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8章 巫女

作品:《都市超级战神

    女人大概也是有占有欲和征服感的。

    莫安妮就很喜欢在上面的感觉。

    “你这几天里,就多陪陪这位新来的韩小姐吧,或许尽管起不到什么奇效。”齐昆仑说道。

    “韩小姐不愿意配合你们的工作么?”莫安妮道。

    “是的,东岛国政府方面的想法是逼她出来说话,不过,她比我们想象当中都要聪明得多。而且,她觉得自己站出来说话,会对国内造成很大的影响,所以选择了沉默。但是,我尊重她的选择,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齐昆仑笑了笑道。

    莫安妮道:“这正是你的人格魅力所在,让人不得不敬佩。”

    齐昆仑道:“说不定,最后还得把她接到华国去。毕竟,她留在东岛国可不安全。”

    韩载允是被他安排人从高句丽接回来的,避免了李银书的毒手,但是她不愿意站出来说话,为此齐昆仑也很苦恼。不过,齐昆仑又不会冷酷到不如他的意就直接扔开,任其自生自灭。

    到时候,韩载允落脚华国,恐怕又有一大堆麻烦事了。

    莫安妮问道:“我能做什么?”

    齐昆仑就道:“也不用做什么,陪着她就好,也不要提这些事情。”

    莫安妮道:“韩小姐挺漂亮的,难怪你这么关心她。”

    “你想多了,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我也应该对她表示关怀。而且,她如果一直活着,那对李银书来说,也是一种牵制。”齐昆仑说道,“有她在,李银书就会犯错。只有犯错了,我们才能够抓到机会。”

    莫安妮笑道:“好吧,是我乱吃醋了!”

    齐昆仑听后不由用食指在她饱满的胸膛上挑了挑,带起一阵波浪,淡淡笑道:“她的资本,可不如你。”

    莫安妮脸色顿时绯红起来,道:“能跟你在一块儿,我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好吧!”

    尽管相处的时间变久了,但莫安妮依旧如往日那样尽心尽力照顾齐昆仑。

    他起床的时候,衣服裤子都已经熨过了一道,鞋子也擦得干干净净,甚至连牙膏都会事先帮他挤好。

    跟莫安妮在一块儿,就只有两个字——省心。

    “抱歉,今天晚起了十分钟,早餐马上就好!”莫安妮在厨房忙碌着,看到齐昆仑的身影之后,急忙招呼道。

    齐昆仑微微点了点头,拿起手机来处理一些公务,等到早餐好后,这才放下手机吃东西。

    一边吃着早餐,齐昆仑一边说道:“一会儿,我要到机场去接牧蓉。”

    莫安妮一怔,然后道:“秦姐也来了?”

    她和秦牧蓉也是见面多次了,上次见面还是在白头鹰国的时候来着,两人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平日里也偶尔联系,谈论一下红酒之类的话题。

    “是呢,下午点就到了。”齐昆仑说道。

    “我跟你一块儿去吧。”莫安妮想了想,说道。

    她可不想引起秦牧蓉的敌意来,所以决定也到机场去接机。

    齐昆仑则是无奈笑了笑,道:“你不必这么小心翼翼的。”

    莫安妮道:“我很清楚自己的位置,这不是小心翼翼,而是做自己该做的。而且,我跟秦姐的关系也不错呢!”

    齐昆... ;齐昆仑对此没有异议,点了点头道:“好。”

    才吃过早餐没多久,叶青鸾就找了过来。

    “师父,渡边欢语又来了,这次还带来了人。”叶青鸾说道。

    “什么人?”齐昆仑问道。

    “国家神社的巫女。”叶青鸾道。

    东岛国这边的民族文化也是非常丰富多彩的,每年的节日、庆典也都非常多,至今还保留着一些在华国人看来显得很“封建”的传统。

    齐昆仑说道:“走吧,去看看渡边欢语想要做什么。”

    渡边欢语在看到了齐昆仑之后,只是微微蹙眉。

    对这位华国大元帅,他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渡边先生今天又来了,我知道我在这里逗留的时间有些长了,再办完最后一点事情,我就会离开的。”齐昆仑对渡边欢语说道。

    渡边欢语没有回应,而是说道:“首相府这边希望,齐元帅能够把韩小姐交给我们。”

    齐昆仑却道:“为什么?”

