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作品:《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二人之间你来我往可谓是互相拆台了。

东方胜素来不喜欢别人当面主动提醒姬烟以及与她有婚约的事情,于是当下便有些心有不渝。

不过,这也是他主动挑起的,要知道东方夜可是费了多少的心力才让花朝对他的态度有所好转的,如果因为他这么一点挑拨,再让花朝的情绪反弹起来,东方夜只怕要哭死也没用了。

只是,偏偏这时花朝却也来横插一脚。

她对着东方胜意味深长的笑道:“说起来我一直对五王爷与姬烟小姐的事情甚感好奇,姬小姐可谓是这京城里数一数二的才女,又长相貌美,性情柔媚,对五王爷更是忠贞不二,五王爷为何就是不愿意娶她呢?要说五王爷如今年岁也不小,府中更未听说有什么姬妾。”

而一个男子在最强烈的时候,身边却一个女人也没有,这说明什么?

说罢,她带着饱含深意地目光瞥了东方胜一眼,下定论道:“五王爷莫不是身体哪处有什么难言之隐?”

东方胜笑容攸地僵硬,但凡是个男人都不想别人怀疑自己某处不行,而这话说得并不隐晦,明显事关男性尊严。

花朝视若无睹,继续说道:“如果真的有什么隐疾,那还是趁早医治比较好。如今邪医尚还在九王府,五王爷若是有需要,可差人到王府说一声。”

东方夜闻言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

东方胜却脸色越变越黑,看着花朝的双眸里黑沉沉的,“想不到九弟妹这一病,嘴巴却反倒更厉害了。不过,九弟妹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吧,不然位置被抢,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厚重的男声里有努力压抑的愠怒。

东方夜气定神闲,低低柔柔地开口,“这就不饶五皇兄烦心了,此生九王府的女主人只会是娘子一人。”说着,他侧头看定花朝,“宴会就快开始了,娘子我们走吧。”

然后,转过身去不再理会东方胜。

这次的宴会明显要比以往的气派得多,在满殿宾客坐满之后,东祈皇才姗姗来迟。

古人的娱乐一直都是比较单调的,即便是宴会也乏味得很,就如固定了的模式般,喝酒,吃肉,聊天,看表演……

花朝对这些一向没什么兴趣,要不是这次非来不可,她还是更情愿坐在九王府的凉亭里看话本子。

她与东方夜这回的席位安排在东方昊的右下首,也正巧是在灵萱公主与荣王爷的正对面。

只是,两人才刚坐下没多久,便明显感觉到有几道灼热的视线自对面投射了过来。而不用他们细想,也该大致猜得到是些什么人。

花朝觉得无聊,无意识地扫视了几眼,却兀然发现坐于斜对面的一男子正好也在看她,只见那人身着一袭浅金色的精致长袍,眉目雅逸,面容清贵,气度不凡。

两人的视线就这么突然相对,然后就见到他突然扬起淡淡的笑。

花朝有些不解地凝视着他的眼眸,这男子对她而言无疑是陌生的,看他的样子应是哪一国的使臣,可他这友好的态度却叫她觉得奇怪。

东方夜察觉到她的诧异,低眉看她,缓缓道:“那位是西临国的二皇子。”

花朝了然,很快便移开视线,眉梢微微垂下。

凭借原花朝曾经的处境,自然是不会有认识皇子的机会。所以,她脑中没印象也是应该。不过,不管他是谁,为人如何,她都不会对西临国的人有任何好感。

东方夜见她低头沉思,一双秀气的柳眉纠结不散,便又低声说道:“以这些时日的接触来看,这位二皇子倒是和旁人有些不同,与他认识一下也无妨。”

意思便是说,此人并没什么坏心思,可以试做相交。

花朝听在耳里,却并未放在心上,好似这一番话都不关她的事般。

她在大殿某处角落的位置看到了将军府的姬烟与姬菲,只是这姐妹俩今日竟然都面罩着白纱。

花朝有些好奇,要说姬菲用白纱遮脸她并不觉得奇怪,只是姬烟怎么也跟着一起了?

她想起一个多月前的那次宫宴,为了给姬菲的无礼寻衅一点教训,她与东方夜当夜偷偷潜入了将军府,然后召了一群毒蜂蛰她。那些毒蜂的毒性很强,却不会让人为此致命,只是要多点些折磨罢了。

难道姬烟也一同遭殃了?

身旁一直被忽视着的东方夜明显感觉到花朝此刻的心不在焉,静静看她,忽然不满的开口说道:“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看的,娘子总盯着她作甚么?”

花朝白了他一眼,这都什么毛病,现在看个女人都不行了?

