

灵萱公主见东方夜这般毫不留情面的就离开,顿时有些恼了,恨恨地跺了跺脚。

她变了变脸,阴沉的问向跟随在身后的女仆,“你说,他为什么会和其他男人不一样?难道是本公主身上的媚香对他不起作用?”

那女仆面无表情地微微垂首,对此话也不回答,只是径自用粗糙的声音说道,“听说九王爷与九王妃的感情很好。”

灵萱公主冷哼一声说罢,“那不过是一个臣下之女,本公主还会比不上她?”

“公主身份尊贵,自然不是一般人可比的。”女仆低头恭敬地答道。

灵萱公主极满意地勾起唇角,痴痴地看着东方夜已经远去的背影,冷冷一笑:“本公主也不信,还会有我得不到的男人。”她高昂着头一字一字宣告道,“他,本公主势在必得。”

自此,东方夜不管走到哪里,都总是能时不时的遇上某些人的身影。

如果这只是一两次的巧遇,那还可以说是偶然。但次数多了,流言蜚语也就跟随着传了出来。

当日,东方夜还未来得及回府,便被东祈皇招进了宫中。

而九王府内,东方夜没有回来,倒是来了另一个人。

凉亭里,花朝抬眼讶异的看着有些时日未见的舒玉末,奇道:“你怎么突然来了?”

“自然是来看你了。”舒玉末不以为然道。几乎当是在自己家一般,很不客气地拉了凳子坐下,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茶水,然后,才仔细地看着花朝,拧着眉头说道:“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难道真如外面传的那般重病缠身?”

面色发白,身形消瘦,明显的一副虚弱之象。

其实,在最开始他听到花朝突然病重的消息时,便急急地想赶来看她,但是当时根本进不了九王府的大门,而之后花朝又被人保护得太好。今日他也是见着东方夜去了皇宫,所以才突然跑来的。

“没事,只是受了一点伤而已。”花朝摇了摇头,也是淡淡一笑。

“受伤?”舒玉末闻言眉心又是一拧,低眉看她时不禁有些担忧,“很严重吗?”

花朝说道:“不,只是小伤。”

舒玉末听她说得如此轻松,再对照她现下的模样,对于这话显然是不相信的。

如果真只是小伤,会是如今这个样子的吗?

他以为花朝是不想他担心才想要瞒着他,所以便也不再深究了。

他瘪瘪嘴,幽幽凉凉地说道:“我还一直以为是东方夜不想让我来见你,所以才故意散播的谣言。原来你是真的身子不好。”

想了想,他又觉得有些不对劲,侧头看她,问道:“可是,你身为九王妃,怎么会突然受伤呢?谁敢伤你?东方夜还真是没用,竟然连你都护不住。”末了,还认真的添了一句,“他这么不靠谱,你还是别跟他好了。”

花朝只是笑了笑,眼神沉静,却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她才状似无意地问道:“你们找人找得怎么样了?”

提到这事儿舒玉末便觉得有些郁闷,他二哥和七姐一直当他是小孩,有什么事也会不告诉他,他想要快点找到大哥却有心无力,好几次偷偷跟在二哥和七姐的身后,想和他们一起去,结果都被他们甩在了半路上。

他神色黯淡了下去,一脸沮丧地呼了口气道:“还在找。”

“哦。”花朝应了一声,垂下头时眼神微闪。

舒玉末始终是少年心性,心里藏不住事,但只要说出来又很快会好。大约是这些日子一个人在驿管憋坏了,这下见到花朝,嘴里便有说不完的事一般。

花朝这么久也一直呆在九王府,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并没有特意过问,听到舒玉末口中时不时吐露着东方夜在外如何如何,心中便觉得一阵发烦。

她开口打住舒玉末的滔滔不绝,笑着问道:“想不想喝酒?”

“啊?”舒玉末原本还陶醉在自己的心情世界里,突然听见她问出这么一句话,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喝酒?”

