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五毒锁心

作品:《万古第一武神

    “这个混账小子!”

    “现在的小辈,都这么狂妄了吗?”

    “哼,不要老夫逮到机会,否则定要他好看!”

    岳休阳等几位老前辈,一个个面色难看到了极点,嘀嘀咕咕暗骂不止。

    想想也是,任谁被嫌弃碍手碍脚,恐怕都不会好受。

    更遑论,他们都是备受推崇,享受惯了奉承,修为又高的一品绝顶强者。

    “省省吧,你们还是祈祷,这小子能赢了何进,否则……”

    苗仁空幽幽一叹。

    “哼!”

    岳休阳等人眸光一沉,齐齐闷哼一声,各自运功抵御体内的无名奇毒,视线却一直在场中两道激烈交手的人影身上。

    没办法,这场战斗的胜负,直接关乎他们的生死。

    虽然都一把年纪了,可若能多活几年,任谁也不想死啊!

    以他们的修为,即便身中奇毒,自然能做到分心二用,一边御毒,一边观察战况。

    这也是因为,何进为了不引起他们的警惕,暗中所下之毒,并不算猛烈。

    只能一点点在体内挥发,等察觉异样时,已经回天乏术。

    亏得陆川没有害死他们心思,才出言提醒。

    否则,再过一时片刻,莫说他们修为最高之人不过是一品中期,即便是一品巅峰,毒发之时,也无力回天了。

    即便是现在,也只能勉强抵御,而无法将奇毒排除体外。

    轰轰轰!

    剧烈轰鸣不绝于耳,却见两道人影幻化出无数残影,在院中闪转腾挪,将好好的寿宴,打成了一片狼藉。

    更恐怖的是,一股无与伦比的威势,不断向外蔓延,甚至有增强的趋势。

    原本还有好事者,攀上院墙查看,此时已然承受不住威势退去。

    当然,更多是因为,看到了苗仁空等一品绝顶,都身中剧毒,不得不立刻运功御毒,受到了不轻的惊吓。

    双重心里威慑之下,虽然绝顶强者交手的场面少见,为了小命着想,自然只能退走。

    当!

    又是一声惊天巨响,却见场中残影骤然一顿,瞬息散逸,席卷而起的沙尘,有如风暴般向外爆散。

    待得烟尘散去,只见两道人影相隔数丈而立,方圆十数丈内,更是一片狼藉,再无半寸完好所在。

    “这小子糊涂啊!”

    看到场中情形,脾气火爆的韩姓老者,就是忍不住低喝一声。

    “哼!”

    岳休阳等人,也是面色微沉,眸光闪烁不定。

    只见何进衣衫虽然破烂,浑身却毫发无损,气定神闲的站在场中,也就是那朱雀甲上,有着几道轻重不一的刀痕。

    反观陆川,同样是破烂衣衫,甚至只剩下几根布条挂在身上。

    但已是满面污血,披头散发,左臂和右腿上,分辨有一道惊人的伤痕和血洞,就连气息都萎靡了不少。

    虽然陆川此前爆发出的威势,着实让他们吃惊不小,却明显不是何进的对手。

    内外兼修,外加毒功,还有一件朱雀甲护体。

    此时的何进,恐怕就是面对一品绝顶巅峰,都有一拼之力,至少也能全身而退。

    陆川虽然实力不凡,全力施为的话,硬撼一品中期不在话下,可相较于一品巅峰,还是差了不少。

    “小辈,不得不说,你的天赋才情,着实是老夫数十年来仅见!”

    何进虽然对陆川有几分赞许,可话中寒意,却是令人不寒而栗,“可惜,你选错了对手。

    唯有活下去的天才,才能成为传奇,死了,就一文不值。”

    “呼……”

    陆川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咧嘴露出两排染血的牙齿,笑道,“你不觉得,自己废话太多了吧?”

    “不知死活的小辈,老夫怜你才情,修武不易,有心给你一条活路,既然你不识抬举,老夫就送你一程!”

    何进眸光一寒,不见如何动作,须臾来到陆川面前,双手一挥间,雄厚内气化作无数指掌拳脚,铺天盖地的印向陆川周身要害。

    看情形,赫然正是五毒真功中的绝学,竟是能同时施展出来。

    “哼!”

    陆川面色微变,舞动龙吟刀,斩出无数凌厉刀气。

    但在对方雄厚内气冲击下,即便是龙吟刀乃是玄兵,使得刀气威力倍增,依旧被冲散大半。

    嘭嘭嘭!

    数十道指掌拳影,尽数落在陆川周身,除了蛟渊铠附着的所在,尽数都在陆川身上带起了阵阵血影。

    “吭!”

    陆川闷哼一声,身体抛飞而起,跌落十数丈外。

    “死吧!”

    何进狞笑连连,得势不饶人,瞬间跨步上前,彷如瞬移般,凌空一腿扫向陆川脑门。

    莫说陆川只是二品横练,就算是一品横练,也经不住如此狂暴的一击。

    毕竟,何进还是一位二品巅峰横练强者。

    亏得如此,若是何进内外兼修,都达到了一品绝顶,此时的陆川,早就被打成死狗了。

    只不过,现在也相去不远了。

    当!