    渡边欢语道:“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国家神社的巫女,安倍晴心。”

    这位打扮特殊的巫女,引起了齐昆仑的些许兴趣,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跟普通人不一样的磁场,这股磁场很强大,但是不属于安倍晴心本身。

    这位巫女身高也就一米六的样子,但体态样貌都无可挑剔,头发留得很长,双眸黝黑深沉,带有一股让人无法言明的力量。

    “齐元帅,您好!”安倍晴心对着齐昆仑微微颔首点头,微笑着说道。

    “巫女阁下,你好你好。”齐昆仑说道。

    他知道国家神社的巫女对东岛国人来说是不可侵犯的神圣存在,毕竟,她们是被选出来侍奉神灵的,所以他也显得很客气。

    对于一些无法理解的文化,齐昆仑选择的不是鄙夷或者嘲笑,而是尊重与审视。

    渡边欢语对着齐昆仑道:“为了解决高句丽方面的事情,首相府动用了特权,与国家神社商量,请来了安倍晴心阁下。”

    齐昆仑问道:“哦?”

    渡边欢语道:“巫女阁下拥有着神明赋予的力量,可以动摇人心,应当可以使韩小姐站出来说话。”

    听到这话之后,齐昆仑明白了,说白了,就是想用催眠的方式来让韩载允站出来指责李银书,从而达到目的。

    叶青鸾的眼睛不由一亮,道:“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齐昆仑说道:“这样似乎不好。”

    渡边欢语的嘴角一抽,冷冷道:“齐元帅,这可不单单是华国的事情!是我们几个相邻于高句丽的国家共同的事!”

    齐昆仑听得有些无奈,叹了口气,道:“那好吧,巫女阁下可以试试。不过,我不是很看好你们的计划。”

    “巫女阁下拥有神明所赐予的力量,必然是能够感召韩小姐的!”渡边欢语却是当仁不让地呛了回去。

    齐昆仑没再多说什么,略微摇头,让叶青鸾去把韩载允给找来。

    “我必须在现场,否则的话,一切免谈。韩载允,无论怎么说,都是我们华国的将领拼死从高句丽带回来的。”齐昆仑说道。

    “这是理所当然的!”渡边欢语点头道。;齐昆仑对此没有异议,点了点头道:“好。”

    才吃过早餐没多久,叶青鸾就找了过来。

    “师父,渡边欢语又来了,这次还带来了人。”叶青鸾说道。

    “什么人?”齐昆仑问道。

    “国家神社的巫女。”叶青鸾道。

    东岛国这边的民族文化也是非常丰富多彩的,每年的节日、庆典也都非常多,至今还保留着一些在华国人看来显得很“封建”的传统。

    齐昆仑说道:“走吧,去看看渡边欢语想要做什么。”

    渡边欢语在看到了齐昆仑之后,只是微微蹙眉。

    对这位华国大元帅,他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渡边先生今天又来了,我知道我在这里逗留的时间有些长了,再办完最后一点事情,我就会离开的。”齐昆仑对渡边欢语说道。

    渡边欢语没有回应,而是说道:“首相府这边希望,齐元帅能够把韩小姐交给我们。”

    齐昆仑却道:“为什么?”

    渡边欢语道:“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国家神社的巫女,安倍晴心。”

    这位打扮特殊的巫女,引起了齐昆仑的些许兴趣,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跟普通人不一样的磁场,这股磁场很强大,但是不属于安倍晴心本身。

    这位巫女身高也就一米六的样子,但体态样貌都无可挑剔,头发留得很长,双眸黝黑深沉,带有一股让人无法言明的力量。

    “齐元帅,您好!”安倍晴心对着齐昆仑微微颔首点头,微笑着说道。

    “巫女阁下,你好你好。”齐昆仑说道。

    他知道国家神社的巫女对东岛国人来说是不可侵犯的神圣存在,毕竟,她们是被选出来侍奉神灵的,所以他也显得很客气。

    对于一些无法理解的文化,齐昆仑选择的不是鄙夷或者嘲笑,而是尊重与审视。

    渡边欢语对着齐昆仑道:“为了解决高句丽方面的事情,首相府动用了特权,与国家神社商量,请来了安倍晴心阁下。”

    齐昆仑问道:“哦?”

