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隐秘

作品:《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十多天后,花朝与东方夜终于赶回东祈国。

入了京城,东方夜对花朝说道:“娘子先行回府,我去一趟皇宫很快就回来。”

“好,你自己当心。”花朝点点头。两人便各自朝九王府与皇宫的方向驾马而去。

到了九王府,花朝就见云阳早已在府门外候着。

花朝翻身下马,在云阳身前站定,云阳刚准备行礼,花朝却摆手道,“不必多礼。”想起回京城后这一路行来听到的各种八卦与传言,她当下便问道:“那传说中的人……可是穆彧?”

云阳闻言一贯笑意张扬的娃娃脸顿时一敛,沉声垂首道:“正是。”

果然如此!花朝冷冷勾起唇角,抬头望着阳光下华丽巍峨的九王府,心里却满是阴霾。

流落民间的皇子?

与九王爷长相一模一样的皇子?

呵,穆彧当真是好手段!

皇宫。

东方夜本欲进宫见东祈皇,谁知还在门外就被东祈皇的近侍太监刘公公给拦住了。

“九王爷,皇上身体抱恙,此际正在休息,实在不宜打搅,您还是等皇上好了再来吧。”刘公公躬身说道,却刻意压低了声量。

东方夜听闻他一番话,沉稳得并不拿眼看他,只是平静地道:“父皇既是尚在病中,那为人子女的岂有不前来探望之理?”

他一抬脚便准备踏入其内,可刘公公却仍是拦在他身前。

“让开!”他冷着一张脸,冷冷地看着刘公公。

刘公公心知这位爷平日里便是最为难缠的人,本身对他也是有所忌惮,但此刻对于他的厉声呵斥,还是勉强硬着头皮道:“九王爷,不是奴才不让您进去,而是十王爷早早下了命令,奴才不敢不听啊。”

“十王爷?”东方夜却刹那间寒意漫身,眼神也跟着锐利起来,质问道:“我东方家何时多了一个十王爷,本王怎么从不知晓?”

面对于如此充满压迫力的目光,刘公公一阵头皮发麻。

当日东方夜离京时只是随意找了个名头,东祈皇一向对他宠爱有加,也就没有深究。只是不想他这一次离开便是近乎一个月的时间,这期间里,不仅东祈皇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十皇子,就连朝堂之上也是有了千般种变化。

刘公公想着东方夜此前定是毫不知情的,而现在肯定也是收到了风声才急急赶回了皇宫。稍作沉吟,他迟疑着开了口,“……十王爷是不久前皇上才从民间找回来的皇子,亲王之位乃是皇上亲封,且。”顿了顿,他继续说道:“皇上此前也已有交代,在皇上病好之前,朝中一切事宜,暂时都交给十王爷负责。”

东方夜闻言,森然而立,虽然沉默,气势却未曾退让半分。双眸微微眯起,他继而又冷冷说道:“即便如此,他又有何资格阻挡本王?!”

“这……”刘公公看着他那张较之前寒意更甚的脸,一时之间,倒不知道如何圆话。

“还不让开!”东方夜根本不想与他言语,依旧冷声道。

刘公公一脸难色,只得哀声道:“九王爷,您别让奴才为难啊。”

东方夜不为所动,刚想要硬闯,耳边就听到一道低柔的唤声:“小九。”

东方夜回首一看,来人正是东方谦。

他抬眼对上东方夜寒光森冷的双眸,却是浅浅一笑,道:“先随我回府再说。”

东方夜抿了抿唇角,最终还是随他一同离开了。

……

六王府。

四下沉默了好一阵子,东方夜看着东方谦,问他:“六哥早就知道此事?”

对于他问的什么事情,两人心照不宣。东方谦微微抬眉,只是轻描淡写的答了一句:“刘公公是我的人。”

这便是等于默认了?

东方夜一怔,深深看着他,随即却见他笑意轻巧的道,“不过早知晚知又如何,这东方家我从来也只认得小九一人。”

东方夜闻言终于舒展眉头,到底是兄弟俩人,私底下也没什么忌讳。他又极其轻微地蹙了蹙眉,淡淡问道:“皇上如今如何?”

