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终章

作品:《妻子的秘密

    ( )王絮儿全力砸向陈震。

    陈震吃痛,猛然起身朝着王絮儿冲去。

    “快跑!”

    薛星强忍着左臂的痛,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

    “你敢打老子?”

    “别过来!”

    王絮儿看到陈震气势汹汹的朝着她冲来,慌忙后退,手中的甩棍也是胡乱的摔着。

    陈震两步迈到王絮儿的边上,一把抓住她的手。

    “啊!”

    “放开我!”

    王絮儿尖叫起来。

    薛星从后边冲来,听到动静陈震一把夺过王絮儿手中的甩棍,朝着身后甩过去。

    薛星被甩棍逼退。

    “王絮儿你快走!”

    说着话,薛星一边防备着陈震,同时他也扯烂了衬衣简单的包扎左臂。

    “不要,我不要这个时候离开你!”

    王絮儿如此说着。

    陈震却狰狞的笑起来。

    “不愿意让他一个人在这里?那就都死在这里吧!”

    陈震拿着甩棍冲向薛星,猛挥过去。

    薛星往后躲了一步,闪开之后,向前扑了半步。

    这一扑,两人又扭打在一起。

    陈震手中的甩棍失去作用,被他抛弃。

    薛星本身就没有陈震的力气大,现在又受了伤,出血不少,身体有些发虚更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薛星几乎是一边倒的被陈震按在地上。

    幸好,还有王絮儿。

    看到陈震把薛星再一次按在地上掐着脖子。

    王絮儿拼命的扑到了陈震的身后去拉扯他。

    “滚开!”

    陈震掐着薛星,被王絮儿拉扯的极为不耐烦。

    “你放开他,放开薛星,你个混蛋!”

    “吗的!”

    陈震出离愤怒,双目赤红。

    “你给我滚!”

    咆哮着起身,王絮儿一个不防备直接被陈震甩出去很远。

    咚的一声~

    王絮儿重重倒在地上,瞬间昏死过去。

    陈震心中不爽,他过去狠狠的踢了一脚王絮儿。

    因为王絮儿,薛星终于再一次从地上爬起。

    看到陈震踢打王絮儿,薛星看到了不远处的刀。

    他冲过去,拿起地上的刀,朝着陈震砍去。

    “啊~”

    高雪燃跟着警车快速的来到城郊的水泥厂边上。

    胡峰看到警车过来,愣了一下。

    那些警车远远的看到废弃的水泥厂门口停着两辆越野车,立即停车,保持警惕。

    胡峰见状便知道怎么回事,他赶紧下车,朝着警车那边快步走去。

    “人在里面!”

    “陈震在里面!”

    听到胡峰喊叫,车上的刑警迅速下车。

    “你是什么人?”

    “我叫胡峰,是薛星的司机,他们都在里面,陈震也在!”

    听到陈震确实在这里。

    刑警队长转手举手示意,让手下四散开来。守住各个出口防止陈震逃跑。

    然后带着另外一个小队从正面往里面摸索。

    胡峰想要跟上去,却被阻止。

    废弃的厂房内,薛星浑身无力的坐在地上。

    远处,陈震的身体还在不断的抽搐,血在汩汩的从他的脖子那里流出。

    一队刑警刚刚摸进废弃的厂房,就闻到了这股血腥气。

    “不好!”

    “快!”

    当他们冲到薛星跟前的时候,便看到三人各躺一处。

    “别动!”

    薛星看到刑警过来,想要起身,却被警察直接按住。

    “别动!”

    “什么情况?你是谁?”

    几个刑警迅速的查看了陈震和王絮儿的情况,便问起了薛星。

    “我叫薛星,是那个女的前夫,我是来救她的。”

    薛星指了指不远处的王絮儿说着。

    “他是怎么回事?”

    “刀是他的,那把甩棍是我用来防身,咳咳,我和陈震之间有恩怨,他不愿意放过我,我……失手伤了他。”

    刑警队长扫了一眼现场。

    “他不是伤了,是死了!”

    “什么?死了?!”

