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作品:《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东方夜回到王府后,便就听说了二皇子到访的事情,不过他对此却并无多大反应。

而荣王爷在与东方夜相谈完过后的当日下午就随着北冀的使臣团一同回去了,许是对相谈的结果还算满意,走的时候脸色反倒好转了几分。

随着联谊会的结束,西临国与南岳国的使臣也都陆陆续续走了,虽然他们的离开带走了不少欢腾与喜庆,可东祈京都的喧哗与热闹却始终未因此有所消减。

烟络公主与大学士之子钱尉人的婚期,最终定在半月之后。因为要顾虑着皇室颜面,当日的婚礼十分低调,未敢大肆铺张。不过,这两人结合后的生活却是给京中茶余饭后的众人增添了不少谈资与笑料。

要说这两人在很早以前便是京城里的名人了,一个极为骄横霸道,一个极为纵欲好色,现在被凑在一起自然是火花四射激情无限。

更何况,烟络公主本身就对这门亲事十分不满,钱尉人又是她曾最瞧不上的人,她先是被钱尉人毁了清白不说,现在不仅怀了他孩子,还要被强迫着嫁给他,心里面岂会真的毫无怨言?又怎么能够嫁得心甘情愿?

所以,钱尉人自然就成为了烟络公主的出气筒。而这两人之间的矛盾自成亲那日起,就一直未有消停过。

新婚之夜,新郎钱尉人不仅将烟络公主独自抛在了新房里,还去了烟花之地美美的流连一晚上。被辱了脸面的烟络公主隔日一大清早,就领着一众小厮将他强押了回来,然后狠狠的收拾了一顿。

被揍了的钱尉人无比气恼,但始终碍着烟络公主的身份,再加之她现在又有孩子护身,也自是不敢真的将她怎么样。

因此惹不起,他便就只得躲得远远的。可是,不管他跑到哪个美人房中去,烟络公主都能很快就把他找出来,顺便还将府里的那些个宠妾、娈童挨个收拾了个遍。一时间里,叫府里的一干人等简直是苦不堪言。

而相比起学士府里这边的鸡飞狗跳,九王府内却是显得安逸十足。

花朝身上的伤口终于是愈合了,只不过她的驭兽只能却仍是被封印着,不管用的什么办法,始终是破解不开。

……

于热闹非凡的街道,花朝与舒玉末一同闲逛着。

早在花朝喝醉酒那日起,东方夜便下令不许舒玉末再进入九王府,而这段时日他也一直安安分分的呆在驿馆内。只是时间长了,他终是有些憋不住。

虽说他不能去找花朝,但总能让花朝来找他吧。于是,便有了当下一同逛街的情景。

“你身上的伤真的全都好了吗?”舒玉末边走边问,嘴里还一边吃着冰唐葫芦。

“嗯。”花朝点点头,也学着他的样子将那酸酸甜甜的东西放在嘴里咀嚼。

“唔……那你应该还记得上次答应过我的事情吧?”舒玉末侧头看定她,一边口齿不清的问着。

花朝停下来想了想,有些奇怪的问道:“什么?”

舒玉末见了她脸上茫然的神情,便知道她肯定是忘记了,不由瘪瘪嘴:“就是和我一起回西番啊。”现在大哥也已经找到了,只要等他办完事就可以一起回家,那应该会很快的吧。

“哦。”花朝似懂非懂地又点了下头。

舒玉末见她这兴趣缺缺的样子顿时有些急了,连冰唐葫芦也懒得吃了,随即便逼问道,“你该不会是想要变卦了?”

花朝为之语塞,“没有。”她侧头看着别处,心虚起来,“只是,我还有些私事要办,可能近几日就会离开东祈……”

舒玉末一把拉着她,忙问道,“你要去哪里?”

花朝想了想,“大概要去好几个地方。”

除了西临国之外,关于巫族一事,她还需要作进一步的了解。

“准备去多久?什么时候回来?”

“我现在也不知道。”花朝叹了口气。

“你会不会走了之后就再也不回来了?”舒玉末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死死盯着她,生怕她一下子就不见。

花朝笑了起来,说道:“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做到。”

舒玉末却不放手,说道:“不行,口说无凭。”

“好了,我回去就给你写封保证书。”花朝无奈道,心里却好笑着,实在有些想不通这少年为何非要这般坚持着拉她去西番。

“……这还差不多。”舒玉末满意的收回手,微微皱眉,口中却还在含糊不清的暗暗嘀咕:“嗯?东方夜怎么会答应让你离开呢?”

他自以为花朝的打算是经过了东方夜的同意的,殊不知对于花朝的心思,东方夜其实根本还不知情。

舒玉末并没有疑惑太久,沿街小贩的叫卖之声不绝于耳,那些琳琅满目的商品很快又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已经买很多了,我看差不多就够了。”花朝跟在舒玉末身后劝道,又仰头看了看天色,说道:“马上就到午时,还得用午膳呢。”两人逛了一圈手中都提了不少的东西,吃的,玩的,都快腾不出手来了。

虽然舒玉末来京城的日子并不算短,但论真正逛街游玩这还是头一次。此前他也游逛过,不过一个人总归是少了一份兴致。而这会儿,他已玩得正嗨着呢。

好奇地四下打望过后,他直直地指着一旁小摊上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愉悦的道,“快来这儿看看!快来!”