他一脸错愕,眉头皱起,“你身上既然有伤,又怎么能喝酒了?”

花朝很随意的说道:“喝一点点应该没事。”

“这……还是不好吧。”舒玉末呆呆地看看着花朝,仍是犹豫道。

“你该不会怕了吧,难不成你还从来没有喝过酒?”花朝取笑道:“果然是个小屁孩。”

舒玉末面色一僵,像是被说中了事实一般,可又很不满花朝这般看不起自己。他气呼呼地瞪了她一眼,挺起胸膛,硬着头皮说道:“喝就喝,小爷……怕什么!”他才不是小屁孩呢。

花朝笑了笑,眼神清亮起来。

少年单纯些果然好,随便一个激将法就能将他骗倒。

可若换成东方夜的话,即便是他真傻了,也不会轻易上当吧。

霎时,眼角弯成的漂亮弧度,便换成了苦笑。

而此刻,宫中。

在谈完正事后,东祈皇有意无意的问起:“听说你这段时日与灵萱公主走得很近?”

东方夜闻言不由微微惊异,可还是神色坦荡的回道,“回父皇,儿臣只是偶然与灵萱公主碰过几次面而已,并非走得很近。”他觉得东祈皇不会无故提起这事,低眉掩去眼中的幽暗后,便问,“父皇是不是听说什么了?”

东祈皇眯着双眼,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沉声交代道:“往后灵萱公主再去找你,你便抽些空闲出来,与她多些接触吧。”

东方夜微微躬身,淡淡回道:“儿臣与灵萱公主身份有异,这恐怕不妥。”

东祈皇一手叩着桌面,沉默片刻,缓缓开了口,“永仪公主最近身体如何了?”

东方夜神色一滞,眉宇间透着一股凉意。

呵,终于不再是永仪丫头了么……

“娘子已经快痊愈了。”他敛去唇畔浮起的讥诮,低眉回道。

东祈皇略微转身,别有深意地缓缓说道,“小九,你这么聪明,应该明白朕的意思。”

东方夜听着心越渐越沉,却没有抬头,藏在阴影中的双眼好似两砚反复研磨的浓墨,深不见底。

他表面上神色平静,面无表情的答道:“儿臣听不明白父皇所说何意。”

“小九……”东祈皇面色顿时一沉,看着东方夜的目光中燃起了几分不悦与精锐。

“父皇!”东方夜打断他,脸上寒意森然,但又很快恢复如常。

要说花朝一直表面良好,也未出过什么错,东祈皇也确实对她还算满意,但那是在此之前。

在东祈皇的眼里,花朝的身份始终是低了一等。而他适才换了一句生疏的称谓,便已尽然说明了他如今的态度。

东方夜无视东祈皇面上的怒意,不为所动地继续说着,低沉的声音兀自沉着而镇静,“娘子是儿臣明媒正娶的妻子,她是儿臣的王妃,也是九王府的女主人。不管她的身份如何,她都是唯一的,谁也不可替代。”

她将是这世间唯一一个与他齐肩,并且站在他身边的女人。

她会是他唯一的妻子,唯一的女人,九王府唯一的女主子。

而她也只能是——他的妻子,他的女人。

这谁也改变不了。

所以……千万别逼着他让那些阻碍他的人就此从这世上消失。

东方夜最后的那句话终是没有说出口。他从前都是不管不顾的性子,因为他没有明显的弱点,所以行事可以肆无忌惮。但现在有了花朝,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随意妥协。

而现在独一让他重视且在意的,也仅有花朝一人而已。

他之前厌恶灵萱公主,但并没把她放在眼里,所以才会被人钻了空子。

他与花朝的路本来已是走得十分不易,现在又正巧是修复关系的关键时刻,谁要是敢在这个时候再给他磕绊子,他一点也不介意将那人提前除掉。
本章已完成! 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最新章节第二十二章 东祈皇的意思,网址:http://www.963k.com/141/141824/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