    渡边欢语道:“巫女阁下拥有着神明赋予的力量,可以动摇人心,应当可以使韩小姐站出来说话。”

    听到这话之后,齐昆仑明白了,说白了,就是想用催眠的方式来让韩载允站出来指责李银书,从而达到目的。

    叶青鸾的眼睛不由一亮,道:“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齐昆仑说道:“这样似乎不好。”

    渡边欢语的嘴角一抽,冷冷道:“齐元帅,这可不单单是华国的事情!是我们几个相邻于高句丽的国家共同的事!”

    齐昆仑听得有些无奈,叹了口气,道:“那好吧,巫女阁下可以试试。不过,我不是很看好你们的计划。”

    “巫女阁下拥有神明所赐予的力量,必然是能够感召韩小姐的!”渡边欢语却是当仁不让地呛了回去。

    齐昆仑没再多说什么,略微摇头,让叶青鸾去把韩载允给找来。

    “我必须在现场,否则的话,一切免谈。韩载允,无论怎么说,都是我们华国的将领拼死从高句丽带回来的。”齐昆仑说道。

    “这是理所当然的!”渡边欢语点头道。;齐昆仑对此没有异议,点了点头道:“好。”

    才吃过早餐没多久,叶青鸾就找了过来。

    “师父,渡边欢语又来了,这次还带来了人。”叶青鸾说道。

    “什么人?”齐昆仑问道。

    “国家神社的巫女。”叶青鸾道。

    东岛国这边的民族文化也是非常丰富多彩的,每年的节日、庆典也都非常多,至今还保留着一些在华国人看来显得很“封建”的传统。

    齐昆仑说道:“走吧,去看看渡边欢语想要做什么。”

    渡边欢语在看到了齐昆仑之后,只是微微蹙眉。

    对这位华国大元帅,他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渡边先生今天又来了,我知道我在这里逗留的时间有些长了,再办完最后一点事情,我就会离开的。”齐昆仑对渡边欢语说道。

    渡边欢语没有回应,而是说道:“首相府这边希望,齐元帅能够把韩小姐交给我们。”

    齐昆仑却道:“为什么?”

    渡边欢语道:“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国家神社的巫女,安倍晴心。”

    这位打扮特殊的巫女,引起了齐昆仑的些许兴趣,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跟普通人不一样的磁场,这股磁场很强大,但是不属于安倍晴心本身。

    这位巫女身高也就一米六的样子,但体态样貌都无可挑剔,头发留得很长,双眸黝黑深沉,带有一股让人无法言明的力量。

    “齐元帅,您好!”安倍晴心对着齐昆仑微微颔首点头,微笑着说道。

    “巫女阁下,你好你好。”齐昆仑说道。

    他知道国家神社的巫女对东岛国人来说是不可侵犯的神圣存在,毕竟,她们是被选出来侍奉神灵的,所以他也显得很客气。

    对于一些无法理解的文化,齐昆仑选择的不是鄙夷或者嘲笑,而是尊重与审视。

    渡边欢语对着齐昆仑道:“为了解决高句丽方面的事情,首相府动用了特权,与国家神社商量,请来了安倍晴心阁下。”

    齐昆仑问道:“哦?”

    渡边欢语道:“巫女阁下拥有着神明赋予的力量,可以动摇人心,应当可以使韩小姐站出来说话。”

    听到这话之后,齐昆仑明白了,说白了,就是想用催眠的方式来让韩载允站出来指责李银书,从而达到目的。

    叶青鸾的眼睛不由一亮,道:“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齐昆仑说道:“这样似乎不好。”

    渡边欢语的嘴角一抽,冷冷道:“齐元帅,这可不单单是华国的事情!是我们几个相邻于高句丽的国家共同的事!”

