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灵卷 第二百七十章 入场

作品:《隆元纪

南疆素来生机盎然,鸟兽众多,常年能听到兽啸鸟鸣,片刻不歇。可现在陈烨眼前的却是一片焦土,焦黑色的土壤和灰白色的草木灰烬遍布眼前数十丈宽的空间,还有光秃秃的焦黑的树干,和焦糊一片的鸟兽尸体立在这片焦土之上。此刻除了远处隐隐约约的鸟鸣声,陈烨耳中竟是一片寂静。

陈烨按照淮青指示的方向,一路到此地,只不过一眼望去,全无生机。

鸟兽沉寂,片片焦土,竟如此惨烈。

“仔细搜一搜。”陈烨吩咐下去,身后随他而来的十多名北境士兵应声而动,迅速往前铺陈开去。

陈烨自己缓步踏在这片焦土之上,脚下的草木残骸发出吱呀的声音。除了遍地焦黑,数十具血肉模糊身形难辨的残躯更为触目惊心。这些残躯中大多能依稀辨别出是四足走兽,只在这片废墟的中间,有两个巨大的黑糊糊的焦炭,勉强能看出人形。这里是整个战场的中央,因而战火想必最为猛烈。

这多半便是大小姐所要找的人。陈烨看着那两块焦炭,心里有所预料,却有些为难。他一边缓步靠近那两个焦炭,一边心中思索该如何向大小姐回报。

不仅是他,随他来的北境士兵也注意到了这里,已将那两块如此显眼的焦炭围住,开始查探。

大小姐似乎颇为在意那个名叫萧祺的年轻人,若是将这副模样的残躯带回去给大小姐,怕是要受不小的刺激。

陈烨一边想着,一边已来到那两块焦炭旁踱步,等待着士兵们探查的结果。

想着柳清雪憔悴伤痛的神情,陈烨心中忽有一股愤怨郁结,吐露不去。他一边懊恼自己来得太晚,同时也在暗骂这个名叫萧祺的年轻人,如此不争气,被人打得如此狼狈,全尸也没留下。

“陈先生,有些不对。”一名士兵忽然来到陈烨身旁,低声说道。

“怎么”

“属下本以为这便是大小姐要找的人,只不过这两具身躯虽是人形,却比寻常人高大许多,手足更长。更重要的是,属下发现虽是一片焦黑,却与寻常遭火焚烧的尸身不同,于是用指触仔细探查一番,这焦黑的竟真只是木炭,并无筋肉的痕迹。”

这让陈烨琢磨不透了,他随口问道:“所以这并非大小姐要找的人”

“的确不是,不过这周边我们也已探寻过,并无其他人类的尸身。”

陈烨挑了挑眉:“这么说,这两人仍活着,还已逃离此地。”

他一时心情有些复杂,不知该庆幸还是该懊恼。但无论如何,大小姐交待的事还未完成,他还没有理由停下。他快步后退,翻身上马,催促着其余属下,再度纵马,消失在林间。

苏震双手结印,巨大的光柱从他脚边涌起,跳动着电弧,直扎向高耸入云的古树神。

只是这光柱还在半空,忽然有一道青光从古树神那张老脸的口中喷吐而出,撞在光柱之上,雷光顿时被撞得分崩离析,更是穿过这道光柱,如炮弹一般飞向苏震。

苏震神情不改,手印变换,竖起左手拇指与食指、无名指,伴随着他口中浅浅的吟唱而电弧跳动,同时右手翻掌向前。

一道“米”字形的光向前射出,由数道蓝紫色的电弧交错而成,仿佛渔网一般将那道青光网住,更是将那道青光沿着网眼切割开,化作细碎的光点。

苏震一边后退避让这些光点,一边露出些微狞笑。他能够察觉出,古树神的力量正在逐渐减弱,若是在数十招以前,古树神口吐的青光可不是如此简单就能化解,可废了他不少心力,还受了些伤。

但古树神的法术威力越来越弱却是事实。其中缘由想必与卫焯奚的那头凶兽有关。元兽本就是四灵的克星,何况其已吸收两脉的法术本源,灵脉强劲,仅仅在附近便霸道地将古树神的法术本源搅得紊乱,难以平复,因而法术也越发难以控制。

“所谓南疆树神,似乎也不过如此啊。”苏震咧开嘴,一张干枯苍老的脸几乎挤到一起。

古树神不答,仿佛叹息般发出一个沉重的声响。

紧接着在古树神面前,仿佛有一个青色的小型气旋,旋转着吸纳着周边的灵气,因而颜色由近乎透明变得越发浓郁,最后已宛若实质,凝成一个拳头大小的球,如同一个玉珠,玲珑剔透,青翠欲滴。

苏震察觉到风云变幻,脸色变了又变,他早听闻南疆树灵有所谓“命珠”,即生命力之载体,死后可植于南疆,吸收灵气后再生,所以此物对树灵可谓十分珍贵。而古树神面前的这个东西,赫然就是他的命珠,只不过他法力浩瀚,命珠自然与树灵不同。