    薛星惊讶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异色,不过却没有任何人发现。

    刑警队长带着人勘验了一下现场,最后叹了一口气,说道:“叫救护车吧。”

    三天后。

    薛星被提起公诉,毕竟死了人,这个流程还是要走的。

    当然,在上庭前,薛星就知道自己会被当庭释放。

    通过刑警队当时在现场拍的照片,配合薛星的供词,刑警们将当时的情况已经差不多复原。

    同时法医也对陈震的尸体进行了解剖鉴定,他的致命伤只有一处,是符合薛星的说法,从背后砍来。

    而且薛星也只是动了这么一下手,没有刻意杀人的意思。

    开庭的时候,公诉方主要从薛星是否防卫过当的角度辩护。

    不过因为薛星从头到尾就只砍了一刀,而且当时情况危急,他是为了救已经昏迷的王絮儿,存在主观救人的冲动。

    在充分听取了公诉方,已经薛星辩护律师的所有意见之后。

    法官当庭做出了判决。

    薛星属于正当防卫,宣判之后,当庭释放。

    出了法庭之后。

    高雪燃,夏荷和黄洋她们都在外面等着。

    “王絮儿呢?她怎么样了?”

    薛星走出法庭,看到王絮儿并不在。

    几个女人对视一眼,最后由高雪燃出面,解释道:“王絮儿她,还在昏迷,医生说她伤到脑子了,如果一个星期内醒不过来的话,越往后醒来的可能性就越小。”

    “植物人?”

    薛星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平静。

    如果不是当时王絮儿拼命的拉扯陈震的话,自己可能已经死在废弃水泥厂里了。

    “是的,不过现在医学发达,还是有希望的。”

    “囡囡呢?”薛星匆忙的往车上走,一边问着。

    “囡囡被你爸妈带着,还不知道王絮儿的事情。”

    黄洋坐在后排,赶紧说道:“穆大师前两天来了一趟,说囡囡的情况不太好,还是要尽快的寻找配型。”

    薛星皱着眉头点头。

    这个时候,王絮儿成了植物人,和她的孩子肯定是生不成了。

    一路驱车到了医院。

    王絮儿身上插了几根管子,维持着她的生命体征。

    站在门口看了几眼,薛星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进去。

    “告诉医生,全力救王絮儿。”

    那片烂尾楼并没有因为薛星的事情而受到什么影响。

    倒是原本徐嘉兴想让薛星成为云城的十大青年,这件事泡汤了。

    不过薛星本就不喜欢这种名头,心中也没有多惋惜。

    倒是囡囡的事情让他记挂的不行。

    听说囡囡的亲生母亲成为植物人之后,穆大师后来又专门跑了一趟云城。

    薛星和穆大师聊了很多,主要是囡囡的病情,以及后续的治疗。

    同时,穆大师也告诉薛星亲生母亲不行,那就再找一个女人,同父异母的配型成功率也要高于寻常人。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为了救囡囡,为了提高配型成功率。

    薛星走上了疯狂造娃的路。

    高雪燃,黄洋和夏荷她们本身就巴不得能和薛星在一起。

    如今又有了救囡囡这个由头,几个女人便是铆足了劲儿要给薛星生孩子。

    黄天不负有心人。

    高雪燃生下的孩子便与囡囡配型成功,此时黄洋和夏荷也已经有了薛星的宝宝。

    两人十分庆幸,否则可能她们这辈子再次失去拥有薛星的机会。

    尽管现在只能拥有四分之一,但她们也是知足的。

    一方面,女儿有救。

    另外一方面。在徐嘉兴的帮助下,薛星的事业也在往更高的层次走。

    那片学区房还没有盖成就已经全部买空,这一下薛星赚了十几个亿,加上后续依靠着和徐嘉兴的关系,又拿到了两片地。

    薛星已经成为了云城最年轻的地产大亨。

    于此同时,他还投资了许多其他产业,胡峰以及他之前找来的那些人,都被薛星用上。

    一个个也成为云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不过,只要薛星有空,他都会回到那栋他为王絮儿买的别墅,去陪着王絮儿说说话。

    ……

    又是一年春季,风和日丽。

    高雪燃开车把上高二的囡囡接回家,准备做饭。

    囡囡放下书包,直接上了二楼。

    十年来,王絮儿躺在床上几乎没有变,只是囡囡已经从一个六岁的小孩子,出落成了一个大姑娘。

    每次周末放假回来,囡囡都会直接跑到母亲的房间,把这一周她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情说一遍。

    这个事情她已经做了十年。

    “妈妈,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啊。”

    十分钟后,薛星也回到别墅,脱下外套,径直上楼。

    这是父女两个的约定。

    “爸,我想把头发简短,我们有个男生老是揪我头发。”

    囡囡不满的说着。

    听到囡囡这样说,薛星笑了笑。

    “听到了吗?絮儿,你闺女有人喜欢喽!你要是再晚几年醒,可就要错过囡囡的婚礼了。”

    “爸!你说什么呢,我才高二!”

    “好了,老爸和你开玩笑呢,我去给你削个苹果。”

    说着,薛星起身出门。

    当他刚走出屋门,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那是他梦寐以求想要听到的。

    “薛星~”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