    齐昆仑听得有些无奈,叹了口气,道:“那好吧,巫女阁下可以试试。不过,我不是很看好你们的计划。”

    “巫女阁下拥有神明所赐予的力量,必然是能够感召韩小姐的!”渡边欢语却是当仁不让地呛了回去。

    齐昆仑没再多说什么,略微摇头,让叶青鸾去把韩载允给找来。

    “我必须在现场,否则的话,一切免谈。韩载允,无论怎么说,都是我们华国的将领拼死从高句丽带回来的。”齐昆仑说道。

    “这是理所当然的!”渡边欢语点头道。;齐昆仑对此没有异议,点了点头道:“好。”

    才吃过早餐没多久,叶青鸾就找了过来。

    “师父,渡边欢语又来了,这次还带来了人。”叶青鸾说道。

    “什么人?”齐昆仑问道。

    “国家神社的巫女。”叶青鸾道。

    东岛国这边的民族文化也是非常丰富多彩的,每年的节日、庆典也都非常多,至今还保留着一些在华国人看来显得很“封建”的传统。

    齐昆仑说道:“走吧,去看看渡边欢语想要做什么。”

    渡边欢语在看到了齐昆仑之后,只是微微蹙眉。

    对这位华国大元帅,他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渡边先生今天又来了,我知道我在这里逗留的时间有些长了,再办完最后一点事情,我就会离开的。”齐昆仑对渡边欢语说道。

    渡边欢语没有回应,而是说道:“首相府这边希望,齐元帅能够把韩小姐交给我们。”

    齐昆仑却道:“为什么?”

    渡边欢语道:“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国家神社的巫女,安倍晴心。”

    这位打扮特殊的巫女,引起了齐昆仑的些许兴趣,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跟普通人不一样的磁场,这股磁场很强大,但是不属于安倍晴心本身。

    这位巫女身高也就一米六的样子,但体态样貌都无可挑剔,头发留得很长,双眸黝黑深沉,带有一股让人无法言明的力量。

    “齐元帅,您好!”安倍晴心对着齐昆仑微微颔首点头,微笑着说道。

    “巫女阁下,你好你好。”齐昆仑说道。

    他知道国家神社的巫女对东岛国人来说是不可侵犯的神圣存在,毕竟,她们是被选出来侍奉神灵的,所以他也显得很客气。

    对于一些无法理解的文化,齐昆仑选择的不是鄙夷或者嘲笑,而是尊重与审视。

    渡边欢语对着齐昆仑道:“为了解决高句丽方面的事情,首相府动用了特权,与国家神社商量,请来了安倍晴心阁下。”

    齐昆仑问道:“哦?”

    渡边欢语道:“巫女阁下拥有着神明赋予的力量,可以动摇人心,应当可以使韩小姐站出来说话。”

    听到这话之后,齐昆仑明白了,说白了,就是想用催眠的方式来让韩载允站出来指责李银书,从而达到目的。

    叶青鸾的眼睛不由一亮,道:“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齐昆仑说道:“这样似乎不好。”

    渡边欢语的嘴角一抽,冷冷道:“齐元帅,这可不单单是华国的事情!是我们几个相邻于高句丽的国家共同的事!”

    齐昆仑听得有些无奈,叹了口气,道:“那好吧,巫女阁下可以试试。不过,我不是很看好你们的计划。”

    “巫女阁下拥有神明所赐予的力量,必然是能够感召韩小姐的!”渡边欢语却是当仁不让地呛了回去。

    齐昆仑没再多说什么,略微摇头,让叶青鸾去把韩载允给找来。

    “我必须在现场,否则的话,一切免谈。韩载允,无论怎么说,都是我们华国的将领拼死从高句丽带回来的。”齐昆仑说道。

    “这是理所当然的!”渡边欢语点头道。;齐昆仑对此没有异议,点了点头道:“好。”

    才吃过早餐没多久,叶青鸾就找了过来。

    “师父,渡边欢语又来了,这次还带来了人。”叶青鸾说道。

    “什么人?”齐昆仑问道。

    “国家神社的巫女。”叶青鸾道。

    东岛国这边的民族文化也是非常丰富多彩的,每年的节日、庆典也都非常多,至今还保留着一些在华国人看来显得很“封建”的传统。

    齐昆仑说道:“走吧,去看看渡边欢语想要做什么。”

    渡边欢语在看到了齐昆仑之后,只是微微蹙眉。

    对这位华国大元帅,他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渡边先生今天又来了,我知道我在这里逗留的时间有些长了,再办完最后一点事情,我就会离开的。”齐昆仑对渡边欢语说道。

    渡边欢语没有回应,而是说道:“首相府这边希望,齐元帅能够把韩小姐交给我们。”

    齐昆仑却道:“为什么?”

