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受伤

作品:《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于气势雄伟、广阔浩大的皇陵里面,暖黄的烛火微微闪烁着,四下却仍显昏暗。

花阴正伫立在烛火下,透着那蒙淡的光线凝神看着手里的图纸。

一旁巨大的石壁上划着五个“正”字,可见他们陷入在这皇陵里面已经二十五天了。

“花阴姑娘,吃点东西吧。”

一管温软的男子嗓音忽然在耳边响起,花阴闻声抬起头来,就见那青衣着身的俊朗男子立在跟前,手里正递着一些吃食。

花阴没想过这男子会那天的最后关头跟随着她一起潜入皇陵,虽然他的行为让她觉得有些可恼,不过现在人都已经进来了,说再多也已无用。好在这皇陵里面早先放置了不少的贡品,让他们暂时还不必忧心吃食的问题,不过时间久了,只怕……

“嗯。”花阴淡淡地出了声,却低不可闻。

她收好图纸,从面前的人手中接过东西,在一角的石阶上坐下,开始优雅闲适的慢慢吃着。

这座皇陵的确建立得很大,就像是迷宫一样,有些地方他们来来回回不知道走了多少几遍,结果到头来才发现竟然一直在原地转圈。如今已过二十多天,她来此的目的仍是毫无进展。

“要不要喝点水?”

翡玉舒的声音再次低低地响起,这一次花阴却是摇了摇头,等吃完手里的吃食后,再一次将图纸取出来研究,然后按着自己的意想在地上钩画起来。

“花阴姑娘可有什么发现?”翡玉舒站在一侧,静静看着她良久,也不上前去打搅。

那张图纸被花阴翻来覆去的看了无数遍,只可惜这只是皇陵小小一个角落的机关图,倘若再多有一小部分,或许还可以从中推算出什么来。

听见他的问话,花阴并不曾抬头,手里的动作也不曾停歇,嘴里却说道:“进了这皇陵,再想要出去,只怕真的难了。”好在进来之前她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过就是不知道这个跟随她而来的男子有没有像她这等的心理准备?

翡玉舒仍只是看着她,神色不变。

久久未听到他的回话,花阴面无表情地抬头望他,淡淡地问道:“你就不怕困死在这里面?”

翡玉舒微微一怔,随即摇头笑答:“不怕!”

不是还有你在这里么!他于心底暗道。

花阴闻言,极其轻微地蹙了蹙眉,隔了一会儿,忽然又问了一句,“明知道这里面很危险,为何还非要跟来?”

翡玉舒轻轻一笑,低眉去看她烛光下迷离的小脸和未曾舒展的眉头,“这个问题,我已经告诉过花阴姑娘了。”

花阴想了想,颔首。是的,初入皇陵那日他确实回答过她了,当时他脸上认真无比的神情,到现在还很印象深刻。

只是这么多天里,这个男子始终镇静沉稳得让她觉得奇怪。即便是明知道可能真的出不去了,他居然还是保持着波澜不兴的沉静,似乎真无丝毫的紧张与担忧,那淡定的样子犹如壁立千仞,感觉起来比她还更从容不迫。

难道他就真的一点也不怕死?

花阴略微诧异地盯着他,这一回,她的目光意外地停留在他笑意怡然的脸上良久。然而她虽一直看着他,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翡玉舒惊觉身前冷凝的目光,抬头一看,花阴却已经收回了视线。

他不甚在意的笑了笑,双眼里也是笑意明显。

在一座石像旁找了个位置坐下,他一边吃着手里剩余的食物,一边找着话题与花阴有一句没一句的说了起来。

经过这么久的接触,对于花阴的性子,他虽不敢说十分的了解,但也大概摸清楚个五六分。花阴平日里话语极少,更别提是要她主动开口。而且就算是问她什么事情,她也是选择性的回答。这落在别人眼中,或许会觉得她太过冷傲,只是他觉得,她就是生来便该俯瞰他人的。

尽管有的时候真是很打击人的积极性,可也着实令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唉。

翡玉舒默默叹了口气,无奈地牵起嘴角,浅浅笑了,看起来竟还有着一丝丝的满足。

对他而言,像这段时日的相处方式已是感觉极好。

平静而安逸。

最主要的是,只有他和她。

看着花阴还在心无旁骛的研究图纸,他那淡淡的神色中透着复杂,一双细长的眼睛黑幽幽的,让人看不透。

将头随意的靠在背后的石像上,他准备闭目养神。

只是就在他刚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咔嚓”一声,忽然,幽静的皇陵之中,有着不知什么引起的尖锐却细微的声响。

翡玉舒微微皱眉,花阴耳尖一动,立即顺着他的方向望去。

他睁开眼睛看着花阴,有些疑惑道:“我好像听到什么……”

最后的“声音”二字还未吐露出口,就见花阴的面色猛地一变,下一秒那道凌厉的身影直扑他而来。听见她冷冷地警醒声:“小心!”