    一声剧烈嗡鸣,伴随着一道人影抛飞而起,却见陆川跌落尘埃,翻滚数圈,竟是险些爬不起来。

    “哼!”

    何进眸光一沉,森然道,“老夫再给你一次机会,交出五毒真功中的横练密录,向老夫宣誓效忠,可以留你一命!”

    显然,他还没有死心!

    “呸!”

    陆川狠狠吐出一口血沫,不屑道,“凭你也配?”

    “找死!”

    何进目中凶光爆闪,再次上前,周身内气狂涌,好似化成了一只毒蜂,在陆川周围游走不定。

    时而光网交织,在陆川周身留下道道如利刃划过的血痕,时而掌影翻飞,蛙鸣如雷阵阵,澎湃似巨浪般的掌力印在陆川胸前后背。

    “噗……”

    短短片刻,身中数招的陆川,便再次被打飞,口吐鲜血不止,满身血污,狼狈到了极点。

    “说是不说?”

    何进森然道。

    “嘿嘿嘿!”

    陆川披头散发,摇摇晃晃,嘲笑不止。

    “死!”

    何进周身内气翻涌间,竟有如毒蝎摆尾,顺着点出的一指,钩吻正中陆川心口。

    “噗!”

    陆川如遭重击,口吐混杂着脏腑碎块的黑血,仰躺着跌飞数丈开外,浑身竟然涌隐约的黑色雾气。

    “嘿,小辈,现在你就算是想死也难了!”

    何进得意一笑,走到陆川面前,居高临下道,“怎么样,五毒锁心的滋味,不好受吧?”

    “咳咳!”

    陆川面容一阵扭曲,竟是爬满了狰狞纹路,像极了毒丹发作的迹象,浑身更是抽搐不止。

    “说吧,说出来,老夫给你个痛快!”

    何进阴测测道。

    原来,他从头至尾,就没打算杀陆川,至少在得到横练密录之前不会。

    “休想!”

    陆川紧咬牙关,齿缝里蹦出两个字。

    “不见棺材不掉泪!”

    何进面色一沉,抬脚踹向陆川右膝,竟是打算折磨他。

    铮!

    千钧一发之际,刀吟铮鸣乍起,凛冽锋芒突现,却见一缕刀光有如匹练一般,笼罩向何进脖颈。

    “不知死活的东西!”

    何进面色微变,肩头虚晃,化出数道残影,竟是在顷刻间,到了数丈开外。

    嗤嗤!

    即便如此,仍有刀光纵横,自何进肩头带起一片血光,却也不过是皮外伤。

    “苗仁空!”

    何进咬牙切齿的盯着苗仁空,阴测测道,“看来你是活腻了!”

    “哼!”

    苗仁空持刀而立,凌然道,“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

    “哈哈哈哈!”

    何进仰天狂笑,不屑道,“邪魔外道?老夫却要说,成王败寇!你放心,老夫知道你不会妥协,等你死了,老夫就送苗家满门,陪你去地狱除魔卫道!”

    “死来!”

    苗仁空怒喝一声,瞬间到了何进面前,匹练般的刀光劈斩而出。

    嗤嗤!

    空气好似被刀气劈斩而开,迅猛快捷,凌厉非凡的一刀,竟是将何进一分为二。

    确切的说,只是一道残影被展开!

    嘭!

    闷响间,苗仁空面色微变,脚下一个踉跄,竟是被人击中肩头,狠狠向外侧斩出一刀,却是扑了个空。

    几乎在同时,后心便被拍了一掌,差点扑倒在地。

    “噗!”

    苗仁空口喷鲜血,面色灰败,惨然看着对面。

    “以你的刀法修为,若是在巅峰状态,老夫或许还会忌惮一二,可惜啊可惜!”

    何进阴测测一笑,瞬间欺身上前,将苗仁空打倒在地,得意非凡道,“你强行中断御毒,现在毒入脏腑,除了我之外,就算是先天宗师,也就你不得!”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苗仁空嘶声道。

    “想死容易!”

    何进飞起一脚,将苗仁空踢落在陆川不远处,闪身来到近前,俯视道,“小子,老夫难得发一次善心,只要你交出横练密录,老夫不仅放了你,还会放过这几个老家伙,如何?”

    “不可!”

    苗仁空怒喝一声,却被何进随手一指,点的吐血不止。

    “千万不能给他,我等身死事小,但若他得了横练密录,恐怕又会出一个五毒散人,将造成无数杀孽!”

    “小子,你已经错了一次,千万不能再错啊!”

    “江南百姓何辜,若你交出密录,将使无数无辜之人惨遭屠戮!”

    岳休阳等人目呲欲裂,却也没有苗仁空那般刚烈,直接中断御毒拼命。

    不是不想,而是离着太远,何进实力又太强,等他们冲上前去,已然被发现,只会白白送命。

    “我……”

    陆川眸光一阵闪烁。

    “怎么样啊?”

    何进低头一笑,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缕无匹刀光,还有震耳发聩的浩荡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