    渡边欢语道:“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国家神社的巫女,安倍晴心。”

    这位打扮特殊的巫女,引起了齐昆仑的些许兴趣,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跟普通人不一样的磁场,这股磁场很强大,但是不属于安倍晴心本身。

    这位巫女身高也就一米六的样子,但体态样貌都无可挑剔,头发留得很长,双眸黝黑深沉,带有一股让人无法言明的力量。

    “齐元帅,您好!”安倍晴心对着齐昆仑微微颔首点头,微笑着说道。

    “巫女阁下,你好你好。”齐昆仑说道。

    他知道国家神社的巫女对东岛国人来说是不可侵犯的神圣存在,毕竟,她们是被选出来侍奉神灵的,所以他也显得很客气。

    对于一些无法理解的文化,齐昆仑选择的不是鄙夷或者嘲笑,而是尊重与审视。

    渡边欢语对着齐昆仑道:“为了解决高句丽方面的事情,首相府动用了特权,与国家神社商量,请来了安倍晴心阁下。”

    齐昆仑问道:“哦?”

    渡边欢语道:“巫女阁下拥有着神明赋予的力量,可以动摇人心,应当可以使韩小姐站出来说话。”

    听到这话之后,齐昆仑明白了,说白了,就是想用催眠的方式来让韩载允站出来指责李银书,从而达到目的。

    叶青鸾的眼睛不由一亮,道:“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齐昆仑说道:“这样似乎不好。”

    渡边欢语的嘴角一抽,冷冷道:“齐元帅,这可不单单是华国的事情!是我们几个相邻于高句丽的国家共同的事!”

    齐昆仑听得有些无奈,叹了口气,道:“那好吧,巫女阁下可以试试。不过,我不是很看好你们的计划。”

    “巫女阁下拥有神明所赐予的力量,必然是能够感召韩小姐的!”渡边欢语却是当仁不让地呛了回去。

    齐昆仑没再多说什么,略微摇头,让叶青鸾去把韩载允给找来。

    “我必须在现场,否则的话,一切免谈。韩载允,无论怎么说,都是我们华国的将领拼死从高句丽带回来的。”齐昆仑说道。

    “这是理所当然的!”渡边欢语点头道。;齐昆仑对此没有异议,点了点头道:“好。”

    才吃过早餐没多久,叶青鸾就找了过来。

    “师父,渡边欢语又来了,这次还带来了人。”叶青鸾说道。

    “什么人?”齐昆仑问道。

    “国家神社的巫女。”叶青鸾道。

    东岛国这边的民族文化也是非常丰富多彩的,每年的节日、庆典也都非常多,至今还保留着一些在华国人看来显得很“封建”的传统。

    齐昆仑说道:“走吧,去看看渡边欢语想要做什么。”

    渡边欢语在看到了齐昆仑之后,只是微微蹙眉。

    对这位华国大元帅,他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渡边先生今天又来了,我知道我在这里逗留的时间有些长了,再办完最后一点事情,我就会离开的。”齐昆仑对渡边欢语说道。

    渡边欢语没有回应,而是说道:“首相府这边希望,齐元帅能够把韩小姐交给我们。”

    齐昆仑却道:“为什么?”