翡玉舒察觉突然引起的变故,很快便猜到是什么状况。

那尖锐的声响变得密集而渐大。随着花阴情急之下的那声警示,皇陵里面似猛烈地抖动一下,无数的暗器和箭矢来势凶猛的直射过来。

翡玉舒大惊,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回防的反应,花阴却己经跃至他身前,一把抓起他的身子一跃而起,躲过这致命的袭击。

闪躲了一会儿,那些暗器就像是很快发射完了,蓦地停了下来,于是两人这才飘然落地。

花阴警觉地四下查探,脸上寒意森然。

翡玉舒静静地站在身侧,不敢再掉以轻心,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亦是不免有些心惊。

这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出现如此阵仗?

难道是触动了什么机关?

他想了想,适才自己也只是背靠着那座石像,并无其他举动。

“那石像上应该有机关。”他注视着石像,然后对花阴说道。

轻移脚步,便准备去石像旁一探究竟。

“先别乱动!”花阴冷声制止。

这一处位置他们也再此呆了好几日,按说该有的机关早已让花阴按着图纸排除干净了,现在还会发生意外,显然是图纸以外的机关。

也说不定此处还有其他尚未启动的机关。

这虽然有着未知的危险,但于他们而言,或许会是个新发现的契机。

“你就站在那里!”花阴说道。自己先去查看情况。

原以为刚刚的暗器已经发射完,不会再有危险,然而就在花阴上前去的那一刻,刹那间又有一大片的暗器和箭矢犹如寒冽银光紧随着直扑而来。

密如织网,寒芒森然。

这回的情形明显要比上一波加剧的危险。

“花阴姑娘!”眼看着就要近临其身,翡玉舒不由自主的骇然惊呼。

花阴眉目一凛,毫不犹豫的抬手一挥,借着力道挥去了其中一小部分。只是,其他的很快便又接踵而来。

如果当下只是花阴一个人,想要避开这些自然不成问题,可现在还多有一个翡玉舒,让她多少有些顾虑。

“先离开这里再说!”

知道这一次的暗器没那么快结束,花阴决定带着翡玉舒先去别处暂避危机。

身影一闪,翡玉舒只见她如箭般飞掠而来,一手携过他的右肩。再一眨眼,身子已然腾空而起。她随意拣了一个方向,才飘然几步,却见对面又有无数的暗器猛地弹射出来。

瞳孔一缩,她携着翡玉舒,转身一跃,闪电般纵身翻起,稳稳的避了过去。

既然前后都有危险,那就只能往其他方向。

可根本没给他们选择的时间,左右两边的暗器也随之袭来,而他们正处在危险的中央。

情势越见严峻,翡玉舒微微挣扎了一下身子,于花阴耳边急急说道:“花阴姑娘,你先把我放下吧!”没了他的拖累,这样她才能更轻而易举的躲避开去。

“闭嘴,不许讲话!”花阴面色不变,眉尖凝着淡漠,只是冷静地一边闪躲一边翻身挥袖抵挡。如今要照顾到翡玉舒,她的手脚确实无法全部的施展开来,好几次也才堪堪避过,只是她始终未听他的话将他放下一边。

好半晌过去,那些从四方弹射而出的暗器与箭矢依旧没有停歇。

翡玉舒气息微乱,蓦地眼尖地瞧见什么,忙道:“花阴姑娘,左边西南一角有一道暗门。”

花阴明白他的意思,他们现在的位置离那个方向最近,若是能从那道暗门离开,就可以避开这些危险。

只是……

花阴隐隐觉得有些奇怪,却未花时间细想,低低应了一声,便旋身如箭飞跃。将那些密集而无漏洞的箭影搅得七零八落,瞅准空隙,窜下到了暗门入口。

直到飞掠至很远一段距离,花阴才终于放开翡玉舒,稳稳落地。

良久未曾有动静之后,翡玉舒渐渐松了口气,放松自己一直紧张僵硬的身子。

他轻吁一声,鼻尖似嗅到一抹淡淡的血腥气息,当视线落在了花阴的身上时,那颗好不容易才稍微平静下来的心又瞬间吊到了嗓子眼里。

“花阴姑娘,你受伤了!”
本章已完成! 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最新章节第五十二章 受伤,网址:http://www.963k.com/141/141824/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