她皱眉又陷入了沉思,良久才淡淡说道:“我只是对她面纱下的脸感到很好奇。”

东方夜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挑眉道:“这有何难的,我让人将她的面纱揭下来便是了。”

花朝不置可否,却依旧盯着姬烟的脸,“先不要动手,等一下再说。”想了想,她又侧头看东方夜,说道:“我知道你一直在查上次伤我的人,但这事我自有主张,你不要再插手。”

对于那夜暗想杀她的黑衣蒙面人,她一直都心里有数,只是她尚还在等一个时机。而且,关于巫族一事,她不想再有更多的人知道。

东方夜闻言深深皱起了眉头,但看着花朝一脸坚定的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着花朝颔首道:“……我知道了。”

而这时,为首的东祈皇开场语已说完,宴会也就正式开始了。

一时间,整个大殿内酒肉飘香,乐音萦绕,巧笑不绝。

不过,却还是有些人明显心不在此上。

灵萱公主看着对面两人那甚是亲密的举动,一抹嫉妒与愤恨逐渐在双眼中升腾起来。

身边的荣王爷看在眼里,却并不说破,只是压低声音含蓄地提醒她:“皇妹最好注意一下现在是什么场合。”

灵萱公主脸色愈加不悦,“连皇兄也觉得我比不上她么?”

荣王爷见她如此直接地质问,不免神色一沉,随即又瞥了对面的花朝一眼。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花朝,虽说对她完全不了解,但撇开她的出身不说,能拥有这份定力就已经不是他这皇妹能比的了。

他看着灵萱公主面上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愤然,暗暗鄙夷,果然是被嫉妒冲昏头的女人!

灵萱公主见荣王爷虽未回答,但从他神色看就大概知道答案了,顿时狠狠一咬牙,心里的怒意与不服已猛然达到了顶端。

她忽然起身,转身向大殿中央走去,荣王爷蓦地反应过来,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

在灵萱公主看来,倘若东方夜对花朝的态度也是同样冷淡的话,那么她的心里至少还能平衡一些,可看着眼前这一幕显然与她此前的自以为是不同,这样的反差直至她的妒忌与醋意完全膨胀起来。

在全殿众人目光不一的注视下,灵萱公主直接向东祈皇拜倒,“灵萱也有一舞想献给大家,皇上可有兴致观赏?”

“如此甚好。”东祈皇眼神里精光一闪而过,仍是很配合的捋须而笑。如此场景,东祈皇也自是不是驳她颜面。

灵萱公主顿时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再次起身时,还甚为挑衅地瞪着花朝。

花朝狐疑的眨下眼,轻轻皱起了眉头,不知道这一回自己又做了什么事惹着她了?

在经过一轮歌舞过后,换了舞衣的灵萱公主又再次回到大殿内。

她步子轻移,衣袂飘飘,扭着纤细的腰肢,灵动的舞动起来。尤其是那贴身透亮的纱衣,白皙略显丰腴的冰肌玉肤若隐若现,惹来不少屏息之声。

花朝笑意深深,对着身边神色自若的男子低声道:“你不看吗?很美呢。”

东方夜连眉头也未动一下,看着花朝,缓缓勾起唇角,答道:“那又如何?”

花朝瞥他一眼,嗤道:“不都说食色性也么,好歹人家为了博你的眼球也费了不少心思,你连看都不看一眼,岂不是叫人白白露了那么多点。”

东方夜一手托腮,完全不理会眼前大殿中央正跳得起劲的灵萱公主,专注地盯着那张调侃的脸,缓缓答道:“丑人多作怪,看她还不如看娘子。”

花朝调侃不成,只得保持沉默。

东方夜含笑看她,缓缓侧回头去,审视前方时,却是一脸微寒的神情。

花朝扭头看去,刹那间,亦是换了一脸微妙的表情。

而此刻,就连一向笑脸示人的东方谦等也是神情严肃。

于微拂的清风之中,随着那殿中飞旋得越是精彩的身影,原本缥缈的媚香也逐渐浓郁,甚至弥漫了一殿。

众人的目光几乎都目不转睛地黏在殿里那道撩人的身影上。

美人曼妙,自是一道极为诱人的风景。

而在场的男人居多,又有媚香催情的作用,所以此刻一片诡异的迹象。更甚至一些定力差的人,几乎是色,欲熏天,口水横流。

花朝拿不屑的眼神一一扫去,数了数那为数不多还清醒的男人,目光最后落在了左上首就快把持不住的东方昊身上,讥嘲味十足。

她似笑非笑道:“人家为了你,这可真是下了不小的血本啊……”

话音才落,几乎与此同时,殿中那道飘舞的身影蓦地朝东方夜的席位悄然纷飞而来。
本章已完成! 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最新章节第三十章,网址:http://www.963k.com/141/14182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