    渡边欢语道:“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国家神社的巫女,安倍晴心。”

    这位打扮特殊的巫女,引起了齐昆仑的些许兴趣,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跟普通人不一样的磁场,这股磁场很强大,但是不属于安倍晴心本身。

    这位巫女身高也就一米六的样子,但体态样貌都无可挑剔,头发留得很长,双眸黝黑深沉,带有一股让人无法言明的力量。

    “齐元帅,您好!”安倍晴心对着齐昆仑微微颔首点头,微笑着说道。

    “巫女阁下,你好你好。”齐昆仑说道。

    他知道国家神社的巫女对东岛国人来说是不可侵犯的神圣存在,毕竟,她们是被选出来侍奉神灵的,所以他也显得很客气。

    对于一些无法理解的文化,齐昆仑选择的不是鄙夷或者嘲笑,而是尊重与审视。

    渡边欢语对着齐昆仑道:“为了解决高句丽方面的事情,首相府动用了特权,与国家神社商量,请来了安倍晴心阁下。”

    齐昆仑问道:“哦?”

    渡边欢语道:“巫女阁下拥有着神明赋予的力量,可以动摇人心,应当可以使韩小姐站出来说话。”

    听到这话之后,齐昆仑明白了,说白了,就是想用催眠的方式来让韩载允站出来指责李银书,从而达到目的。

    叶青鸾的眼睛不由一亮,道:“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齐昆仑说道:“这样似乎不好。”

    渡边欢语的嘴角一抽,冷冷道:“齐元帅,这可不单单是华国的事情!是我们几个相邻于高句丽的国家共同的事!”

    齐昆仑听得有些无奈,叹了口气,道:“那好吧,巫女阁下可以试试。不过,我不是很看好你们的计划。”

    “巫女阁下拥有神明所赐予的力量,必然是能够感召韩小姐的!”渡边欢语却是当仁不让地呛了回去。

    齐昆仑没再多说什么,略微摇头,让叶青鸾去把韩载允给找来。

    “我必须在现场,否则的话,一切免谈。韩载允,无论怎么说,都是我们华国的将领拼死从高句丽带回来的。”齐昆仑说道。

    “这是理所当然的!”渡边欢语点头道。;齐昆仑对此没有异议,点了点头道:“好。”

    才吃过早餐没多久,叶青鸾就找了过来。

    “师父,渡边欢语又来了,这次还带来了人。”叶青鸾说道。

    “什么人?”齐昆仑问道。

    “国家神社的巫女。”叶青鸾道。

    东岛国这边的民族文化也是非常丰富多彩的,每年的节日、庆典也都非常多,至今还保留着一些在华国人看来显得很“封建”的传统。

    齐昆仑说道:“走吧,去看看渡边欢语想要做什么。”

    渡边欢语在看到了齐昆仑之后,只是微微蹙眉。

    对这位华国大元帅,他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渡边先生今天又来了,我知道我在这里逗留的时间有些长了,再办完最后一点事情,我就会离开的。”齐昆仑对渡边欢语说道。

    渡边欢语没有回应,而是说道:“首相府这边希望,齐元帅能够把韩小姐交给我们。”

    齐昆仑却道:“为什么?”

    渡边欢语道:“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国家神社的巫女,安倍晴心。”

    这位打扮特殊的巫女,引起了齐昆仑的些许兴趣,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跟普通人不一样的磁场,这股磁场很强大,但是不属于安倍晴心本身。

    这位巫女身高也就一米六的样子,但体态样貌都无可挑剔,头发留得很长,双眸黝黑深沉,带有一股让人无法言明的力量。

    “齐元帅,您好!”安倍晴心对着齐昆仑微微颔首点头,微笑着说道。

    “巫女阁下,你好你好。”齐昆仑说道。

    他知道国家神社的巫女对东岛国人来说是不可侵犯的神圣存在,毕竟,她们是被选出来侍奉神灵的,所以他也显得很客气。

    对于一些无法理解的文化,齐昆仑选择的不是鄙夷或者嘲笑,而是尊重与审视。

    渡边欢语对着齐昆仑道:“为了解决高句丽方面的事情,首相府动用了特权,与国家神社商量,请来了安倍晴心阁下。”

    齐昆仑问道:“哦?”

