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魂魄归位

作品:《快穿三界之我的宠物是阎罗大佬

    ( )凤紫汐刚准备往外走,又被君凤鸣拉了回去,顺便幻化出妈妈的世界给她看:

    “不信你自己看,她真的没事,我已经帮你去看过了,她现在很正常,一点事都没有。而且咖啡已经活过来了,你妈妈的灵魂也已经穿越回去。但是...”

    “但是什么?是不是留下了后遗症?”她就知道妈妈出车祸不可能一点事都没有。

    不行!她现在就要去看妈妈,看到妈妈好好的站在她面前,她才能安心。

    君凤鸣拉着她的手不肯放:“你现在该担心的不是你妈妈,而是翎汐的母亲,是她帮你妈妈挡下了这次横祸,还因此失了一魂,到现在还有些神志不清。”

    凤紫汐微微惊诧:“母亲也受到了牵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会不会有事?”

    妈妈受伤的时候,她身体里的魂魄是母亲翎羽的,难道她也受到了牵连?

    君凤鸣安慰解释:“你现在去找你的母亲,拿上她的随身物件,我带你去凡间看看,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丢失一魄虽不是什么大事,但如果魂魄本身找不到回来的路,就必须去接她回来,不然时间久了很有可能损失神志。

    凤紫汐应声点头,赶紧起身就往母亲的寝宫急急飞去。

    她现在占用着翎汐的身体,照顾好她的母亲是理所应当,况且翎羽还是为了救她妈妈,才损伤了魂魄,于情于理她都要把她的魂魄找回来。

    “母亲,母亲!”翎汐还未到孔雀宫,声音就已经急切先到。

    看到妹妹的大殿下一起进来,翎婉恭敬的先喊了声大殿下,随即看向慌里慌张的妹妹:

    “妹妹,你来的正好,我刚准备差仙娥去喊你,母亲突然有些神志不清...”

    “母亲她怎么样?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凤紫汐假装不懂的追问姐姐。

    翎婉拍着妹妹的手安慰:

    “那倒不至于,只是我刚刚探查母亲的脉象,发现她好像失了一魂,我们得赶紧帮她找回来。但是,又不知母亲那魂魄丢在了哪里,可能找起来会有些麻烦。”

    “我知道在哪里,我现在就去。”翎汐说着,摘下母亲的玉佩,一道白光划破长空,随即消失无踪。

    “哎?”翎婉有些蒙圈,妹妹连母亲是怎么回事都不明白,怎么会知道她的魂魄去了哪里?

    凤鸣翼叮嘱翎婉:“大公主好好在家陪族长便是,我会陪着二公主找回令族长失的那一魂。”

    凤鸣翼说着,暗暗送出一道仙法,趁着翎汐母亲神志不清之际,封锁了她在凡界的那点记忆。

    翎婉恭敬行礼,感谢大殿下。

    凤鸣翼点头,示意他照顾好族长,紧接着划出一道白光,跟随凤紫汐消失在鸟界。

    来到凡间,凤紫汐迫不及待的飞奔回家里:“妈妈!妈~!”

    秦雅芝看到女儿回来,有些意外:“紫汐?你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

    凤紫汐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妈妈身边,拉着她转了一圈:“妈,你还好吗?快让我看看。”

    “哦呜~!”金毛听到声音也过来撒娇似的蹭着凤紫汐的小腿。

    看着慌乱回来的女儿,秦雅芝有些疑惑:“我很好啊,傻孩子,你这是怎么了?”

    凤紫汐淡定的摸了摸金毛的脑袋:“呃,没事妈,我就是想着马上要开学了,接下来要学校影视城两头跑,可能就没有多余的时间陪你了。

    所以,就想趁这次回公司的空闲,顺便给您把个脉,一会儿我就回影视城。”

    说着,搭上妈妈的脉象查看,确定一切正常后,才稍稍放心了些。

    秦雅芝被女儿弄得云里雾里,不禁有些失笑:

    “你这孩子,我一个医生,还要你帮我把脉啊,我好得很,你不用操心我,只要你把自己照顾好,妈妈就放心了。”

    凤紫汐欲言又止的挠了挠头:“妈,我...”

    “行了,脉也把完了,赶紧忙去吧,不用惦记我,知道吗?”秦雅芝笑着赶人。

    凤紫汐看妈妈确实没什么大碍,才放心的应下:“我知道了妈,那你保重!”

    她很想提醒妈妈几句,让她照顾好自己,不要座位险的事,但她怕一说出口,妈妈会多想,想了想还是把话憋了回去。

    现在还有重要的事急需要她去完成,既然妈妈平安健康,她也不必多留这一刻了。还是先找回魂魄要紧。

    告别妈妈,君凤鸣带着凤紫汐来到妈妈出事的地方,并告诉她:

    “我帮你妈妈抹去了鸟界那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她并不记得在鸟界发生的事,也不记得咖啡受伤以及寻短见的事。”

    他指了指前面的三岔路口:“这就是你妈妈寻短见的地方,翎汐母亲的魂魄应该就在这附近,你拿出她的玉佩,喊一喊她的名字。”

    凤紫汐照做,果然感觉到一丝温热轻轻落在玉佩之上,她欣喜的看一眼君凤鸣:

    “母亲的魂魄好像真的落在了玉佩上。”

    君凤鸣轻轻抚摸玉佩,也感应到了:“赶紧带回去,让你母亲的魂魄归位。”

    两人很快回到鸟界,翎婉一些狐疑:

    “妹妹,这么快就回来了,母亲的魂魄找到了吗?”

    这是奔着目的地去的吗?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找回来了?

    对于姐姐的半信半疑,翎汐没有多说,赶紧把母亲的魂魄归位,不一会儿,母亲终于缓过来了。

    看到母亲慢慢睁开眼睛,两姐妹同时呼唤着母亲:

    “母亲,你可有哪里不舒服?现在感觉怎么样?”

    翎羽还有些迷糊:“汐儿,婉儿,大殿下?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扶着母亲做起来,翎婉刚要对着母亲解释。

    翎汐一把把母亲抱在怀里:“母亲,你没事就好,我以后一定好好听话,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君凤鸣说他已经帮母亲抹去了在凡间的记忆,那也就是说,她应该是从昏迷中醒来,而这些天发生的事,母亲应该是一概不知的。

    既然她什么都忘记了,那就索性别记起来了,免得以后以为自己失忆了,再想找回记忆,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翎羽了然的点头:“我昏迷多久了?”</>