花朝叹了口气,无奈地笑了。

那摊主是做手艺活的,摆放着的每件艺品都做得栩栩如生。舒玉末的黑眸里神采奕奕,边看嘴里还不住地赞叹。

花朝也被吸引了过去,正看得出神时,一道轻佻的男子声音出现在耳旁,“这里竟然还有一个小美人,本少爷以前怎么没见过呢?”

花朝转头看去,那语中刺耳的狎笑声令她深深皱起眉头来。

不知何时身侧竟多了一个长相流气的公子哥,看起来是个油头粉面、衣着锦绣的纨绔子弟。那暧昧的眼神定定落在花朝身上,一边对着她指指点点,口中还同身后的小厮一起品评着,只惹得他们一阵大笑。

花朝的眉头越皱越深,本想不予理会,正要独自退开时,那人却反倒走上前去,笑眯眯的问道。

“小美人逛街累不累,要不要随本少爷坐下来聊一会儿天?”

花朝漆黑的瞳眸一凛,正要出言重喝,舒玉末却已经回过身来,挡在了她面前,拧着眉冷声骂道:“哪里来的蠢货,还不赶紧滚开!”

他虽然年纪尚小,但板起脸孔来还是有一番说不出的威严,只是这公子哥儿却显然并不畏惧。“本少爷正跟小美人说话呢,你一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咋呼个什么劲?!”他小眼微眯着轻蔑的睨了舒玉末一眼,又转而上上下下将花朝打量了数遍,咧嘴嘿嘿一笑道:“怎么样啊小美人,要不要考虑一下本少爷的建议?”

他继而从衣袖里取出几张银票,在花朝面前晃了晃,斜眼龇牙直笑:“你若是答应了,本少爷便将这些银票全部送给你,如何?”

舒玉末最恨别人说他毛没长齐,立马就被这不屑的话语激怒了,顿时脑子一热,气得一阵火大。刚要不客气地握拳抡上去时,花朝轻轻推开了他,犹自走在前面。

“不想死的就最好快点滚开!”花朝冷着脸,沉声斥道。

没想到逛个街也能遭这嘴不干净的蠢货调戏一顿,而她此刻更不知道,这调戏她的人还是前不久刚与烟络公主刚成了亲的新晋驸马爷钱尉人。

钱尉人近期可谓是被烟络公主收拾得躲无可躲,府里呆不得,妓院更是去不得,所以就只能到大街上寻觅来了,谁知竟然凑巧的就遇上了难得出门一趟的花朝。

花朝以前从未见过钱尉人,而钱尉人更是不识得花朝的身份。

“哟,小美人这就生气啦!”钱尉人犹不知死活,哈哈笑着靠近前来,不怀好意的看着她,“本少爷只是想找你喝喝茶聊聊天而已,又没有对你怎么样。不过,你要是想对本少爷做些什么,本少爷也还是可以勉强接受的,虽然这模样看起来是有些凶悍了点,但也比家里的那只母夜叉好多了。”

这话惹得身后的小厮又跟着一阵流气的狂笑,花朝小脸越发的沉,正当这不怕死的钱尉人垂涎着脸准备要踱了过来时,花朝已用脚狠狠地踹向他的胯间,冷笑一声:“找死!”

钱尉人一声闷哼,双手不由自主地捧着那遭到突袭的要害,痛得脸色发紫。

花朝却并未因他疼得叫不出声的模样而留情,“啪啪”的几个脆响,又面不改色地给他添上了几巴掌。

直到出完气后,她才厌恶的收了手,目光冷冷的道:“下次再让我碰上你,直接把你阉了!”

舒玉末很觉得解气,扬起眉看着钱尉人,冷不防也踢了一脚,得意的笑道:“以后见着小爷时最好滚得远远的。”

钱尉人被打得脑子一阵发懵,以前他也没少干过在大街上公然调戏女子的事情,但那些人多是忌惮着他的身份,并不敢反抗,像今日这般被人教训倒还是头一回。

他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当下暴跳如雷,指着已经走开了的花朝大吼:“好个小贱人,竟然给脸不要脸,你们几个快把她抓起来!”

只是,这些个小厮还没来得及下手,那东方烟络的声音便已适时的在背后响起。

那睨着花朝背影的眼里闪烁着狡狯的光芒,她笑问道:“你可知道自己刚刚得罪的人是谁么?”

钱尉人蓦地一怔,直觉东方烟络此刻的笑意诡谲得让人心里发毛,迟疑着问道:“……谁?”

“九王妃,东方夜的女人!”东方烟络得意地笑了,眼里满是幸灾乐祸。
本章已完成! 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最新章节第三十四章,网址:http://www.963k.com/141/14182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