    渡边欢语道:“巫女阁下拥有着神明赋予的力量,可以动摇人心,应当可以使韩小姐站出来说话。”

    听到这话之后,齐昆仑明白了,说白了,就是想用催眠的方式来让韩载允站出来指责李银书,从而达到目的。

    叶青鸾的眼睛不由一亮,道:“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齐昆仑说道:“这样似乎不好。”

    渡边欢语的嘴角一抽,冷冷道:“齐元帅,这可不单单是华国的事情!是我们几个相邻于高句丽的国家共同的事!”

    齐昆仑听得有些无奈,叹了口气,道:“那好吧,巫女阁下可以试试。不过,我不是很看好你们的计划。”

    “巫女阁下拥有神明所赐予的力量,必然是能够感召韩小姐的!”渡边欢语却是当仁不让地呛了回去。

    齐昆仑没再多说什么,略微摇头,让叶青鸾去把韩载允给找来。

    “我必须在现场,否则的话,一切免谈。韩载允,无论怎么说,都是我们华国的将领拼死从高句丽带回来的。”齐昆仑说道。

    “这是理所当然的!”渡边欢语点头道。;齐昆仑对此没有异议,点了点头道:“好。”

    才吃过早餐没多久,叶青鸾就找了过来。

    “师父,渡边欢语又来了,这次还带来了人。”叶青鸾说道。

    “什么人?”齐昆仑问道。

    “国家神社的巫女。”叶青鸾道。

    东岛国这边的民族文化也是非常丰富多彩的,每年的节日、庆典也都非常多,至今还保留着一些在华国人看来显得很“封建”的传统。

    齐昆仑说道:“走吧,去看看渡边欢语想要做什么。”

    渡边欢语在看到了齐昆仑之后,只是微微蹙眉。

    对这位华国大元帅,他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渡边先生今天又来了,我知道我在这里逗留的时间有些长了,再办完最后一点事情,我就会离开的。”齐昆仑对渡边欢语说道。

    渡边欢语没有回应,而是说道:“首相府这边希望,齐元帅能够把韩小姐交给我们。”

    齐昆仑却道:“为什么?”

    渡边欢语道:“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国家神社的巫女,安倍晴心。”

    这位打扮特殊的巫女,引起了齐昆仑的些许兴趣,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跟普通人不一样的磁场,这股磁场很强大,但是不属于安倍晴心本身。

    这位巫女身高也就一米六的样子,但体态样貌都无可挑剔,头发留得很长,双眸黝黑深沉,带有一股让人无法言明的力量。

    “齐元帅,您好!”安倍晴心对着齐昆仑微微颔首点头,微笑着说道。

    “巫女阁下,你好你好。”齐昆仑说道。

    他知道国家神社的巫女对东岛国人来说是不可侵犯的神圣存在,毕竟,她们是被选出来侍奉神灵的,所以他也显得很客气。

    对于一些无法理解的文化,齐昆仑选择的不是鄙夷或者嘲笑,而是尊重与审视。

    渡边欢语对着齐昆仑道:“为了解决高句丽方面的事情,首相府动用了特权,与国家神社商量,请来了安倍晴心阁下。”

    齐昆仑问道:“哦?”

    渡边欢语道:“巫女阁下拥有着神明赋予的力量,可以动摇人心,应当可以使韩小姐站出来说话。”

    听到这话之后,齐昆仑明白了,说白了,就是想用催眠的方式来让韩载允站出来指责李银书,从而达到目的。

    叶青鸾的眼睛不由一亮,道:“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齐昆仑说道:“这样似乎不好。”

    渡边欢语的嘴角一抽,冷冷道:“齐元帅,这可不单单是华国的事情!是我们几个相邻于高句丽的国家共同的事!”

    齐昆仑听得有些无奈,叹了口气,道:“那好吧,巫女阁下可以试试。不过,我不是很看好你们的计划。”

    “巫女阁下拥有神明所赐予的力量,必然是能够感召韩小姐的!”渡边欢语却是当仁不让地呛了回去。

    齐昆仑没再多说什么,略微摇头,让叶青鸾去把韩载允给找来。

    “我必须在现场,否则的话,一切免谈。韩载允,无论怎么说,都是我们华国的将领拼死从高句丽带回来的。”齐昆仑说道。

    “这是理所当然的!”渡边欢语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