东方谦表情平静,只是淡淡地叙述着,“命还在,但却是半死不活的样子。”

东祈皇因找回失散多年的皇子兴奋过度,脑袋中风,瘫痪在床。当然这只是表面信息,实际如何,在他们这些人的眼里早就有了自己的定论。据宫里传来的消息,东祈皇却是在隔日与那位皇子在御书房单独面谈了两个时辰后才突然病危的。所以,答案已是不言而喻。

东方夜脸色不变,面上亦无丝毫本该有的担忧之色。他继续问道:“他,到底是谁?”这个“他”自然是指的东祈皇找回来的那位十王爷了。

坊间所传,这位十王爷是东祈皇与一位民间女子所生,而这民间女子正是已逝梅妃的胞姐,也就是东方夜的姨母梅大小姐。

梅大小姐与梅妃是双生姐妹,长相几乎一模一样。有一次东祈皇喝醉了酒,错把梅大小姐当成了梅妃,于是两人便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当时东祈皇醒来后完全忘了此事,待他领着梅妃回宫之后没多久,那梅大小姐却发现怀有身孕,并且偷偷生了下来。

可惜那梅大小姐始终命薄,生下孩子没过多久就去世了,临终前把孩子托付给了一个随身丫鬟,希望她能将那孩子养大成人。

这么多年来,那丫鬟一直谨守主命。直至不久前,她才终于把身世秘密告诉给了那孩子听。于是,这才有了流落民间的皇子回来认祖归宗的戏码。

但对于这些传闻,东方夜却是半点也不信。

梅妃在民间有个双生姐姐,这一点确实不错。不过,那梅大小姐却是个天生的石女,所以根本不可能会与东祈皇发生滚床单那档子事情,更别说是生下他的孩子了。

所以,以上的官方说辞骗骗那些无知的外人还差不多,要想把东方夜也糊弄过去,简直是在做梦。

而既然这位十王爷并非梅大小姐与东祈皇所生,那就只能说是他的身世另有隐情,他的生母也另有其人。

可东方夜不理解的是,这十王爷既是确定已经认祖归宗,那又何必再向众人隐瞒他的母系,究竟是什么原因能让东祈皇愿意编出这样一个连鬼都不怎么相信的故事来?

东方谦看着她,温柔地沉默着。

像是在等他回话,东方夜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再开口。

他静默良久,在东方夜探究的目光里,突然长长地换了一口气,终于缓缓说了起来:“当年梅妃所生的其实是一对双生子,他只比你早出生半刻钟。”

所以,他,其实是你的亲生哥哥。

而你们,其实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

只是,东祈皇室历来示双生子为不祥之兆。且从开国以来,凡是生下双生子的宫妃,皆是母子三人而亡的结局。

因此……

当时正宠冠六宫的梅妃又怎么甘心舍下富贵荣华,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

“梅妃本是想让自己的亲信将其中一子抱出宫外除掉,岂料那执行的人竟是一时心软,不仅没有把那孩子杀死,还抱着他逃出京外隐姓埋名抚养成人。”

“当时所有知情者一律被梅妃暗中处死,本来此事也确实保密得当,可就在几年后,那孩子却突然出现在了京城,皇上有所察觉,便又将此事清查了出来。”

“那时候你也该知道皇上对你抱着什么样的想法,按说皇上本不会留他,但当时你恰好出事,而那孩子的智慧又与你不相上下。自然而然,皇上便把视线转移至他身上。”

“一年后,皇上让人将那孩子秘密送至西番,并且给西番王送了一封密函,与他达成某些协议。若不是你突然转醒,那孩子便该是东祈下一任皇帝了。”一席话说完,东方谦却轻轻笑了。

可惜啊可惜。

东祈皇的爱子从来就只有东方夜,自从听国师说起他有转醒的可能后,东祈皇的心便开始摇摆不定了。

所以,那远在西番的孩子便也就无法淡定了。

东方夜静静听完,这一刻终于全都明白过来。

他只是沉默地坐在那里,一丝一缕地消化着这个其实早就已经在心底存在了很久的假设。

确实,他很久以前就开始怀疑了。

而如今,这个假设得到了真正的印证。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很平静地接受,他以为自己可以很无谓地面对,可对于那个跟他一同从母胎里出生的孩子,到底是没能做到彻底无视他的存在。

他的心情很复杂,说不出究竟是什么感觉。

“六哥,事到如今,你就实话跟我说了吧,当年你为什么……会杀母妃?”东方夜忽然正色问道。

东方谦静静凝视着他,身影僵硬得半晌未动之后,才渐渐开口说话,“真的那么想知道么?或许不知道会比知道更好呢。”

东方夜亦是紧紧盯着他,只道:“如果与我有关,那好与不好也该由我来选择。”

东方谦在他坚定不移的目光下,神色有一瞬间的飘忽,复又浅浅笑着,眉目舒展,“罢了……小九说得很对,我不可能隐瞒你一辈子,你也确实该有知晓的权利。”

------题外话------

还剩下一点尾巴没写完,本来想写完明天一起更,但明天实在没空,所以先章发小章节吧,余下的后天一起发了
本章已完成! 冲喜之痴傻王爷代嫁妃 最新章节第五十五章 隐秘,网址:http://www.963k.com/141/141824/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