古树神凝起自己的命珠,无疑已是孤注一掷,苏震本该欣喜,可这承载整个南疆灵气的命珠,威力自也不言而喻。若让在古树神油尽灯枯之前把自己一并拖下鬼门关,他可是亏大了。

他心思急转,双手结印,电光闪烁下,巨大的雷电屏障开始成型。他知道古树神孤注一掷的一招不会仅仅针对自己,自己一方已占尽优势,此刻对于古树神而言,在场所有人同归于尽已是最理想的结局,因此这一击必定是全方位的施展,避无可避,只能硬接。至于其他人能否在这一招下存活苏震已不关心,他此刻满脑子想的只是自己面前的屏障能否再坚固一些。

那个青翠的命珠开始发出震颤,犹如实质的青色已弥漫在整个空间。苏震心头一紧,施法更快,身前的屏障已叠到数百层之多,即便是他也有些吃力,但他不敢停下,手印变换不止,同时死死盯着古树神面前的命珠。

撑过这一招,今日之事,便是了结。这是他此刻唯一的念头。汗水滴落在他胸前的金纹上。

终于,那个命珠停止震颤,紧随其后的是一阵耀眼的青光,以命珠为中心陡然释放开来,仿佛滔天巨浪,呼啸着带着毁灭一切的力量涌向四面八方。

摧枯拉朽的冲击力将周遭的林木掀翻,泥土被盘虬错节的根系拉扯起来,四处翻飞。苏震眼角跳了跳,手印有些僵硬,大气也不敢喘,严阵以待。

那道波涛一般涌动的青光转眼间袭来,苏震努力鼓起精神,打算一鼓作气顶住这阵冲击。

但强大的冲击力与压迫感并未如期而来,除了南疆温热的风迎面吹来,似乎什么也没有。苏震一时愣住,抬头再向古树神望去,却发现那刚刚还悬浮在空中的青翠命珠已消失不见,只有古树神那张老脸仍平静如水毫无波动。

与之前不同的是,一橙一青两个身影分别从两侧逼近,已绕开他凝出的数百道电光屏障,欺进到他身旁。

为了应对古树神两败俱伤的一击,苏震已不留余力地施法,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敌人已在自己拼命想办法抵御正面冲击时绕到一旁,而自己在心神激荡之下,竟未察觉。

苏震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见左边一杆枪带起一片火焰,燎起一阵气浪仿佛火烧云,迎面而来。

他下意识地向后退,只是突然感到脚下一紧,双腿像被什么东西缠住,动弹不得,他低头去看,是一片铁青色的藤蔓紧紧缠绕直到大腿,虽说是藤蔓,看上去却与金属无疑,坚硬冰冷,无论怎么拉扯都毫无反应。他因刚刚过度施法,一时间疲惫得甚至不愿动弹,手中结印已比寻常状态迟滞许多。

在他结印之前,视野间忽然横亘出一柄乌青色的枪杆,比缠绕双足的铁青藤蔓更加坚不可摧,火焰燃烧中仍折射出嗜人的寒芒。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终于想清楚这突发的情景从何而来,此时他脑海中只有两个字:幻术。

幻术法术并不常见,凌法阁虽有一些相关典籍,却少有人愿意修炼,一是修炼困难,二是应用实在有限,当日在广坪镇困住萧祺的,便是一名主修幻术的御法使,品阶已是不敌,但若无合适的地点和时机,他在萧祺手下走不过三招。

因而苏震脑海中完全没有想到古树神会用幻术,而且这幻术如此逼真,逼真到他甚至能感到其后与幻象呼应的灵气波动。在幻象中他耗费太多精力与体力,即便在这灵气充裕的地方,他要恢复所需也不过片刻,但对手显然没给他这个机会。

长枪贯穿了苏震的胸膛,他难以置信地低头看着胸口流淌出的鲜血,电芒在他手心一闪而过,伴随着他眼中的生机一同黯淡下去。

萧祺干脆地将金毒蔷抽出,鲜血仿佛与橙红色火焰融为一体。他顺手一推,将苏震无力的身体推倒在地。

“解决一个。”萧祺在地上扫了一眼。

“时间不多,古树神已越发脆弱。我能感受到。”萧亦澜从青光中现身,气息却有些虚浮。

萧祺默默用衣衫擦去长枪上的血迹,回头向空中望去,一个寒冷的气团浮于空中,将空气中的水分凝成片片雪花落下。

“可以送我上去么”

萧亦澜并未言语,只是眼中绽放出青光,宛若青瞳。手臂粗细的树干破土而出,托着萧祺快速升空,浑身升腾起火焰的萧祺宛如一枚锋利的箭镞,后边拖着长长的箭尾,火箭一般射向空中的魏松寒。
本章已完成! 隆元纪 最新章节四灵卷 第二百七十章 入场,网址:http://www.963k.com/172/172746/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